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366章 求婚(上)
    道理是很明显的,处理贪官是分内的事儿 , 不收拾是失职,收拾了也没什么好炫耀的 , 可剿除国际恐怖分子就不一样了,这可是振国威,扬名气的大好机会 , 剿匪若是成功,全世界的媒体都会大肆播报,孰轻孰重,谭慕龙的上级会分不清?

    我这才恍然:原来暗刃计划的主要目标从来都不是邹北城,而是以邹北城为突破口 , 剿除南宫世家的人。

    “可可 , 我给你的那份录音不是用来逼退南宫薰的。”冗长的沉默后 , 谭以琛沉冷的声音再次传来,将我的思绪重新拉回了现实:“那是给邹北城下套儿用的,邹北城和南宫薰都是极其谨慎的人 , 如果他们因为那份儿录音明着闹僵了 , 那很有可能会导致双方都暂时归隐,不再在亚洲及亚洲周边走货!”

    “若真闹到那一步,那我们这一年多相当于白忙活了……你想要这样的结果吗?”

    谭以琛凉声问我 , 语气严肃,半分开玩笑的意思也没有。

    我无话可说,我从小不是在尔虞我诈的环境中长大的,布局设阵我不擅长 , 我唯一擅长也唯一能做的 , 就是服从命令。

    “我知道了。”我闷声回答谭以琛:“我累了,先挂了……”

    谭以琛似乎想说些什么,他喊了我一声:“可可……”

    “恩?”我尾音上扬 , 语气疑惑。

    电话那端却没了声音 , 片刻后 , 谭以琛轻叹了一声,语气不明道:“没什么,就是觉得该给你讲讲后面的计划……你先休息吧,等休息好了,咱们再说。”

    我轻“恩”了一声,算作回答 , 然后便把电话挂断了。

    四周静悄悄的,除了我几乎微不可闻的呼吸声以外 , 再也没有别的声响了 , 满身狼狈的我,站在一片狼藉的书房里 , 隐约中,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我吸了吸鼻子 , 动作僵硬犹如生了锈的机器人一般,迟钝而又缓慢的转过身去 , 默默的离开了乔老先生的书房。

    然后……然后我就回房间睡觉去了,我睡了很久很久,昏天黑地没日没夜的睡,直到邹北城再一次到我家里来找我。

    给邹北城开门的时候我刚睡醒,身上还穿着睡衣,头发乱糟糟的,既没梳也没洗,整个人邋遢到了极点。

    我的模样把邹北城吓了一大跳,他险些都不敢认我了 , 杵在门口目瞪口呆的愣了好久才终于回神。

    “远……远黛,你这是……生病了吗?”他犹豫着开口道:“你的脸色看上去好憔悴啊,发生什么事儿了?”

    我心情极差 , 懒得跟邹北城周旋,直接阴着脸丢下一句“不管你的事”便欲关门。

    门却在关到一半的时候关不动了——邹北城用手挡住了大门 , 阻止了我关门的动作。

    “远黛你等一下,我有话要跟你讲。”他语气焦灼:“你就给我十分钟……不,五分钟!五分钟就够了!你让我把话说完 , 说完我就走。”

    他目光诚恳,就像电影里演的那些原本渣到极致,但是在电影快结束的时候突然就因为某些事痛改前非,找女主角复合的男主角一样。

    我隐约感觉这可能是“乔远黛”和邹北城打破僵局的一个突破点 , 于是我便重新把大门打开了 , 站在屋里抬头凝向屋子外面的邹北城 , 冷声命令道:“说吧,你只有五分钟的时间。”

    闻言,邹北城深吸了一口气 , 他垂下眼帘 , 与我对视 , 岑黑如墨的眼眸里,有莫名的情愫在涌动。

    “我是个混蛋。”他一上来就开始骂自己:“我是个不知不扣的大混蛋……天下间,再也没有我这么混的混蛋了。”

    这点我很认同,所以我什么也没说 , 等着他继续往下骂自己。

    “我辜负了你 , 也辜负了婉月……你们都是好姑娘 , 是我太贪心了。”他继续往下讲着 , 语气还算平缓 , 脸上的表情却痛苦至极:“我不该在自己都没有做到忠诚的情况下要求你对我绝对忠诚……这对你不公平,是我太自私,也太狂妄了。”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下,然后后退一步,站直了身体 , 骤然弯腰,深深的给我鞠了一躬:“乔小姐 , 对不起 , 冒犯了你,请见谅。”

    这突如其来的鞠躬把我吓了一大跳 , 我先是一愣,然后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 满目震惊的看向邹北城。

    邹北城居然跟我鞠躬道歉了?那个阶级观念极强,并在潜意识里觉得男尊女卑的邹北城居然弯下了自己高贵的腰,跟我道歉了?

    我睁大了眼睛 , 一时间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

    但是我很快就回过神来了,因为我注意到,邹北城刚刚道歉时是用“乔小姐”这三个字来称呼我的。

    这令我不由的一僵:乔小姐?为什么他要用这么生疏的字眼儿来称呼我呢?

    难道……难道他不是来跟我道歉,而是来跟我告别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