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364章 乔妹妹,合作愉快
    中秋节的那天晚上,我躺在谭以琛怀里哭了很久很久 , 黎明之际,谭以琛开车把我送回了家。

    “别想太多。”我进屋的时候 , 他叫住了我,再一次沉声开导我道:“你应该知道,我有多爱你。”

    我先是一愣 , 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声音细弱蚊蝇的回答他说:“我知道。”

    后半句话我没有说出口:我也很清楚,你有多介意安辰的事。

    谭以琛上前一步,俯身在我额前落下一吻 , 揉着我的头哄我道:“乖 , 回去好好睡一觉 , 不许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过分,你把这些想法灌进了我的脑子里,却又不准我想,哪有这样的事?

    心中虽颇有微词 , 可我还是点了点头。

    我一向很乖 , 这可能是我唯一的优点了。

    和谭以琛告别后 , 我躺倒床上睡了很久很久。

    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我在桥上,安辰站在桥的左边,谭以琛站在桥的右边 , 他们都在叫我 , 我不知道该往那边儿走。

    桥的周围弥漫着漫天的雾 , 我看不清谭以琛和安辰的影子 , 也听不清他们在喊什么 , 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很清楚,桥右边的岸上站的那个黑影是谭以琛,而右边则是安辰。

    他们都在喊我,我必须得尽快回到他们的身边。

    可回到谁的身边呢?我犹豫了。

    不知所措的在桥上徘徊了很久后,我终于拿定了注意。

    于是我扯着嗓子 , 用我所能喊出的最大的音量对站在桥右边的谭以琛喊道:“你等我一下,我有话想对安辰说 , 等我把话说完了,我立刻过去找你……你一定要等着我!”

    喊完以后 , 我转过身,向桥的左边走去。

    随着我的靠近 , 安辰的身影越来越清楚了,而在他的身影彻底显现的那一刹那 , 我终于听清楚他在喊什么了。

    ——他声嘶力竭的冲我喊道:“可可!快回去,我已经死了 , 你不能再往前走了,阳间的路,在另一边!”

    “可……可我有话想对你说。”我焦灼道:“安辰,我想说……”

    我话刚起了个头,安辰就打断了我:“他走了……”

    “谁?”我没听明白:“谁走了?”

    “站在我对面的那个人。”安辰回答我说:“他走了。”

    我一听,彻底慌了,慌忙回头向桥的另一端看去。

    不知道是雾太大,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桥的另一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我绝望极了:“我说了让他等我的啊!他怎么能不等我呢?他……他为什么不等……”

    说话间,我把头扭了过去 , 想看看安辰,可把头扭回去的那一刹那,我突然发现:安辰也消失了!

    最后一个“我”字没能从我嘴里说出来 , 我站在空荡荡的独木桥上,我站在白皑皑的大雾里 , 孤身一人,举目无亲。

    然后……然后我就惊醒了,抓起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

    我伸手擦了擦额头上被吓出的冷汗 , 翻身晕晕乎乎的从床上下来了。

    我觉得口很渴,于是拿起杯子去倒水。

    可糟糕的是,我房间里的饮水机没水了。

    在心里爆了一句粗口后,我端着杯子 , 头重脚轻的向客厅走去。

    在客厅接水的时候 , 我突然有种古怪的感觉:家里 , 似乎过分安静了。

    乔老先生呢?没在家吗?

    ……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呢?

    “爸爸?”心底满是担忧,我忍不住喊了乔老先生两声:“你在吗爸爸?”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人回答我。

    不对呀,我突然清醒了:三点到五点是乔老先生工作的时间,这段时间他一般不会出去的!

    是他沉于工作没听到我喊他,还是……

    我不敢再往下想了 , 慌忙放下水杯 , 急匆匆的向乔老先生的书房走去。

    乔老先生的书房在二楼 , 我一路小跑过去,然后“啪”的一声推开了乔老先生书房的门。

    门开的那一刹那,我彻底僵住了。

    书房里一片狼藉,书架倒了一排 , 乔老先生工作的书桌也翻了 , 桌上放着的宣纸和大小各异的毛笔、钢笔以及羽毛笔全都摔倒了地上 , 彰显着不久前这房间里发生过的挣扎与暴力。

    乔老先生应该是被人掳走了 , 因为我看到窗户碎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 对方应该是直接破窗而入的,乔老先生看到有人闯了进来,想要逃跑,结果逃到书架那儿的时候被人拦住,强行拖了出去。

    天呐!我脑袋一阵发晕,踉跄着向后退了一步 , 若不是及时扶住了身后的墙,说不定我就跌倒了。

    是谁绑架的乔老先生?谭以琛和谭慕龙他们?还是……南宫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