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375章 谁挖了我的坟?
    唐鸣风的话令我满心悸动,可我仍旧没办法答应他的邀请。

    当年不过随口一唱 , 却让他念念不忘,惦记了我整整五年,谁又知道这该死的嗓音会不会也停驻在邹北城和顾凕的心田?

    邹北城是个谨慎的人 , 我觉得即便他对郁可可没感觉,但他也一定记得郁可可的歌声。

    说不出来为什么,但我就是这么坚信着。

    这一嗓子代价实在太大 , 我不能冒险。

    默不作声的喝下杯中仅存的半杯葡萄酒,我清了清嗓子,语气诚恳的回答唐鸣风道:“关于你的遭遇我很抱歉,但是小唐你要知道 , 你迷恋了五年之久的那个女人她已经不在了 , 无论我答不答应跟你合唱 , 你都得接受,你再也没机会和她合唱了的事实。”

    唐鸣风没说话,只是眸底又蕴上了一层水雾。

    “人生有很多遗憾。”我尝试着安慰他道:“这些遗憾无法弥补 , 我们能做的 , 只有放下,你懂吗?”

    “我没办法放下!”唐鸣风突然崩溃了 , 他抓着自己的头发,抬高了音量反驳我道:“你根本什么也不懂!”

    我面不改色,语气依旧平缓:“那你讲给我听啊,你讲完了,我不就懂了?”

    唐鸣风低着头,我看不清他的连 , 却能从他的喘息声中听出 , 他应该是哭了。

    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后 , 他终于再次开了口。

    “一年前我们见过。”他说:“我们本来……我们本来可以有个很好的开始的……”

    没有 , 那是你的错觉 , 我在心里残忍的回答他道:你和那时的郁可可一点儿也不般配,她敏感善变,你懵懂无知,你们俩若是走到一块儿,只会彼此折磨。

    “可我搞砸了。”小崽子终于把头抬了起来,红着眼睛看向我 , 表情令人颇为心疼:“我……我在她出事前跟她吵了一架,说了很过分的话……”

    闻言,我不由的一愣 , 这才猛然想起 , 我“爆炸身亡”前,我确实跟唐鸣风大吵了一架 , 并且没有和好。

    这件事我其实早就忘了,却没料到 , 它却成了唐鸣风心里解不开的结。

    “那不是我的心里话。”唐鸣风捂住了自己的脸,小声的哭泣着:“我当时只是太生气了……后来我有想过去道歉的,可……可拉不下面子……”

    他呜咽了一会儿 , 然后突然伸出两根手指头来,大声冲我嚷嚷道:“两次!我错过了她两次!留了两个遗憾!”

    小崽子可能喝醉了,情绪起伏特别大,又哭又闹的,跟他以往腼腆阳光的形象简直判若两人。

    这副德行若是被他那群自称“糖豆”的粉丝们看到了,肯定立马粉转黑。

    “我本来可以早点儿把歌写出来,然后向她发出邀请,跟我合唱的。”小崽子红着眼睛跟我说,话说到一半儿,他像是突然间想起什么来了一样 , “啪”的一声拍了下桌子,改口道:“不!我应该在五年前就去追她的!不够优秀怎么了?我还年轻,我可以慢慢变得优秀啊!”

    我无奈的扶额 , 在心里默默的回答小崽子道:你那不叫年轻,你那叫太小了!

    五年前我十九,你那时估计才刚十六吧?个子恐怕都还没我高呢,还想追我……这不是搞笑吗?

    “还有道歉的事儿……我当时为什么就不能直接过去给她道歉呢?”小崽子笑容苦涩至极:“现在可好了 , 她就这样带着我说过的那些恶毒的话离开了这个世界,我再也没办法向她表达我的歉意了……”

    恶毒的话?我不由的蹙起了眉,心里很纳闷的想:唐鸣风有对我说过很恶毒的话吗?我怎么完全不记得了呢?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纠结这种问题的时候,我抬起头来,伸手握住了唐鸣风放在餐桌上的右手 , 沉声安慰他道:“她会知道你的歉意的。”

    唐鸣风脸上的笑容更苦涩了,他抬眸凝向我,用一种快要哭出来了的语气问我:“她要怎么知道呢?”

    “你跟她说她不就知道了吗?”我笑着回答他:“人不在了,墓总在吧?到她墓地前把你想说的话统统说出来,我相信她在天之灵一定听得到。”

    听到这里 , 唐鸣风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 , 那笑声凄厉而绝望。

    我以为他是在鄙视我迷信呢 , 正有些恼,却听见唐鸣风大声冲我喊道:“墓?哈哈哈哈哈……没有墓!她根本就没有墓!她的墓早被人挖了!尸体也被偷了!什么也没留下!除了一口厚重的棺椁,什么也没留下!”

    闻言,我彻底僵住了。

    我无法形容我心底的震撼:居然有人去挖了我的墓?

    我……我……我生前到底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儿啊,死后居然还要被人挖坟盗尸体?

    开玩笑的吧?现在盗墓贼已经张狂到是个坟就挖了吗?

    “你……你没开玩笑吧?”我还是不敢相信 , 怀着一种复杂到不能再复杂的心情问唐鸣风:“你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