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369章 双重算计
    随着录音的播放,邹北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我看播的差不多了 , 于是便按了下关机键,把录音笔重新关上了。

    “现在 , 你相信我的话了吧?”我冷笑着问邹北城。

    邹北城没说话,凌厉的眉紧紧的锁着,表情冷峻而可怕。

    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后,他不死心的猜测道:“或许南宫薰只是在骗谭以琛……”

    “天呐!”我满脸的不可置信 , 厉声打断了邹北城,歇斯底里的冲他喊道:“都到这份儿上了,你居然还相信南宫薰!既然你信她不信我,那你干脆向她求婚,让她做你老婆得了!”

    喊完后 , 我不再理睬邹北城 , 扭头气呼呼的向我的房间走去。

    “远黛 , 我不是那个意思。”邹北城连忙追了过来,挡在我身前语气焦灼的向我解释道:“不是说我宁愿相信南宫薰也不愿意相信你,主要是我觉得吧 , 凡事最好不要太早的下结论 , 事情不一定是它表面上看到的那样。”

    他停顿了下 , 又补充道:“我们不妨先来分析分析这件事,把所有的可能性全都摆出来,再一一的排除……这样所筛选出来的答案,肯定是最接近真相的。”

    听到这里 , 我心底不由的有些惊讶:不愧是邹北城 , 都听到了那样的录音了 , 居然还能保持理智 , 怪不得人家能爬到今天的位置。

    若是换做平常 , 我肯定是愿意坐下听他去理智的分析这件事,可这次不行。

    乔远黛的父亲被绑架了,没有女儿能在自己亲生父亲生死未卜的情况下冷静的下来。

    所以我嗤笑了一声,冷眼凝着邹北城,阴声问他:“你知道最荒唐,最可笑的地方是什么吗?”

    邹北城被我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搞懵了,眉头紧锁 , 俊脸上写满了困惑。

    我笑了,笑得绝望。

    “最荒唐的是 , 为了防止我把这件事告诉你 , 南宫薰刚从谭家出去,就派人绑架了我爸爸。”我咬着牙 , 所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是我从牙缝里逼出来的:“而最可笑的是,我居然冒着我爸爸被南宫薰杀害的危险把这件事告诉了你!”

    我抬起手来 , 狠狠的甩了邹北城一巴掌,然后愤怒的跑回了卧室。

    正所谓做戏要做全套 , 到卧室后,我“咔嚓”一声锁上卧室的门,扑倒床上痛哭起来。

    整栋房子都静悄悄的,唯有我哭泣的声音萦绕在空气里。

    几分钟后,卧室外传来了敲门声。

    “对不起远黛。”邹北城再一次向我致歉道:“我知道你把这件事告诉我是承受了很大风险的,刚刚是我不好,我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你出来好不好?我们一起商量商量救乔伯伯的事。”

    很好!我唇角微微上扬:鱼儿已经开始拿它的尾巴去碰鱼饵了,只要再耐心点儿,不愁它不上钩!

    我吸了吸鼻子,慢吞吞的走到门口 , 把门打开了。

    “那……那你现在相信我了?”我一边儿抹眼泪,一边儿哽咽着问邹北城。

    邹北城笑了 , 伸手爱怜的揉了揉我的脑袋:“傻瓜,我怎么可能不相信你。”

    “你刚刚明明就是不相信我……”我把嘴巴撅得老高 , 满脸的委屈:“你总觉得我是在害你……可我哪次没有在帮你?单说泰国那回,我为了你把我在泰国的朋友全得罪了,生意也全毁了……你以为我真稀罕南宫薰给我的那百分之十的利润吗?要不是因为你……”

    我说不下去了,又开始呜咽起来。

    邹北城伸手把我揽到了怀里 , 柔声哄我道:“好了好了,不哭了,都是我不好,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了 , 你对我的好我都记着呢!以后 , 就由我来对你好 , 让你成为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很好邹先生,我在心里阴冷着调子回答邹北城:你给我的痛苦我也全记着呢,后面,有的是你还的!

    柔声细语的哄了我一会儿后 , 邹北城转移话题道:“对了 , 刚刚那录音你好像没放完吧?接着往下放吧 , 我想听谭以琛和南宫薰会谈的全部内容,这样也好搞清楚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把戏。”

    这段录音比较长,完全播下来起码得花一个来小时,所以我只放了前半段给邹北城听 , 后面没给他放。

    现在既然他要求了 , 我自然不能拒绝 , 于是便掏出录音笔 , 重新按下了播放键。

    “吱”的一声清响 , 录音笔的末端缓缓传来了谭以琛笑意盈盈而又冷酷至极的声音:“你放心,我说她是自己人,不代表我信任她了,这只代表我为邹北城准备的这场盛宴里,必须有她参与……”

    我和邹北城坐在我房间的床上,安静的听着录音,我眼睛很红 , 脸上依旧梨花带雨,邹北城则凝紧了眉 , 脸上的表情沉冷而严肃。

    谭以琛在把这录音笔给我之前 , 已经找专业人士对录音笔里的录音进行过一定处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