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385章 消失的爱人
    我觉得有趣极了:谭慕龙要跟南宫薰联姻,邹北城刚好又向我求了婚 , 明天下午谭慕龙要陪南宫薰去照婚纱照,今天晚上邹北城又邀请我去照婚纱照……

    你说巧不巧?

    我甚至感觉如果我今晚答应了邹北城,指不定明天我们去照婚纱照的时候都能碰上,直接四个一块儿照了!

    “明天上午吗?”我尝试着问邹北城 , 因为我刚刚听谭以琛说了,谭慕龙和南宫薰是明天下午去拍婚纱照。手机看小说m。bgq8。 才是最佳选择!

    结果你猜邹北城怎么回答我的?

    他跟我说:“上午不行,上午我有点事儿……下午吧 , 我去公司接你。”

    ——很好,我感觉明天我和邹北城在照相馆碰见谭慕龙和南宫薰的概率更大了。

    不过碰上也就碰上吧,让邹北城看看南宫薰真的要嫁给谭慕龙了,也没什么不好的。

    “你怎么突然想起来拍婚纱照了?”我饶有兴趣的问邹北城。

    电话那端传来邹北城的低笑 , 那笑声隐隐蕴着几分幸福与甜蜜的味道:“没什么 , 就是回家的路上突然看到有照相馆在做活动……看着照相馆壁橱里的婚纱 , 我忍不住去想,你若是穿上那些婚纱,一定很美。”

    我忍不住笑了 , 红着脸故作羞涩的回答他:“你穿上新郎服 , 肯定也很帅。”

    邹北城的声音温柔的快要溢出水来了:“所以说……你这是答应了?”

    这让我心里一阵好笑,我娇笑连连的打趣他:“不然呢?难道我还要把钻戒退给你说我不嫁了?”

    “那可不行。”邹北城接过我的话茬儿 , 低笑着跟我开玩笑道:“你都已经说了你愿意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你把戒指戴到你的无名指上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是我的人了,现在想反悔——晚了!”

    “是吗?”我拖长了腔调 , 说话的语气分外的不怀好意:“如果说我从上周起就已经算是你老婆了,那么——林婉月小姐算什么?”

    听到“林婉月”这三个字 , 邹北城的声音瞬间蔫儿了,他说出了几个小时前我给谭以琛说过的话:“你就是不能让这事儿翻篇儿是吧?”

    于是我回了谭以琛几个小时前回我的话:“亲爱的 , 这问题的答案你我彼此都心知肚明。”

    邹北城无奈的叹了口气 , 再一次强调道:“我和林婉月很快就离婚了 , 只要军委那边儿把委命书下下来,我甚至都不需要等到孩子出生,就能跟林婉月办离婚。”

    啧,他难道都听不出来自己这话说的有多渣吗?我在心里再一次向无辜的林婉月献上了同情。

    “那我可等着你离婚的好消息咯。”收起心底对邹北城渣男行为的不满,我娇笑着结束了话题:“明天下午两点到公司来接我……我等你哦。”

    随后,我挂断了电话 , 打开阳台的门,向客厅走去。

    阳台的门刚一打开 , 谭以琛低沉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 他说:“哥,你呀就是太正派了 , 性这种东西,当你心有所属的时候 , 它确实会变得神圣,但若是你孤身一人 , 那它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一种生理需求罢了,你就把南宫薰当应召女郎用呗。”

    这话够狠,不知道南宫薰听到了会有什么想法……我止住了脚步,决定等谭以琛劝完谭慕龙了在过去。

    “你可以闭嘴吗?”谭慕龙的声音听上去要多生无可恋,就有多生无可恋:“与其闲操心这些,不如多去关注一下南宫世家的动向,免得再被南宫薰的给耍了。”

    听完这话,谭以琛的声音突然变得玩味儿起来:“你的意思是……你会和南宫薰……”

    他话没有说完,我猜是谭慕龙瞪了他一眼 , 把他后半句话给瞪回去了。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谭以琛终于学会了什么叫见好就收:“咱们谈正经事儿 , 我在日本安插了几个眼线过去,他们反馈过来的消息表明……”

    说到这里,谭以琛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 , 突然改了口,语气忐忑的询问他哥道:“你该不会又对南宫薰动了情吧?”

    谭慕龙没有说话,冗长的沉默后,他叹了口气。

    “没有。”他说:“我只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 有时候我觉得南宫薰就是禾雨薰,有时候,我又觉得她不是……禾雨薰她……她也很坏,但不是这种坏法儿……”

    禾雨薰应该是七年前南宫薰接近谭慕龙时所用的假名,不过,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名字有点儿耳熟呢?好像之前在哪儿听过一样……

    我还没想出来以前在哪儿听过“禾雨薰”这个名字呢 , 谭以琛的声音再次响起 , 扰乱了我的思绪:“或许你可以把她们当两个人来看 , 南宫薰不过是一个跟雨薰嫂子长得一模一样,然后利用这点儿来对付你的败类,而雨薰嫂子……她在七年前已经被你杀了。”

    闻言,谭慕龙嗤笑出声:“你开什么玩笑?七年前挨枪子儿的可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