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347章 私会
    邹北城周身一僵,岑黑的眸子,明显睁大了:“你……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了呢?”

    我嗤笑一声 , 毫不留情的拆穿了他的谎言:“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你还跟我装蒜是不是?行,那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 , 我再问你一次,你今天来找我,是不是因为南宫薰告诉了你我身上吻痕的真相?”

    邹北城不说话了,英气的眉紧皱着 , 脸上的表情有些落寞。

    我失望至极,咬牙对邹北城说:“你有老婆我可以忍,你老婆暗中买凶谋杀我,你却因为她怀孕了对此事改不追究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 毕竟她肚子里怀着你的骨肉 , 这种情况下你若找她兴师问罪确实很不是东西。”

    说到这里 , 我停顿了下,猛然伸手揪住了邹北城的衣领,因为情绪过于激动以至于我说话的时候全身都在发抖:“但这不代表我低你一等!且先不说我没跟别人睡 , 就算我跟别人睡了,也轮不到你来嫌弃我!”

    言罢 , 我狠狠的推了邹北城一把 , 然后愤然转身,扬长而去。

    邹北城没有追过来,但是我一点儿也不担心,因为我知道 , 他肯定还会再来找我的,

    ——等他想好说辞以后。

    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 , 距离我和谭以琛约定好的“幽会”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 我一脚踩下油门 , 极速向谭家赶去。

    想象之中 , 谭家应该是个相当宏伟壮阔的地方,占地面积大,各种庭院、花园、溪流、假山……应有尽有,别墅成群,就像外国小说里的某个山庄一样,主别墅四周围着不少不如住别墅有气势 , 但装修依旧别致的小别墅,这些别墅被围墙围了起来,入口处守着爱岗敬业的警卫兵……

    可实际上 , 我完全想歪了 , 谭家根本不是这样的。

    真正的谭家其实就是一栋极其普通的民居楼,一共三层 , 那楼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墙面因年代久远而泛着一种说不清的陈旧感。

    这房子唯一比较特别的地方就是院子特别的大 , 从门口向里看去,院子里种着不少花花草草 , 有很多品种都相当珍贵,由此可见,谭老爷子应该是个喜欢摆弄花草的人。

    刚把车开到这边儿的时候,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对着手机上的地图再三确认,这才敢相信这里就是谭家。

    恩……可能当官的住的地方都比较低调吧……我在心里默默的下着结论。

    据谭以琛所说,他家有两个门,大门在正东方,侧门则在西南角的巷子里 , 那侧门连着他家的后花园,八点左右的时候 , 他会偷偷把侧门打开,方便我进来。

    于是我把车停到了马路边 , 一溜烟儿的进了西南角的小巷子。

    小巷子有点儿黑,由于我是来“幽会情郎”的,所以我也不敢打手电筒 , 只好摸黑前行。

    好在今天晚上的月亮够亮,所以我大概还是能看清路的。

    在小巷子里走了大概五六分钟,我终于找到了谭以琛口中所说的“侧门”。

    侧门虚掩着,我扬唇一笑 , 蹑手蹑脚的进去了。

    进去后 , 我把侧门的锁扣上了 , 以防除我以外的人再进来。

    谁料,我刚把锁扣到铁环儿上,便有人从身后抱住了我。

    “你迟到了。”那人咬着我的脖子 , 在我耳边低笑道:“我等了你好久。”

    不用转身 , 我也知道身后咬我脖子的人是谁。

    于是我笑了 , 懒洋洋的回答他:“没有迟到哦,我说的是八点到九点之间过来,现在刚到九点。”

    “可我八点就在期待了。”谭以琛把手伸到了我的衣服里,用力的捏了下我的胸。

    另一只手他本想伸进我的裤子里的 , 奈何我穿的是紧身裤 , 裤子里根本没他手的容身之处。

    “你为什么要穿裤子?”谭以琛颇为不满:“又不用你翻墙,你就不能穿个好脱点儿的衣服吗?”

    闻言 , 我扬唇一笑 , 这才慢条斯理的转过身来。

    凑巧的是 , 月亮刚好在谭以琛那一边儿,所以我转身的刹那,月光撒到了我的脸上,将我妆容精致的脸呈现到了谭以琛跟前。

    一向精明的谭以琛,这次却没看出我的用意来。

    他伸手捏了捏我的脸,笑着跟我说:“虽说咱们这是‘私会’ , 可你也没必要打扮成小流氓啊……小流氓妆还不如崔莺莺妆应景呢。”

    崔莺莺是戏曲《西厢记》里的主角,戏曲里有一段儿她在丫鬟的指引下私会情郎张生的桥段 , 谭以琛连这都知道 , 可真够博学的。

    “我这不是小流氓妆!”我鼓起了腮帮子,气呼呼的瞪着谭以琛:“你再好好看看。”

    闻言 , 谭以琛装出一副认真观看的模样来,然后恍然大悟般“哦——”了一声。

    我激动不已:“怎么样,看出来没?”

    “没。”谭以琛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