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377章 说漏了
    我羞愧的低下了头,不敢去看谭以琛的眼睛 , 可怜巴巴的回答他:“好玩儿。”

    谭以琛被我气笑了,痛心疾首的教训我道:“你知不知道 , 在我睡着的时候给我盖被子却不偷亲我,这跟见了我的照片却拒绝和我相亲一样有侮辱性!”

    我愣了几秒,突然反应过来了:好嘛,原来刚刚我给他盖毛毯的时候他就醒了!却一直装睡……装也不装得久一点儿,我还想再戳会他的嘴唇呢……

    “都拿手指头来摸了就不能亲一下吗?”谭以琛拿食指戳着我的额头 , 恨铁不成钢的继续训我:“难道不知道摸着好玩儿,亲起来更好玩儿吗?”

    亲起来才不好玩儿呢!我在心里气鼓鼓的抗议道:亲着亲着你就醒了,然后我铁定会被你扑倒,你倒是觉得好玩儿了,我可觉不出有哪怕一丁点儿的好玩儿!

    “现在给你个弥补的机会。”训完我后,谭大色狼重新躺回了沙发上 , 闭上眼睛一本正经的逗着我:“我再睡一遍 , 咱们重来。”

    我哭笑不得 , 伸手不轻不重的推了谭以琛一把:“去你的。”

    谭以琛反手抓住了我的胳膊,轻轻一拉,便把我也拉到了沙发上。

    “这么不听话 , 讨罚呢是不是?”他轻松翻身 , 把我压倒了身下 , 骑在我身上胡闹着。

    我配合的尖叫求饶,在沙发上跟他闹了好一阵子。

    就在他顺势想在沙发上把我办了的时候,我佯装不经意的开口道:“亲爱的,一直有一个问题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 让我夜不能寐,食不能言……”

    我话还没说完 , 谭以琛便干脆利索的回答我道:“爱过。”

    然后 , 便继续专心致志的脱我的衣服。

    “我不是说这个!”我又好气又好笑 , 抬手锤了他一拳:“跟你说正经事儿呢 , 别闹好不好。”

    谭以琛很郁卒,他抬头无可奈何的瞥了我一眼,叹气道:“宝宝,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在我‘办正经事儿’的时候跟我谈正经事儿?”

    “那你就不要一看见我就开始‘办正经事儿’啊。”我委屈的嘟起了嘴巴,哀怨道:“你都不给人家说正经事儿的机会,人家可不只能在这种时候说吗?”

    谭以琛沉思了两秒,很快便想出了完美的解决方案:“你可以等咱们俩办完‘正经事儿’后再跟我谈别的正经事儿。”

    我感觉再说下去,我就被他给绕进去了 , 于是狠了狠心,推开了他。

    “少来。”我把头扭到了一边儿 , 赌气般的轻哼了一声:“我今天可是来兴师问罪的,谁要跟你办那些不正经的事儿啊!”

    闻言 , 谭以琛竟笑了。

    “不用问了。”他坦然道:“我全招!我今儿个确实见了白文琦,但是我见她是有正经事儿的 , 我对天发誓,我们只谈了正经事儿 , 私人感情一概没谈。”

    等……等等……谭以琛刚刚说了什么?

    他去见白文琦了?

    我眼睛睁的老大,后面的话几乎是咆哮出来的:“你去见白文琦干什么?”

    谭以琛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 , 我口中的“兴师问罪”指的并不是他私下见白文琦的事儿。

    呵呵,你也有说漏嘴的时候!我在心里狞笑着。

    “好嘛,敢情你不止干了一件缺德事儿啊?”我咬牙切齿,然后伸手愤怒的拍了一下茶几,厉声喝道:“说!你为什么要去找白文琦?坦白从严,抗拒更严!”

    这一巴掌下去,琉璃制的茶几晃了三晃,而我的手……

    ——真他妈的疼!

    但疼也要忍着,不然刚刚的气势就白造了。

    谭以琛坐在我对面神色复杂的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很是困惑的问我:“那你原来想问兴师问罪的,是哪件事?”

    “别转移话题!”我凶神恶煞道:“先给我坦白了白文琦的事儿!”

    谭以琛的表情更复杂了,他皱着眉头极其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我最近犯了这么多事儿的吗?”

    “不许嘀咕!”我随手从茶几上拿起一叠文件,卷成了纸棍子 , 对着谭以琛的脑袋用力的敲了一下:“赶紧招,再不招,大刑伺候!”

    谭以琛乐了 , 饶有兴趣的问我:“哟,还有大刑呢?来 , 给我伺候一个,让我瞅瞅我媳妇儿这大刑设的怎么样……”

    我气急败坏,把纸棍子往身后一扔,抓起谭以琛的胳膊,张嘴就咬了下去!

    “嘶——”谭以琛吃痛 , 轻呼了一声,然后哭笑不得的训我:“你属小狗的吗?松口松口……喂……你倒是松口啊,我招还不行吗?”

    见他开始求饶了,我这才大发慈悲,松开了他。

    “再不老实 , 我就咬死你!”我磨着牙 , 阴森森的威胁谭以琛:“我告诉你 , 我咬人可疼了,以前上学的时候欺负我的恶霸都被我咬掉过一块儿肉!”

    “社会我郁姐!”谭以琛冲我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