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383章 洞房怎么办?
    不知道是因为物极必反,还是因为谭以琛六岁的时候真的没尿床 , 原本被谭慕龙激怒了的谭以琛,在谭慕龙继续揭他短的过程中 , 突然冷静了下来。

    他勾唇轻笑了下,睥睨着眸子瞥向我,轻哼道:“你觉得可能吗?即便你没见过我家老爷子 , 但他的威名想必你早就听说过了,你自己想,我敢阴他吗?”

    闻言,我不由的陷入了深思:恩……谭以琛说的好像也有几分道理,我虽然没见过谭老爷子 , 但是通过谭以琛以前对他父亲只言片语的描述 , 我大概也能感觉到 , 谭老爷子是个相当威严的人,所以我不觉得年仅六岁的谭以琛有胆子阴他威风凛凛的爸爸。

    ——我觉得,以他的作风 , 他应该阴谭慕龙才对。

    谭慕龙好像看穿了我的想法 , 沉声向我解释道:“我那天晚上在我朋友家过的夜 , 他栽赃不了我,只能栽赃给老爷子了。”

    “我为什么不能栽赃给保姆阿姨呢?”谭以琛质问谭慕龙:“我完全可以说是李阿姨给我倒水的时候没拿稳杯子,撒了我一床水啊!我至于冒着被老爷子吊起来打的危险栽赃老爷子吗?”

    对此,谭慕龙的解释也很合理:“因为李阿姨把水撒到你床上这个谎话太弱智了,所有尿床的小孩儿都会用这个借口 ,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没人会信你的 , 而且——水可遮挡不了尿骚。”

    “那我可以往床上倒果汁啊!还能挡颜色呢!”谭以琛反唇相讥。

    这两兄弟各执一词 , 谭以琛一口咬定 , 自己六岁的时候绝对没有尿床 , 是他家老爷子在他房间里偷喝酒,喝醉了不小心把白兰地撒到了他床上,事后怕被他老妈发现,就非说这是他尿床了。

    谭慕龙的说法则恰好相反,在他的讲述里,谭老爷子才是受害者,而谭以琛为了掩盖自己六岁尿床的事儿真是煞费苦心啊!

    他们都给出了很多证据 , 听到最后我彻底懵了,感觉俩人说的都很有道理。

    但我还是坚决的相信谭以琛六岁尿床了 , 不为别的 , 就为了以后好嘲笑他。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 , 咱们谈正经事儿好吧?”眼看着兄弟俩越吵越激烈,我适当的站出来做了和事老 , 转移话题道:“两个月后就要收网了,咱们是不是应该商量一下这网怎么收?”

    听完我的话后,原本还在跟谭以琛斗嘴的谭慕龙表情瞬间变得凝重了起来 , 他压低了眼眉,沉冷着调子跟我和谭以琛说:“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收网的事儿——南宫薰已经为那批货找到了‘炮灰买家’,她说如果我们这边儿没问题的话,下个月她就能怂恿邹北城去走货。”

    下个月?我心脏猛然一揪:也就是说——计划提前了?

    谭慕龙完全没理会我的反应,他直接把目光投到了他弟弟身上,锁眉问他弟弟:“你怎么看?”

    于是我扭头看向谭以琛,等着他做决定。

    谭以琛单手支着下巴,英气的眉微微蹙着,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片刻后,他摇了摇头:“不着急……这次收网我们不求速度 , 只求一个字——稳。”

    他清了清嗓子,目光犀利的盯着谭慕龙 , 正色道:“我们已经栽过两次了,事不过三 , 这次若是再出错,上面儿绝对会追究你的责任的。”

    谭慕龙没有说话,显然是认同了谭以琛的说话。

    戏剧性的停顿了一下后 , 谭以琛继续往下讲述道:“为仿其中有诈,先不要那么快答应南宫薰提前计划……让她把买方的资料发给我,我们先查一查买方的背景再做决定。”

    闻言,谭慕龙的表情突然变得古怪了起来。

    观察力极强的谭以琛自然察觉到了这点儿 , 于是他皱了下眉,笑着询问道:“怎么了?”

    谭慕龙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了 , 他像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一般 , 黑着脸纠结了老半天,终于吐出了实情:“……我问南宫薰要过买家的资料,南宫薰说要资料可以 , 但得先举办婚礼。”

    我当时正在喝水 , 听完这句话后 , 我直接喷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慌忙放下水杯,从茶几下抽出几张餐巾纸来,手忙脚乱的去擦我喷到桌子上的水渍。

    谭慕龙目光狠厉的瞪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 谭以琛把头扭到了一边儿 , 表情甚是好玩儿。

    待我擦好桌上的水渍后 , 谭以琛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向他哥,凝眉道:“所以说……你要结婚了?”

    谭慕龙再一次攥紧了拳头。

    “恭喜啊。”谭以琛冲他哥拱了拱手,明显在报他哥刚刚揭他短的仇:“日子选好没啊?嫂子怎么说?”

    谭慕龙额角青筋暴起,阴鸷着调子恐吓谭以琛道:“你再叫她一声嫂子试试!”

    感觉他俩又要吵起来了 , 存在感极弱的我再一次挺身而出 , 插嘴道:“对对对,不能叫嫂子,这表面儿上看着像是一场婚礼,但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