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336章 一无所有
    糟糕!糟糕透了!我从邹北城病房里出来的时候,只觉得万念俱灰:我今晚过来 , 明明是想给邹北城甜头吃的,怎么就闹到分手这一步了呢?

    这篓子可捅大了,我感觉哪怕是谭以琛 , 也无力回天了。

    正烦躁着,南宫薰居然给我打了个电话。

    我本没心思去应付南宫薰,但转念一想 , 现在邹北城这条线差不多已经快断了,日后我想接触“第一通道”,怕是只能从南宫薰下手了。

    尽管南宫薰现在已经隐退,但怎么说呢?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 若是我能凭着手里这百分之十的股权忽悠忽悠南宫薰 , 让南宫薰把她弟弟介绍给我认识 , 那事情说不定还有转机。

    这样想着,我深吸了一口气,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端许久都没有人说话 , 我心里一阵狐疑 , 忍不住开口询问道:“大小姐,怎么回事儿啊?打通了电话却不说话……逗我玩儿呢?”

    南宫薰似乎苦笑了一声 , 那声音很轻,轻到我甚至无法确定她到底笑了没笑。

    “心情不好,想找人聊聊天。”冗长的沉默后,南宫薰终于开口了。

    她的声音很失落——这还是我第一次接触到失魂落魄的南宫薰。

    即便是几天前我和南宫薰、林即白喝得酩酊大醉的时候 , 南宫薰也不曾以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过话 , 所以我一下子就被她给吓到了。

    “怎么了?”我关切的问道:“谁欺负你了?谭慕龙吗?”

    电话那端又是一阵沉默 , 良久后 , 南宫薰否认了:“怎么可能啊?谭慕龙哪儿欺负得了我……我欺负他还差不多。”

    她努力的在笑 , 努力的想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潇洒放荡,满不在乎,可因为太过努力了,反倒让我听出了她是真的难过。

    我知道她不是那种能轻易向别人吐露心声的女人,所以我也没有强迫她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我,而是顺着她的意思跟她说:“那好 , 你想找人聊天,那我们就随便聊聊吧……刚好我也失恋了 , 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找你。”

    “别过来。”令我意外的是 , 南宫薰居然拒绝了我的求见:“我想一个人呆着。”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下 , 然后又笑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神经病?一个人呆着嫌太寂寞,你来了我又嫌你烦。”

    闻言我也笑了 , 一阵见血的指出:“那是因为你想找人陪,可那个人不是我 , 你期待的那个人不肯陪你,我这个‘备胎’当然招你烦了。”

    南宫薰可能觉得我的话挺有道理的,回了我几声清笑。

    浅笑过后,她感慨道:“其实仔细想想也挺可悲的,我想找人聊天,找来找去,却只找到了你。”

    我不高兴了:“你什么意思啊,嫌弃我是不是?”

    “不是嫌不嫌弃的问题。”南宫薰说:“我只是觉得如果你有心事肯定是不会找我说的……你懂我的意思吗?我们认识,但不是朋友,而谈心 , 往往是朋友间的互助。”

    女人果然比男人要敏感,尽管我和南宫薰一起做过生意 , 一起冒过险,一起宿醉过 , 可我们两个心里都很清楚,我们不是朋友,从来都不是。

    “可能正是因为我们不是朋友 , 所以你才会找我倾诉吧。”我叹了口气,浅笑道:“你不必在乎我的看法,所以能卸下所有的伪装,我也不会嘲笑你有多狼狈 , 因为我比你好不到哪儿去。”

    这话说服了南宫薰 , 静默片刻后 , 她邀约道:“一起喝一杯吧,带上酒,到白鹤镇海华小区来找我。”

    “白鹤镇?”我吃了一惊 , 甚至有点儿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听错了:“你怎么跑那小破地方去了?体验生活啊?”

    白鹤镇在青浦区 , 离市中心老远了 , 我开车过去起码得两个半小时——这还是在不堵车的情况下,若是堵车,三四个小时都是有可能的。

    奇了怪了,南宫薰之前都是在市中心活动的啊 , 怎么突然就跑白鹤镇去了?我满心狐疑。

    南宫薰却懒得多做解释 , 只敷衍了我一句“说来话长”就把我给打发了。

    “那你就长话短说呗。”闲着也是闲着 , 我跟她斗起了嘴。

    “有酒我才说。”小魔女讨价还价道:“要烟要酒 , 价钱和牌子我不在乎 , 量够就行。”

    我哭笑不得:这家伙,简直比我见过的最嗜酒如命的酒鬼酒瘾还大,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健康活到这么大的。

    应南宫薰的要求,我拐到超市买了一箱葡萄酒,又拎了两大扎啤酒,感觉量差不多后 , 我让超市的服务生帮我把酒搬到后备箱,然后开车向白鹤镇走去。

    难得的是我路上居然没堵车 , 一路通行无阻 , 两个小时左右就赶到了南宫薰说的地点。

    南宫薰站在小区门口等我,见我把车停下来了 , 她不待我下车,直接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