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359章 这都是被逼出来的
    过度的惊愕让我一时间合不拢嘴,我抬起头来 , 满目不可置信的看向谭以琛,指着他手里的录音笔,结结巴巴的问他:“你……你……你什么时候……”

    “刚刚拿拉菲的时候。”谭以琛坏笑着回答道 , 随手又把录音笔给关了。

    我这才猛然想起,刚刚谭以琛放的那句话,好像正是南宫薰从他手里接过葡萄酒后说的话。

    原来 , 他拿拉菲招待南宫薰是假,趁机取出抽屉里的录音笔才是真。

    震惊中,谭以琛把那录音笔递给了我,凝视着我的眼睛 , 勾唇道:“我们可以做一场局。”

    我隐约中 , 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看样子我接下来得跟南宫薰打一场惊心动魄的“谍战”了。

    “这一次 , 无论是南宫薰还是邹北城,都休想再全身而退!”谭以琛伸手抚上我的侧脸,目光沉冷。

    闻言 , 我咬紧了牙,凉声补充道:“还有顾凕!”

    谭以琛笑了:“他是小角色 , 收拾他易如反掌。”

    这话并没有安慰到我 , 反倒让我满心凄凉。

    是啊,顾凕只是个小角色,可就是这样一个小角色,当初却把我折磨的求生不得 , 求死不能。

    这或许就是我和谭以琛还有南宫薰他们的差距吧 , 我所有的一切都是演出来的 , 小场合还能勉强应对 , 遇到高手 , 若没谭以琛救场,只有死路一条。

    谭以琛察觉到了我眸底的落寞,蹙眉轻声问我:“怎么了?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刚刚被枪吓到了?”

    我摇了摇头,伸手环住了谭以琛的腰,把脑袋埋到了他结实的胸口上,闷声道:“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有些内疚……我本可以做的更好的……”

    谭以琛沉默了,片刻后,他突然问我:“为什么你想做的更好呢?”

    我被他问懵了 , 大脑一片空白,一时间竟找不到合适的答案来回答他 , 而等我终于反应过来 , 知道该如何回答的时候,谭以琛却不给我回答的机会了。

    他扶着我的肩膀 , 目光真挚的凝向我,沉声道:“可可 , 我不想让你做的更好,因为你本来就不是做这个的 , 这些随机应变,勾心斗角不是你能通过看书或看电视什么的学到的,它们都是通过一场场担上脑袋的实战积累下来的,这过程很痛苦,也很危险,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半点儿也不想让你搀和到这些事情里来。”

    他眉头越皱越深,似海般深邃的眸子里,有我看不懂的难过。

    “你觉得南宫薰很厉害很酷是吗?”他问我 , 然后不待我回答,又自问自答道:“我告诉你 , 她其实一点也不酷,她很可怜……虽然也相当可恨 , 但真的可怜。”

    “这小魔头七岁就跟着她哥哥走货运货,刀尖儿上舔血般的活,她要是不够聪明敏锐的话 , 早就没命了。”

    谭以琛叹了口气,摸着我的头,语气忧伤的跟我说:“这都是被逼出来的……所以不要再变得更好了可可,答应我 , 暗刃计划结束以后 , 永远永远不要再搀和这些事了 , 去做你自己喜欢做的事,唱歌,演戏 , 逗逗小唐,给裴子秋介绍个对象……”

    我被他逗笑了 , 可奇怪的是 , 我笑的时候眼泪也跟着流下来了。

    为什么会流泪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心里又难过,又高兴,又心疼比南宫薰反应还要快 , 警觉力还要强的谭以琛。

    “你可愁死我了。”我抹着眼泪说:“裴子秋那块儿不开窍的硬石头,我上哪儿给他找对象啊?”

    谭以琛伸手替我勾掉了另一个眼角的眼泪 , 沉声鼓励我道:“连我哥那么不开窍的木头都有两个美女倒追呢 , 相信自己 , 你肯定能帮你们裴导脱单成功。”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 心底一片潮湿。

    这时,一道皎洁的月光从窗口映了进来,刚好打到了我的脸上。

    我一愣,下意识的扭头顺着这如霜般银白的月光向外看去。

    窗外,一轮圆月挂在浩瀚无垠的夜空里,圆月的四周 , 挂着一圈淡红色的光晕。

    哦……我恍然大悟:原来月晕指的是月亮周围突然出现的这个淡红色的光圈啊。

    “好漂亮。”我伸手搂住了谭以琛的腰,把脑袋靠在他胸口 , 痴迷的盯着窗外的圆月出神。

    谭以琛也侧过身来 , 抬头凝向窗外。

    盯着月亮看了一会儿后,他突然跟我说:“这就叫花好月圆吧?”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抬头看向谭以琛,颦眉问道:“哪儿有花啊?”

    他低头凝着我 , 眉目含笑:“我眼睛里呢。”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定睛向他的眼睛看去 , 然后便在他黑曜石般的眼眸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讨厌!”我锤了他一下 , 脸上却藏不住的笑着。

    谭以琛搂住了我的腰,俯身到我耳边低喃道:“你还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