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362章 极端病态的爱
    面对我的打趣,谭以琛凉飕飕的瞥了我一眼 , 然后摇头叹气道:“这个媳妇儿,不能要了。”

    “能!”我搂住了他的脖子 , 把头埋在他赤裸的胸口,软糯着调子跟他撒娇:“这个媳妇儿可好了,再多要一会儿嘛。”

    谭以琛被我逗笑了 , 不着痕迹的蛊惑我道:“那你给我松绑,松了我就多‘要’你一会儿。”

    我当然听得出他这话在暗示什么了,现在给他松绑,无异于自杀 , 我才不会那么傻呢。

    “不行哦。”我用食指戳了戳谭以琛结实的胸肌 , 慵懒着调子跟他说:“说好了今天晚上我主导的 , 你不能总引诱我给你松绑……你若是再这样,那下回你主导,我也不配和你了 , 专门给你捣乱 , 气死你。”

    “你若好好主导 , 我会不配合你?”谭以琛说话的语气里微微透出几分不悦来,他一阵见血的指出:“你根本就没想好好做,光想着怎么整我,我能配合你吗?”

    我下意识的便想反驳,可张了张嘴 , 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好吧 , 我承认他说的没错 , 我今天的目的根本不是上他。

    “夜色这么美 , 月亮这么圆 , 咱们再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你看这样好不好,你给我讲讲南宫薰是怎么算计你的,我给你松绑,别误了这大好的春宵。”我冲谭以琛抛了个媚眼儿,笑意盈盈的提议道。

    谭以琛压低了眼眉 , 沉思数秒后,他讨价还价道:“一直我主导也没意思 , 说实话,其实我挺怀念以前那个挖空心思讨好我的郁可可的……”

    他顿了一顿 , 话锋一转,重新提议道:“我可以给你讲南宫薰是怎么算计我的 , 但我讲完后,你得收起你那些小坏心眼儿 , 好好把游戏玩儿完。”

    “可以。”我答应了。

    谭以琛垂下眼帘,岑黑的眼眸里显出气氛愧疚来。

    “可能你也早就察觉到了吧 , 我在我哥和南宫薰的事儿上反应挺激烈的。”他叹了口气,棱角分明的脸上显出几分落寞来:“之所以没办法在这件事上放平心态,除了南宫薰委实可恶意外,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我很愧疚。”

    “愧疚?”我不由的蹙起了眉,满目不解的看向谭以琛:“你为什么要愧疚?”

    谭以琛咬了咬牙,脸上的表情甚至可以用痛苦来形容了。

    “因为……”他闭上了眼睛,英气的眉紧紧的锁着,额角青筋暴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他却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把它说出来:“因为当初是我建议他把那份资料交给南宫薰的……”

    我周身一僵:什……什么?!

    迎着我不可置信的目光,谭以琛苦笑了一声 , 说话的声音,是说不出的哀伤:“事发的前一天 , 我哥过来问我,责任重要 , 还是爱情重要。”

    他把头别到了一边儿,不愿再看向我。

    “我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是浪漫主义者 , 年少时期尤甚。”他继续往下讲着:“而且那时候我觉得我哥和南宫薰挺般配的,一个可劲儿造作,一个巍然不动……虽然很不想承认,但那个时候我真的挺羡慕我哥的 , 世界这么大 , 他却有一个女孩儿完全属于他。”

    谭以琛重新把头扭了回来 , 直视着我的眼睛,一句一顿的跟我说:“你懂那种感觉吗……南宫薰给我哥营造的那种感觉,她让我哥 , 以及我哥周边的人都觉得 , 她在这个世界上只需要我哥 , 只想要我哥,她不在乎任何东西,甚至不在乎她自己的生命,她在乎的 , 只有这场孤注一掷的爱情。”

    我并不知道南宫薰和谭慕龙的过往 , 所以我只能理解 , 而不能感同身受。

    不过 , 既然谭以琛都被骗到了 , 那想必南宫薰演得,肯定很逼真。

    “我说不出那种感觉。”谭以琛摇了摇头,剑眉锁的更紧了:“那是一种很极端的感觉,我不觉得这极端到病态的爱是装的,所以当我哥过来询问我的意见的时候,我跟他说……”

    他的语气变得哽咽了,鼻音尤其的重:“我说……‘丢一份资料而已 , 有什么大不了的?顶多挨个罚,受个处分 , 有老爷子顶着 , 他们难道还能开你军籍不成?建功立业的机会多的是,可能够让你心动的女孩儿 , 你这辈子,可能只能遇到一个’……”

    我沉默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去安慰谭以琛。

    这不是他的错 , 但这他改变不了他的自责。

    这时,躺在床上的谭以琛突然笑了 , 他一边笑一边说:“傻……真傻,又年轻又傻,我讨厌南宫薰,因为每次一看到她,我就想起这件事,想起我的愚蠢……她耍了我哥,从某种程度上其实也算是耍了我,我本该看穿她的诡计的,我本该阻止我哥的,可我没有……”

    “别说了。”我于心不忍 , 伸出食指挡在了谭以琛的唇边,颦眉道:“别说了,这不是你的错……”

    “可我输了。”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