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376章 近墨者黑
    可能是因为想起了郁可可心里有些感伤吧,那天晚上唐鸣风喝了很多酒 , 搞笑的是这小崽子酒量实在不咋滴,一瓶半干红就把他撂倒了。

    而我……缺德的我趁他酒醉做了件很不厚道的事儿。

    我从包里掏出一支新买的录音笔——自从上次谭以琛用录音笔阴过南宫薰以后 , 我就对录音笔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喜爱感,也买了一支放到包里备用,总觉得以后能派上用场。

    谁曾料想 , 它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掏出录音笔后,我按了下笔杆上的开关,然后把录音笔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唐鸣风已经醉的趴桌子上了,所以他并没有察觉到我这些小动作。

    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 缓步走到唐鸣风跟前 , 用手指头戳了戳他的脑袋:“唐大明星,还醒着没?”

    唐鸣风不耐烦的冲我挥了挥手,皱着眉头含糊不清的吐出两个字来:“头……头疼……”

    我不由的笑了 , 幽声打趣他道:“你再多喝两瓶就不头疼了。”

    小崽子信了,艰难的扭过头来问我:“真的?”

    “那当然了。”我继续逗他:“再多喝两瓶你直接就可以归西了,哪里还感觉的到头疼?”

    唐鸣风瞪了我一眼,没再理我。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伸手推了唐鸣风一下,浅笑道:“我今天约你出来是有正经事儿的……看在我浪费了大好夜色 , 听你诉了半天情伤的份儿上 , 帮我个忙呗。”

    闻言 , 小崽子捂住了心口,一副很受伤的表情:“我当你是朋友才把心事告诉你的,你居然收我费!”

    “我没收你费啊。”我一脸无辜:“我是让你也帮我一个忙……”

    “这不还是收费吗?”小崽子打断了我:“变态收费!”

    我没好气的锤了下唐鸣风的脑袋,纠正他道:“变你妈的态,是变相收费!”

    唐鸣风下意识伸手护住了自己的头,以防我再揍他:“对对对 , 我想说的就是变相收费……喝多了 , 脑子有点儿卡壳。”

    “你到底帮不帮?”我不耐烦了 , 母老虎一样的瞪着他 , 目光危险。

    小崽子一脸委屈:“我又没说不帮 , 但你不要搞得跟交换似的……朋友间本来就该互相帮助嘛,别添那么多功利性和目的性,我好烦这个啊……”

    口袋里装的录音笔,突然变得无比沉重。

    起初,我是想趁唐鸣风酒醉,忽悠他答应演《降魔传》的男主角,并把我们对话的过程录下来 , 后面慢慢逗这小崽子,连蒙带哄逼他就范。

    而现在 , 面对待人真诚 , 毫无防范的唐鸣风,我终于察觉到了自己的可恶 , 并难得的,感到了羞愧。

    大概是因为跟南宫薰、邹北城这些道德感薄弱 , 且惯会于在背地里阴别人的坏蛋呆久了,我自己的道德观念也在一点一点的被削弱吧 , 很多时候,我是能察觉到自己有多坏的,但我并不觉得惭愧。

    我会下意识的想:我这叫坏吗?不,南宫薰他们才叫坏,我这只是……小调皮罢了。

    于是,我变得越来越坏,坏,且不自知。

    这可能就是近墨者黑的道理吧,我在心里苦笑了一下 , 默默的关掉了录音笔。

    “我们才见过两次面,你就把我当朋友了吗?”我垂眸凝向趴在桌子上的唐鸣风 , 微笑着问道。

    唐鸣风的脸红红的,不知道是因为酒喝多了所以有点儿上脸 , 还是因为害羞了,他笑嘻嘻的回答我:“说……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虽然我们才见过两次 , 可你给我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那感觉就好像……就好像……”

    他似乎脑子卡壳了,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凝眉思索了良久,然后才把这句话补充完整。

    “就好像我们认识很久了一样。”小崽子笑得灿烂:“你说这是不是叫一见如故?”

    我笑了,轻轻的点了点头:“或许吧……”

    小崽子在桌子上趴了一会儿 , 然后像是突然间想起来了什么一般 , 又抬头看向我 , 迷迷糊糊的开口道:“你还没说你想让我帮什么忙呢。”

    “等你酒醒了再说吧。”我伸手胡乱的揉了把小崽子金灿灿的脑袋,他的头发很软,摸着手感极好。

    “也好。”小崽子迷迷糊糊的回答道 , 湿漉漉的眼睛 , 缓缓的合上了:“我……头好疼。”

    “一会儿就不疼了。”我摸着他的头 , 像主人抚摸心爱的金毛犬,像母亲抚摸疲惫的孩子,一边儿摸着,一边儿缓声安慰他:“好好睡一觉 , 睡醒了就不疼了。”

    不知何时 , 小崽子搂住了我的腰 , 把头埋在我身上 , 昏昏沉沉的睡了。

    睡梦中,他用小到几乎让人听不清的声音喃喃自语:“可可……对不起……”

    我的心口兀自一痛。

    其实该道歉的是我 , 我没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