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394章 短暂的温情
    我发现,位高权重的男人再爱一个女人 , 也不会由着她胡闹。

    他们往往有一个底线,在底线之内 , 她可以肆意妄为,而一旦过了线,他们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邹北城刚刚那句暗蕴怒意的话 , 就是在提醒我——我过线了。

    此时,我也察觉到自己刚才“扔钻戒”的行为委实有些过火,但认错求和,又不是乔远黛的性格。

    毕竟 , 乔远黛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拿捏的。

    不动声色的在脑海里飞快的想了下对策后 , 我哀怨不已的瞪了邹北城一眼 , 嘟着嘴巴避重就轻道:“哪里是人家过分,分明是你过分嘛……我看你根本就没把我们的婚姻当回事儿,买钻戒都不用心去买……”

    我想,邹北城之所以会动怒 , 一是因为我扔钻戒的行为 , 二则是因为我刚才说话的时候语气里盛满了对邹北城的嫌弃与不满 , 两者一结合,确实不可饶恕。

    所以这次我说话的时候,把语气里的嫌弃与不满转变成了哀怨与委屈,再以撒娇的口吻说出 , 字里行间虽没有一句道歉的话 , 却比苦哈哈的道歉有效果多了。

    果然 , 在我哀怨的目光的注视下 , 邹北城放柔了调子 , 沉声安慰我道:“你乱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不把我们的婚姻当回事儿呢?这钻戒我也是找国际知名的设计师按照你的手型给你设计的,又不是随随便便在首饰店买的……你可冤死我了。”

    “那你为什么不用彩钻?”我嘴巴撅的老高,面上哀怨不减:“你又不是买不起彩钻……”

    有颜色钻石的价格往往比无色钻石的价格更为昂贵,但以邹北城的财力,买个红钻蓝钻或紫钻粉钻完全不成问题,所以我不饶他也不是完全在无理取闹。

    “设计师没设计彩钻的款式,我能怎么办?”邹北城摊了摊手 , 很自然的就把责任推卸掉了:“再说了,我一个军人 , 又不是开珠宝店的 , 设计师不提彩钻,我肯定不会有去买彩钻的意识啊。”

    这理由没能说服我,因为——

    “谭慕龙也是军人啊。”我反唇相讥:“他怎么就有用彩钻的意识?”

    对此 , 邹北城仍把责任往设计师身上推:“可能是因为谭慕龙请的设计师更偏爱用彩钻吧。”

    我被他敷衍的态度气到了,懊恼的把头扭到了一边儿 , 不再去看邹北城。

    见状,邹北城长叹了一口气 , 好脾气的安慰我道:“好了好了,别生气了,你要是喜欢彩钻,我让设计师再设计一个钻戒,咱们结婚的时候用,这总行了吧?”

    “你以为我是贪钻戒啊?”我没好气的瞪了邹北城一眼,怒气难消:“我是气你不用心!”

    邹北城满脸的无奈,再一次强调道:“亲爱的,真的不是我不用心,我主要是没那个意识……我不懂钻石,也不懂戒指 , 所以我只能完全的去相信我聘请的珠宝设计师。”

    说到这里,邹北城停顿了下 , 又沉声补充道:“我请的是你最喜欢的设计师——丹尼尔。布莱恩,在请他之前 , 为了搞清楚你最喜欢的设计师是谁,我走访了你的同事,你的摄影老师……就差去问你爸爸了!”

    “现在,你还觉得我不用心吗?”他凝视着我的眼睛 , 目光柔情似水。

    他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若是再揪着他不放,就真是在胡搅蛮缠了。

    于是我见好就收,终于把高高撅起的嘴巴收了回来 , 舒展眉梢,万般自责的开口道:“你……你怎么不早说呢?人家还以为……”

    我说不下去了 , 满脸的懊悔。

    “因为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 不用刻意强调。”邹北城弯眼笑着,再一次把钻戒递到了我跟前:“所以现在你愿意把钻戒带回去了吗?”

    我不由的笑了,正欲伸手去接钻戒,却又听邹北城幽声打趣我道:“还是说你想让我再跪一次?”

    “这么多人呢,给你点儿面子 , 跪就免了。”我懒洋洋的打着哈欠 , 然后故作姿态的把自己的右手伸到了邹北城旁边 , 清声道:“服侍哀家戴上吧。”

    邹北城脸上笑意越来越浓,很配合的回了我一声:“嗻!”

    危机化解后,我和邹北城继续挑合适的套餐,在店长的介绍下,我选了至尊婚纱套餐 , 对历史有着浓厚兴趣的邹北城则又加了个古代版的婚纱照 , 一共两个套餐 , 共计十套礼服 , 两个大相册 , 两个挂历,三个三十寸的版画,五个六十寸的海报以及两对钥匙扣。

    选完就是拍摄了,店长把我们领到了二楼的摄影棚。

    在二楼,我和邹北城不出所料的见到了已经成功和解的谭慕龙和南宫薰。

    “怎么哄好的媳妇儿啊?”我低笑着打趣谭慕龙:“是不是牺牲色相,答应拍全裸的情侣照了?”

    谭慕龙闷咳了两声,没有说话 , 而是把脸扭到了一边儿。

    我哑然:不是吧?真被我猜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