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346章 对峙
    我僵在门口,满目震惊的看向门外的不速之客 , 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该说些什么 , 做些什么。

    对峙中,邹北城率先开了口。

    “这身衣服很适合你。”他笑道:“把你衬的很英气,我险些都要认不出来你了。”

    正所谓做戏要做全套 , 今儿个我既然打算走南宫薰的御姐风范,当然不能只化妆,衣服也得配套走。

    我平常喜欢穿裙子,连衣裙 , 礼裙 , 半身裙 , 包臀裙……各种风格的裙子我都能驾驭的了,但南宫薰喜欢穿裤子,可能是因为裤子方便大家吧。

    所以我今儿个破天荒了穿条黑色的高腰紧身裤 , 上身配着一件浅棕色的高领线衣 , 线衣外披着件酒红色的皮夹克 , 这一身穿下来,要多帅气,就有多帅气,跟我以往的穿衣风格大相捷径。

    我当然不会告诉邹北城我穿成这样是为了去逗谭以琛 , 于是我动作幅度很小的轻笑了一声 , 看似漫不经心的回答邹北城道:“我失恋的时候一般喜欢做两件事 , 第一件事是寻找新的猎物 , 让自己迅速从情伤中脱离出来 , 若这伤太深,我就会去做第二件事——改变自己的外观,让自己以全新的形象出现,好尽快抛掉过去。”

    这话果然刺伤了邹北城,邹北城皱紧了眉,看向我的目光里写满了歉意。

    “远黛 , 这些天我其实一直在想你。”沉默良久后,他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般 , 双手握着我的肩膀 , 凝视着我,一字一句语气真诚的向我致歉道:“昨天是我不好 , 我把话说的太重了……我其实并不是那个意思的,我只是……我当时只是太生气了……”

    邹北城的话令我倍感惊讶:他居然向我道歉了?

    不会吧?他这种贞操观念极重的男人,竟真不介意我背着他爬上了别的男人的床?

    还是说,在某个我不知道的时刻 , 我的“好闺蜜”南宫薰履行了自己的诺言,帮着我向邹北城撒了慌?

    我觉得这个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我刚从南宫薰家里出来没多久 , 我出来的时候,南宫薰还在和谭慕龙吵架,她自己的感情问题都没办法解决,哪儿有时间帮我解决邹北城?

    “我们好好聊聊好不好?”邹北城凝向我的目光里,竟染上了几分恳求:“我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我保证绝不会再像昨天那么混蛋了。”

    说实话,我挺想跟邹北城聊聊的,但不是现在。

    这都快七点了,我得赶紧赶到谭家去,不然的话 , 谭以琛肯定饶不了我。

    可我又不能就这么把邹北城撵走,暗刃计划还在继续 , 现在是给邹北城“枣”吃的最好时机。

    顷刻间,我又陷入了两难之境 , 不知该如何是好。

    恰好,这时乔老先生的声音从屋里传了过来:“远黛,你是要出去吗?今儿个是中秋,记得回来吃团圆饭!”

    我灵机一动 , 慌忙抓住邹北城的胳膊,做贼心虚般把他拽到了巷子里,怒不可遏的训斥他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别到我家里来找我!我爸已经怀疑我跟你有一腿了,你还隔三差五的过来……有事儿就不能给我打个电话约我出去说吗?”

    邹北城半个月前受的伤应该还没好利索,被我这么不知轻重的一拽 , 他倒吸了口冷气 , 表情异常痛苦。

    我这才想起他昨天还在住院 , 于是连忙收起了凶恶的嘴脸,佯装出一副心疼不已的模样来,上前嘘寒问暖道:“怎么了?我是不是弄疼你了?你……你怎么突然就出院了?昨天那个护士不是说还得再留院观察两天吗——你是不是偷偷溜出来的?”

    邹北城捂着自己的腹部,面色煞白 , 显然我刚刚拽他的时候伤到了他还未痊愈的伤口。

    可他却摇头说不碍事 , 还笑着跟我开玩笑 , 说我亲他一下就不疼了。

    这苦肉计用的可真够高超的,若站在我面前的是谭以琛而不是邹北城的话,我一定会踮起脚尖亲遍他全脸。

    可惜,他是邹北城。

    “快回医院去!”我冷着脸撵邹北城道:“有什么事儿等你养伤好了再说。”

    闻言 , 邹北城岑黑的眸底骤然染上了笑意。

    “你在心疼我吗?”他拉着我的手 , 弯着眼睛问道。

    我把头别到了一边儿 , 赌气般的回答:“我才没心疼你呢!我只是不想让你死在我家门口 , 害我缠上官司。”

    “嘴硬。”邹北城伸手点了点我的鼻子 , 眸底笑意更深了。

    我心里一阵无奈:大哥,我现在真的没工夫跟你调情,你饶了我行不行?

    时间紧迫,我决定速战速决,早点儿收拾了邹北城,好去“幽会”谭以琛。

    于是我抬起头来,皱着眉头凝向邹北城 , 沉声跟他说:“邹北城,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没办法跟你好好聊……这样 , 你先回医院 , 我明天去看你,有话咱们明天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