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345章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中秋节?听到这四个字,我恶向胆边生:谭以琛 , 这可是你自找的……我本想宽宏大量放你一马,可你自个儿送上门来,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一个恶毒的计划逐渐在我心中显出雏形 , 我勾唇笑了。

    “中秋节你不回家看你爸妈吗?”我佯装不经意的问谭以琛:“这可是团圆节,像你们这种大家族,应该有安排聚会和晚宴吧?”

    “有倒是有,不过也不会吃一晚上。”谭以琛笑着回答我:“基本不到九点晚宴就结束了……晚饭不跟你一起吃,你不会介意吧?”

    闻言,我笑得邪恶:“好介意哦……”

    谭以琛可能没料到我会这么回答 , 他先是一愣,但很快又笑了。

    “那怎么办呢?”他哄小宝宝一样的问我:“要不我别回家了?”

    既然他把我当小宝宝哄,那我就用小宝宝的语气回他话:“这怎么能行呢?你要是不回家的话,你爸爸妈妈肯定会觉得我是狐狸精 , 勾得你都不回家了……我还没过门 , 他们就不喜欢我了。”

    “那只能选择牺牲我哥了。”谭以琛一本正经的表示:“如果他今晚没能回去吃饭的话 , 那我回不回去都是小事儿了。”

    我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不愧是“坑哥小能手”,谭以琛,你够坏!

    笑够了后 , 我很是不解的问谭以琛:“为什么你哥若是不回去的话,你回不回去都没关系了?难道你爸妈更重视你哥吗?”

    “没这回事儿。”谭以琛潇洒的表示:“我爸我妈对我和我哥都是一视同仁的 , 但是我小嘛 , 如果我和我哥一起犯错的话,骂我的时候我就可以说我是跟我哥学的,到时候‘火力’的重心不就全转移到他身上了吗?”

    我目瞪口呆:“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还有,这哪里一视同仁了?

    “朕的良心不痛。”谭以琛恬不知耻道:“不仅不痛,朕还给这一招起了一个特别好听的名字,叫‘牺牲老大自保法’。”

    谭慕龙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这辈子竟投胎成了谭以琛的哥哥?

    我心里对谭慕龙同情不已。

    这更加坚定了我“教训”谭以琛的决心 , 这货太得瑟了,不收拾不行!

    于是我暂时将不相干的想法搁置到了一边儿 , 嘟起了小嘴儿 , 闷闷不乐的问谭以琛:“为什么你只想着从家里偷偷跑出来见我 , 却不愿意带我回家跟你一起吃晚饭呢?你是不是嫌弃我,觉得我配不上你啊?”

    “是啊。”令我意外的是 , 谭以琛居然认同了我的话,这老狐狸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来,用一种极为无奈的语气跟我说:“带邹北城的情妇去见我爸妈,我压力确实挺大的。”

    我默默的低下了头,终于幡然醒悟:和谭以琛斗,我果然还是太嫩了。

    偏偏谭以琛还不饶我 , 故意装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来逗我:“不过没关系,为了你 , 再大的压力我也愿意扛 , 如果你想见我爸妈的话,咱们今晚就去见。”

    顷刻间 , 我的斗志又重新被点燃了:谭以琛这家伙实在是太坏了,不让他吃次瘪 , 我不甘心。

    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他了!

    “那好啊,今晚我去你家找你……等着我哦。”我接过谭以琛的话茬儿 , 笑意盈盈的表示。

    谭以琛的语调变得玩味儿起来:“你……来找我?”

    “对啊,既然你嫌人家是邹北城的情妇,走正门会令你颜面无光,让你压力山大,那人家只好走后门,偷偷的去看你咯。”我南宫薰附体,开始得理不饶人。

    我这句话的重点本在“谭以琛嫌弃我”上,想借此深深的谴责谭以琛一番,谁料 , 谭以琛却把重点放到了“偷偷去看他”上面。

    大色狼嗓音暗哑,语调里有按捺不住的兴奋:“所以你是打算……私会咯?”

    私会你大爷!我在心里愤恨不已的骂着谭以琛:怎么什么话你也能往不健康的方向去联想?你脑子里住着一只大火车吗?

    怎么就污成这样了!

    心中虽颇为不爽,但我表面上还是不遗余力的在勾引他:“你说呢?”

    就让他觉得我是过去跟他偷情的好了,他期待感越高,我损他的时候成就感就会越高!

    “人家很像看看你长大的地方呢……”我娇笑连连,语气分外暧昧:“想脱光了躺到你小时候睡过的床上……”

    谭以琛的呼吸声明显加重了:“小东西 , 你要是撩了我半天,今晚不过来,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欸……这么说来,不过去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啊!

    就是后果有点儿惨重……

    “那你记得在晚上八点到九点的时候 , 把后门的警卫兵支走哦。”我软糯着调子向谭以琛撒娇道:“人家不是南宫薰,可翻不动墙。”

    难得的,谭以琛竟没听懂我的暗示 , 相当爽快的应下了我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