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396章 无耻的谭以琛
    考虑到谭以琛本来就对我勾引邹北城这件事颇有意见,所以昨晚我没把邹北城约我去拍婚纱照的事儿告诉他 , 免得他心里不舒服,日后借题发挥拿我开涮。手机看小说m。bgq8。 才是最佳选择!

    谁料 , 我一时口快,竟说漏了嘴。

    老天爷,你就不能让我安生两天是吧?我在心里愤恨不已的咒骂着。

    心累归心累 , 老公还是要哄的,我强行挤出一张集心虚与甜美为一体的笑脸来,故意装糊涂道:“没干什么呀,就是遇到你哥和南宫薰了嘛 , 我跟你讲哦,那个南宫薰她……”

    “在哪儿遇到的?”谭以琛再一次打断了我 , 语气清冷。

    我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 垂死挣扎道:“在……在……在哪儿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哥好像又被南宫薰给蛊……”

    “在哪儿很重要。”谭以琛扬起唇角,笑得分外迷人:“所以……你俩婚纱照都拍了是吧?”

    这笑容令我禁不住打了个寒战,我感觉我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情急之下,我来不及多想 , 下意识的推卸责任道:“和邹北城拍婚纱照的是乔远黛 , 不是我!暗刃计划一结束 , 我就去整容把脸整回来!坏事儿都是乔远黛干的,我是无辜的郁可可!”

    跟邹北城呆了不到一天,我就把他推卸责任的本领学了个炉火纯青,这惊人的学习力不禁让我反思:为什么我在学校学数学的时候就展现不了这么超强的学历能力?

    “整什么整?当自己的脸是案板啊?闲着没事儿就跑医院里去挨刀。”谭以琛没好气的训了我一句,相当霸道的表示:“你的身体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 , 禁止你肆无忌惮的损害它,听到没?”

    我不由的红了脸 , 乖巧的点了点头。

    谭以琛满意的笑了 , 浅笑过后 , 他话锋一转 , 又把话题转回去了:“整容的事儿没异议了,那咱们继续谈回婚纱照吧——郁可可,你好大的胆子啊!”

    我就知道!我在心里咬牙切齿的骂着:谭以琛要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我,那他就不是谭以琛了!

    “只是个婚纱照而已。”我讪笑着安抚谭以琛道:“照的非常的丑!我都没用心去照……我……我照相一直在想你!”

    谭以琛俊美到无可挑剔的脸上依旧带着迷人的微笑,只是那微笑在我看来,要多渗人就有多渗人:“你都没跟我拍过婚纱照……”

    “你要想拍咱们明天就去拍!”我脱口而出。

    谭以琛却人不满意,他半敛着狭长的眸子,凉飕飕的瞥了我一眼,拖长了腔调长吁短叹道:“明天拍又有什么意义呢?你的第一次都被邹北城夺走了……”

    第一次你大爷!我忍不住在心里爆了句粗口:不就是拍个照吗?怎么听他那口气,跟我的初夜被邹北城抢了一样?

    心里虽然颇有微词,但我毕竟有错在先 , 实在不好在这个时候跟谭以琛斗嘴,于是我一狠心 , 一咬牙 , 豁出去道:“虽然我婚纱照的第一次被邹北城抢走了,但是情侣照的第一次还没有被夺走……”

    谭以琛一脸的兴趣缺缺,显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我。

    于是我扬起朱唇 , 幽着调子又补充了四个字:“裸体情侣照。”

    谭以琛眼睛一亮,立刻坐直了身子 , 指着我神情激动道:“这可是你说的啊,不许反悔!”

    果然……我在心里冲谭以琛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儿:想搞定这家伙,必须得带点儿黄。

    ——还真是感谢南宫薰给我提供了灵感啊。

    “现在我们能谈正经事儿了吗?”我无奈的叹了口气。

    “可以。”谭以琛做了个“请”的动作 , 示意我继续往下讲。

    我整理了下情绪,言简意赅的向谭以琛陈述道:“你应该知道你哥七年前向南宫薰求过婚吧?当时南宫薰拒绝了你哥的求婚,并把那枚钻戒扔了……但实际上,她并不是真心想扔那枚钻戒的,你哥离开后,她又打着手电筒,在马路边找了一整夜,把那钻戒找回来了。”

    我本以为这曲折动人又凄美的爱情故事会震撼到谭以琛,谁料 , 听完我的讲述后,谭以琛非但没被震撼到 , 还极为轻蔑的冷哼了一声。

    “南宫薰告诉你的?”他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智障。

    这眼神儿打击到了我,我不满的嘟起了嘴巴 , 气鼓鼓的表示:“当然不是了!这是邹北城跟我说的。”

    闻言,谭以琛目光一凛,神色瞬间变得严肃了起来。

    “邹北城?”他眉头紧蹙,喃喃自语道:“怎么会是邹北城……”

    “对啊 , 正是因为这是邹北城私下告诉我的,所以我才来找你汇报的。”我愤愤不平的为自己伸着冤:“你以为我那么蠢,会相信南宫薰的鬼话吗?”

    这件事最纠结的地方就在于:南宫薰整夜找钻戒的事情是邹北城告诉我的。

    怎么说呢?邹北城现在正在跟南宫薰搞内斗,正常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