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379章 可怕的谭以琛
    躺在谭以琛的怀里,嗅着他身上淡淡的薄荷的清香 , 听他用他那低醇而又性感的声音在我耳边讲那些平时听一定会笑场,这时听却怎么听也挺不够的情话 , 这一刻,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我和谭以琛斗嘴总是斗不赢了。

    他真的在尽他所有的努力来让我们真的能够在一起,而我……坦白来讲 , 从我认识谭以琛的那一刻起,我所做的大部分决定,基本都在把我们的关系往更糟糕的方向引。

    我不告而别,制造了自己的假死 , 被谭以琛识破后 , 又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儿 , 真的自杀了一回,还勾引邹北城……天,这么多污点摆在这里 , 我能吵得过谭以琛才怪。

    郁可可啊郁可可 , 我闭上了眼睛 , 在心里一字一句的对自己说:你聪明点儿,更聪明点儿,不要再做傻事了,认真的爱抱着你的这个男人 , 别让他像几天前做的那场梦一样 , 消失不见。

    静默无言的相拥了一会儿后,谭以琛低笑着问我:“现在我们能干点儿‘正经事儿’了吗?”

    我忍不住笑了 , 搂着他窄且强劲的腰软糯着调子向他撒娇道:“可我只说了第一个目的 , 第二个还没说呢。”

    闻言 , 谭以琛无奈的叹了口气,颇为心累的表示:“啊……对,你还有个‘罪’要问……看来今天这床注定是上不了了。”

    “也不一定。”我搂住了他的脖子,神色狡黠的冲他眨了下眼睛:“万一我想在床上‘惩罚’你呢?”

    谭以琛随手环住我的腰,语气暧昧的回我:“那看来我是做了很坏很坏的事啊……”

    我扬起了头,注视着谭以琛岑黑如墨的眸子,故意哑着嗓子回答他:“坏不坏得等我审问完你才能知道。”

    我停顿了下,然后清了清嗓子 , 用一种很随意,就好像在问谭以琛吃过午饭没的语气问谭以琛:“亲爱的 , 你知不知道我的坟被人挖了。”

    谭以琛周身一僵 , 明显做贼心虚。

    “是吗?”他的表情很不对劲,他说话的语调也不对劲……他整个人都很不对劲儿:“准确来说那并不是你的坟 , 那是乔远黛的坟。”

    “可别人都觉得埋的是我啊!”我强调道:“挖坟的那个变态想挖的肯定也是我的坟,而不是乔远黛的坟。”

    谭以琛皱起了眉,神色复杂至极:“变态?”

    “不变态吗?”我抬高了音量 , 脸上的表情和说话的语气都万分诧异:“那家伙在我下葬的当天,趁着夜色把我的坟挖了,还偷走了我的尸体!”

    我越说越气愤,最后咬牙切齿的下结论道:“这行为简直……我都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了!说偷尸贼变态都是对变态的侮辱!”

    谭以琛笑了 , 不知怎么的,我隐隐觉得他这笑容有点儿……可怕?

    恩……是被偷尸贼气的吗?我怎么感觉……不太对劲儿呢?

    “改变一下计划。”谭以琛微笑着凝向我,那笑容与其说是笑,倒不如说是在发狠:“今晚我来惩罚你。”

    说着,他不由分说的把我扛了起来,日本鬼子强抢良家妇女般把我扛到了卧室里。

    “喂喂……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我剧烈的挣扎着,十分委屈的喊冤道:“明明是你玩忽职守,没看好我的墓,我什么也没做……为什么要惩罚我啊?”

    谭以琛一巴掌拍到我的屁股上,声音狠厉道:“罚的就是你!”

    我更委屈了:“为什么?”

    回答我的,是谭以琛撕我裙子的声音。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那儿惹到了谭以琛,他突然就……发狂了!强行把我按到床上 , 粗鲁的撕扯着我的衣服,前戏都没怎么做 , 就直接闯进来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我整个人都处在懵逼的状态里,实在想不明白谭以琛究竟在恼些什么!

    明明刚才还好好的啊,怎么一说有人挖了我的坟他就火了呢?

    等等,不对 , 他好像不是在听到我说有人挖了我的坟的时候火的,而是在我骂挖坟贼的时候火的。

    意识到这点后,我更困惑了:我骂挖坟贼他火什么啊?我又没骂他!

    再等一下……好像很久以前,谭以琛跟我说过 , 他对乔远黛的尸体进行了尸检,发现死亡时间不太对……

    所以……我的坟是谭以琛找人挖的?

    我瞠目结舌。

    “还敢走神。”谭以琛面容阴鸷:“看来是我不够努力啊……”

    说着,他突然加大了身下的力度。

    我呜咽一声,慌忙求饶:“不是的!我错了我错了……琛哥哥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呜呜呜……我好冤啊!我哪儿知道挖我坟的是谭以琛啊!若是知道是他,我肯定当着他的面儿骂挖坟贼是变态的。

    然而现在后悔 , 为时已晚 , 无论我怎么讨饶 , 谭以琛就是不肯放过我,野兽般的干了我一整夜,这才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