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384章 谭式兄弟
    我一开口,屋里的气氛再一次变得诡异而尴尬了起来。

    谭慕龙面色阴沉的可怕 , 当然,他瞪向我的目光更可怕 , 我发誓,如果谭以琛现在不在,谭慕龙一定会把我大卸八块儿的。

    而谭以琛……他真的很爱我 , 谭慕龙刚瞪完我,他就把火力吸引到自个儿身上去了。

    “你这是什么话?”谭以琛摆起脸来,指着他哥厉声训斥我道:“我哥作为一个健全的男人,他怎么就不能洞房了?”

    谭慕龙彻底火了,他额角青筋暴起,狠厉而又狰狞的表情像是要把谭以琛活剥了一样:“谭!以!琛!”

    面对盛怒的谭慕龙 , 谭以琛却显得相当镇定 , 他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斜倚到沙发上 , 低笑道:“你先损我的。”

    这话我不认同——真相明明是他先拿婚纱照的事儿膈应谭慕龙的。

    谭慕龙满目怒意的盯着谭以琛看了好一会儿,然后突然抬头跟我说:“老二他幼儿园就开始谈恋爱,十八岁生日那天他为了庆祝自己终于成年了,一晚上睡了五个女孩儿!”

    我长大了嘴巴,眼睛里写满了震惊:“不会吧?”

    谭慕龙也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 , 十分大爷的靠到了沙发上 , 给了他弟一个挑衅意味甚足的眼神。

    谭以琛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 说话的声音里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幼稚!你以为揭我短就能掩盖你即将和南宫薰洞房的事实了吗?我告诉你,我家可可才不会在乎这种小事……”

    “五个女孩儿?”我扭过头来,满脸不可置信的看向谭以琛,抬高音量道:“我的天呐!你怎么回事儿?你……你……你是种马吗?”

    “咳咳!”谭以琛咳嗽了两声,尝试着安抚我道:“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们要着眼于将来 , 向前看,不要揪着过去的事儿不放……”

    “他十九岁生日的时候睡了六个。”谭慕龙不遗余力的补着刀:“还扬言二十岁睡七个 , 以后每年加一个……。”

    我再一次扭头看向谭慕龙,怀着复杂的心情问他:“……那……那他做到了吗?”

    谭慕龙很无辜的摊了摊手 , 给了我一个看似模棱两可 , 但实际暗示的相当明确的回答:“你说呢?他可是谭以琛。”

    “没做到!”谭以琛垂死挣扎道:“那都是年轻的时候荷尔蒙太旺盛干的一些荒唐事儿 , 我二十一岁就成熟了,就再也没……”

    他话还没说完,我和谭慕龙便向他投去了怀疑的目光。

    ——要知道,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养的情妇手挽手还能绕地球一周呢,他要是敢告诉我他二十一岁就清心寡欲不再沾花捻草了,我现在就弄死他!

    “没……没……没睡那么多个了……”应着我和谭慕龙质疑的目光,谭以琛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了。

    我正要发火,鸡贼的谭以琛突然意识到 , 现在唯一能够帮助他脱离困境的,不是否认自己以前的罪行 , 也不是跪下来给我认错,而是——把他哥拖下水!

    于是 , 他在我发火前,把导火索引向了他大哥:“我哥在军校的时候 , 有三个男人向他表白过,其中一个还是他铁哥儿,他们差点儿就在一起了!”

    “差点儿你大爷!”谭慕龙拎起沙发上的抱枕就向谭以琛砸了过去 , 盛怒中,一向不苟言笑的他竟爆了粗口:“这还不全是你造的孽?要不是你总开玩笑说我是gay(同性恋),他至于误会吗?”

    谭以琛轻轻松松的便躲过了谭慕龙砸过去的抱枕 , 一脸无辜的表示:“老大,你在遇到南宫薰之前没谈过一场恋爱,不止我一人担心你是gay好不好?”

    也不知道谭以琛说的这三句话中到底那句话,亦或者那个字眼儿刺激到了谭慕龙,原本还气势汹汹的跟谭以琛互相揭短的谭慕龙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我想,他应该是想起他和南宫薰谈的那场恋爱了吧,二十多年来谈的唯一一场恋爱,最后却落得这样凄然的下场,谁又能不难过呢?

    尴尬的寂静中,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我抱歉般的一笑 , 手忙脚乱的把手机从包里翻了出来。

    低头一看显示屏,给我来电话的竟是邹北城。

    我尴尬的笑了笑 , 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灰溜溜的向阳台走去:“我……我去接个电话。”

    言罢 , 我逃也般的离开了客厅,把失落的谭慕龙交给谭以琛去安慰了。

    “喂?”到阳台后,我按下了接听键。

    “远黛,我听说你今天没来上班……”电话那端传来邹北城关切又略显犹豫的声音:“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闻言,我冷笑了一声:“你表哥打的小报告吧?”

    邹北城也笑了:“这家伙真是丢足了我的人啊……放心我不是来兴师问罪的 , 我只是关心你,你没事吧?还是觉得这活儿太无聊,想换份工作?”

    “说的好像我想换份工作,你就给我换似的。”我低笑着逗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