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368章 亦真亦假
    情况变得很不妙……非常的不妙!

    邹北城的吻炙热而极具侵略性,他一手揽着我的腰 , 一手按着我的头,和我从屋外拥吻到室内 , 最后我把压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欲望在发酵,不知何时,邹北城的唇已经离开了我的唇 , 转而攻向我白皙的脖颈,在我喉咙处轻轻撕咬。

    “好香。”他在我的脖间轻嗅,低笑道:“你刚刚洗完澡过来看我的时候,我就已经硬了……”

    混蛋!我咬牙切齿:早知道我就不洗澡了,看那么邋遢的我,你还下不下的去嘴!

    此时 , 我的裙子已被邹北城褪到腰间 , 大片洁白的皮肤裸露在外 , 红色镶有蕾丝边的胸罩,是我最后一块儿遮羞布。

    邹北城伸舌动作缓慢又极具情色意味的舔了舔下唇,然后俯下身来 , 用牙齿咬过我胸衣的肩带 , 将那肩带从我肩膀上扯了下来。

    眼看着我就要被他攻城略池 , 我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我尝试性的推了邹北城一下,忧声道:“北城,你停一下 , 我有事要跟你说。”

    “有什么事一会儿再说。”邹北城显然不想停下来 , 我刚把他往上推了推 , 他又重新压了回来 , 忘情的吻着我。

    “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我的语气掺上了怒意 , 却没有再伸手去推邹北城。

    性质正浓的邹北城完全没注意到我声音里的怒气,还在我胸前亲吻撕咬着。

    于是我也不再废话,直入主题道:“我爸爸被人绑架了。”

    邹北城周身一僵,终于停下了嘴上的动作。

    他抬起头来,锁眉凝向我,岑黑的眸子里写满了错愕:“你说什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 用一种掺染着哭腔的语气跟邹北城说:“我第一次给你开门的时候,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这么憔悴吗?”

    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下 , 重新睁开眼睛 , 对上邹北城询问的眼眸,一字一顿道:“现在我回答你——我爸爸被人绑架了。”

    邹北城从我身上起来了 , 并把我也从沙发上扶了起来,一边儿为我整理衣服,一边儿关切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乔伯伯被谁绑架了?什么时候被绑架的?你为什么才告诉我呢?”

    我伸手捂着自己的脸 , 大口大口的喘了好几口粗气,这才把手放下来 , 扭头看向邹北城。

    我张了张嘴,似是要说些什么,却在开口前又剧烈的摇了摇头,崩溃般的哭泣道:“算了算了……你就当什么也没听到吧……”

    说着,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捂着脸向卧室逃去。

    结果我刚往前迈了一步,邹北城就拉住了我的手,阻止我逃避这件事。

    “远黛!”他强行把我的身子转了过去,双手扶着我的肩,焦灼道:“我现在是你的未婚夫 , 你父亲就是我父亲,现在他被绑架了,你让我当没听见……这怎么可能?”

    我绝望的摇着头,神色痛苦:“你不懂……”

    “你不说 , 我当然不懂了。”邹北城伸手捧住了我的脸,然后把额头抵到了我的额头上:“告诉我 ,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男人可是最年轻的上将,在部队里管着几十个营的兵呢!绑架的事儿不交给他处理,那还要他干什么?”

    闻言,我不由的笑了 , 眼泪一边儿掉,一边儿笑。

    “你知道吗?”我抹着眼泪跟邹北城说:“如果今天你不过来找我求婚的话,我也会想办法跟你偶遇,然后创造机会跟你复合。”

    邹北城没说话 , 只是伸手爱怜的摸了摸我的头。

    我深吸了一口气 , 带着哭腔继续往下说:“然后 , 在我们和好以后,我会各种旁敲侧击,暗示你我是做生意的好手……这时候 , 南宫薰就会给你提议 , 让你和林婉月离婚 , 娶我进门,把你们邹家的娱乐城搞起来。”

    邹北城脸上的笑意逐渐消失了,看向我的目光也变得古怪起来。

    我哭得越来越伤心了,泪水洗刷了我刚化好的妆。

    “然……然后……”我哽咽着:“然后我就会趁你不注意 , 把你家老爷子刚买下的 , 准备建娱乐城的那一大块儿地,低价转卖给谭以琛……”

    邹北城的眼睛猛然睁大了 , 极度的震惊令他身体骤然失衡 , 他踉跄着向后退了一步 , 这才勉强站稳了身子。

    “为什么?”他不可置信的质问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此刻的我,早已泣不成声。

    “因为……”我捂着嘴巴,用尽全身的力气冲邹北城喊道:“因为南宫薰绑架了我爸爸!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他们就会杀了我爸爸!”

    邹北城被我说懵了,他眉头紧锁,满脸狐疑的凝着我:“你……你说什么?谁绑架了你爸爸?”

    我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几分钟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