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340章 八月十五月正圆
    那一瞬间,我脑海里猛然闪过谭慕龙曾经跟南宫薰说过的一句话——“输赢已经不重要了 , 重要的是,我的心结揭开了 , 我不恨你,也不爱你……我对你完全没感觉。”

    我这才恍然:原来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一句话,不是我不爱你了 , 也不是我恨你入骨,而是我对你没感觉了。

    恨尚能让你在对方心中长驻不走,可没感觉……那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我于心不忍,长叹一口气问南宫薰:“你何苦呢?”

    南宫薰笑了下,那笑容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 反正看在人眼里 , 便会让人觉得莫名的难过。

    “我必须留下来。”她闭上了眼睛 , 月光在她小扇子般又长又密的睫毛上镀了一层银霜,她的脸看上去好看极了:“我有不得不留下来的理由。”

    “什么理由?”我问。

    闻言,她身子明显僵了一下 , 狭长的狐狸眼 , 微微睁开了四分之一 , 目光清冷又妖异的瞥了我一眼。

    片刻后,她又重新闭上了眼睛,苦笑道:“你不会懂的……”

    我笑了:“你不说,我肯定不懂。”

    南宫薰没有接我的话茬儿,只是自顾自的又喝掉了小半瓶葡萄酒 , 于是我知道 , 她永远也不会跟我解释她那“不得不留下来的理由”是什么。

    那瓶葡萄酒很快便被南宫薰喝完了 , 她随手把酒瓶放到了地上 , 不知是因为她放的太漫不经心 , 还是因为河边布满乱石,极不平坦,她刚一松手,酒瓶便直勾勾的倒了下去,然后沿着由大小不一的石头组成的凹凸不平的斜坡“咕噜咕噜”的滑了下去,“咚”的一声掉进了河里。

    多愁善感的我 , 隐约中感觉此时此刻沉进冰冷的湖底的,不止是那个酒瓶。

    南宫薰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个酒瓶上 , 她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酒瓶掉河里去了一样 , 单手支着下巴,抬头目光迷离的凝向空中的明月,拖长了腔调感慨道:“好圆啊……”

    我愣了两秒 , 下意识的扭头顺着南宫薰的目光向半空中看去。

    扭头的刹那,灰暗且广阔无垠的天空和皎洁程亮的明月一起映入眼帘 , 我被眼前的美景所震撼,不由自主的附和南宫薰道:“是啊……明天就是八月十五了 , 明晚月亮会更圆。”

    南宫薰的身子又是一僵,脸色也变白了。

    “八月十五……”她喃喃着:“八月十五……”

    我的目光一直定格在月亮上,所以没注意到南宫薰惨白的脸,也没留心她说了些什么,只是自顾自的笑着:“八月十五可是团圆节,按照传统,是要一家人聚在一起吃月饼,喝美酒,吟诗作对赏月亮的……结果咱俩提前喝酒赏月了。”

    我一边儿笑着 , 一边儿回头去看南宫薰,这一看 , 却是彻底惊呆了。

    夜色太朦胧,月光太皎洁 , 我在南宫薰眸底,隐约看到了泪光。

    我很肯定她哭了,尽管她噙在眼角的那滴眼泪并没有落下来 , 我也没在她精致到无可挑剔的脸上找到泪痕,可她通红的眼睛早已彰显了一切。

    通常情况下,如果我见到有女孩儿在我面前红了眼睛,我一定会竭尽所能的去安慰她 , 鼓励她 , 可此时此刻 , 我却无法对南宫薰说出一句安慰的话。

    极快的瞥了南宫薰一眼后,我便重新把头扭了回去,假装自己什么也没看到 , 继续絮絮叨叨的说月亮 , 说美酒 , 甚至说李白,却识趣的不再去说家人和团圆。

    我不知道南宫薰的过去,所以也无法理解她的眼泪和坚守,我所能做到的 , 只是给她足够的酒 , 给她足够的空间 , 让她痛痛快快的醉一场 , 让她在我“不注意”的时候 , 把眼角噙着的那滴眼泪流下来。

    时间在无声无息间溜走,转眼间已到深夜,南宫薰干掉了五瓶葡萄酒,我喝了三罐啤酒。

    南宫薰明显已经醉了,说话含糊不清,甚至连坐都坐不稳了。

    见状 , 我费力的站起身来,走到南宫薰跟前 , 伸手去拉南宫薰:“走吧 , 我送你回家。”

    南宫薰却拍掉了我拉她的手,小孩子耍赖般的躺到了地上 , 死活不起来。

    “我不回去!”她跟我耍着酒疯:“乌龙茶不让我喝酒……我骗他说我已经戒烟戒酒了……他……他要是闻到我身上有酒味,会……会生气的。”

    我忍不住笑了 , 心里却有些酸涩。

    努力将不相干的情绪搁置到一边儿,我问南宫薰:“那你这么晚不回家,乌龙茶就不生气了吗?”

    闻言 , 南宫薰突然笑了,笑得特别的夸张,几乎要把眼泪都笑出来了。

    “不担心。”她在地上滚了一圈儿,丝毫不介意沙土和杂草弄脏她的衣服:“他才不会担心我呢……他……他巴不得我早点儿死在外面……哈哈哈哈……”

    你倒挺有自知之明,我无意义的笑了下。

    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