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365章 争执
    乔妹妹……我死死的盯着字条上那七个龙飞凤舞的大字,骤然咬紧了牙:南宫薰!

    该死的,谭以琛他在搞什么啊?为什么要让南宫薰绑架乔老先生?

    他就不能提前把乔老先生给绑架了吗?下手这么慢!搞得我们又陷入了被动!

    我在心里愤恨不已的责备着谭以琛,然后不理会谭慕龙的询问 , 直接挂断了电话,又重新拨打了谭以琛的号码 , 准备找谭以琛兴师问罪。

    一阵恼人的“嘟——嘟——”声以后,谭以琛终于接通了电话。

    “这么快就想我了?”他声音里满是笑意:“最近变得很粘人嘛。”

    我懒得理会他的打趣,开门见山道:“乔老先生被南宫薰绑架了。”

    本以为谭以琛接到这个消息会大吃一惊 , 谁料,他竟语气平缓的回了我一句:“我知道。”

    “什么?”我骤然抬高了音量,震惊无比的问道:“你知道?!”

    “冷静点儿可可。”谭以琛说话的声音依旧没什么起伏,好像所有的一切仍在他掌控之中一般:“南宫薰绑架乔伯伯主要是为了控制你,你只要暂时假意配合她 , 乔伯伯就不会有危险。”

    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 不由的放冷了调子,一字一句的质问谭以琛:“这也是你的安排?”

    电话那端许久都没有声音传来 , 于是我知道,我猜对了。

    “你怎么能这样!”我瞬间火了,怒不可遏的训斥谭以琛:“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拿乔老先生的命开玩笑!他万一有个三长两短……”

    “那也是他自己的选择。”谭以琛冷声打断了我。

    我愣住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 只觉得周身很冷 , 明明是八月的天 , 我却冷得发颤。

    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后,谭以琛长叹了口气,试探性的开导我道:“想要成功的骗过南宫薰,乔伯伯就不能在我手上 , 我唯一能做的 , 就是和南宫薰交涉 , 派一些我的人过去 , 暗中保护乔伯伯的安全,你懂吗?”

    我不懂 , 乔老先生年纪那么大了,哪里受得了这般折腾?南宫薰又心狠手辣的,绝不会因为乔老先生年纪大而对他手下留情,这里面变数实在太多,我想不明白,谭以琛怎么能如此坦然的把乔老先生丢入虎口。

    “谭以琛 , 为了赢,我们真的可以不择手段吗?”我问谭以琛 , 语气冰冷 , 不含任何的温度:“你有没有想过,乔老先生很有可能会死在南宫薰手上!”

    闻言,谭以琛突然笑了 , 那笑声里,染着明显的嘲讽。

    大笑过后 , 他以同样冰冷不含温度的语气问我:“那你有没有想过,你也有很大的可能,会死在邹北城、南宫薰甚至是顾凕的手里?”

    我瞬间语塞 , 不知该回什么好。

    电话那端传来一声冷笑,谭以琛的声音说不出是什么味道:“你以为失去亲人的只有你一个吗?乔伯伯的女儿在南宫世家组织的一次恐怖行动中被炸死了,尸体烧的面目全非,他就不恨了吗?他就不想亲自为他女儿报仇了吗?”

    “为什么你能把生命置之度外,给你的前男友和前男友的家属报仇,乔伯伯就不能赌上生命给他女儿报仇了呢?”谭以琛阴冷着调子质问我,说话的声音里染着明显的怒意:“你现在倒是知道着急了……你有什么好着急的?明明你也在做着同样的事……”

    我气不打一处来,厉声打断了他:“谭以琛,你别给我扯这个!我跟乔老先生的情况不一样,我的牺牲是必要的,他的牺牲是不必要的……你明明可以在南宫薰之前把乔老先生绑架了 , 然后让南宫薰派人过来监督!这样主动权就在我们手上,可你却没这么做!”

    “你觉得你的牺牲是必要的?”谭以琛完全抓错了重点:“你以为乔远黛只有你演得了是吗?”

    我尝试着跟谭以琛讲道理,谭以琛却一直把私人感情往里面带 , 我彻底火了,也不再跟谭以琛客气了 , 直言不讳道:“谭以琛,我们就事儿论事儿,现在说的是乔老先生 , 你别总往我身上扯,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在南宫薰之前把乔老先生绑架了?”

    谭以琛沉默了,很久很久都没有再说话。

    于是,我替他回答了:“你是不是觉得 , 南宫薰只有在有人质在手的时候 , 才能放下心来 , 上你的套,按你的计划往下走?”

    谭以琛还是没说话,我想我应该是猜对了。

    所以我接着往下猜:“你刚刚说,你会安排人到南宫薰那里去 , 以监视为由暗中保护乔老先生……你是不是还觉得 , 只要你把防范措施做足了,乔老先生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可可……”谭以琛似乎想解释些什么。

    我没给他这个机会,再一次厉声打断了他:“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是!”谭以琛也火了 , 说话的声音像在发狠:“没错,我是故意让南宫薰把乔伯伯绑走的,我早就猜到昨晚南宫薰一出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