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335章 分手
    谭以琛在情动之时喜欢咬我的锁骨和脖颈,变成乔远黛后 , 怕被邹北城看出端倪来,我好说歹说 , 他终于改掉了咬我脖子的毛病。

    锁骨比较好遮,我就没逼着他改,但中午的时候我俩都挺激动的 , 刚做的时候又是站着来的,所以彼此都没怎么注意,谭以琛在我脖子上种了好多“草莓”。

    为了遮挡这些草莓,我出门的时候选了一件蕾丝高领的连衣裙 , 这连衣裙是半镂空的 , 胸部及胸部以下是不透明的暗红色布料 , 胸部以上是黑色的蕾丝镂空料子,蕾丝上绣着妖娆的玫瑰,刚好把我脖子和锁骨处的吻痕挡住了。

    我以为这就能侥幸过关 , 但不幸的是 , 邹北城的眼睛实在是太尖了 , 我刚刚坐到他对面的时候,脖子扭动了下,隐藏在蕾丝领下的吻痕显出一角,刚好被邹北城看了个正着。

    邹北城眸底的怒意丝毫不加掩饰 , 他猛的把我按到了床上 , 抬手动作粗鲁的把我连衣裙上半部分的蕾丝镂空处扯裂了。

    裙子裂开的那一刹那 , 我上半身的吻痕和齿印完完整整的暴露在邹北城的眼前 , 邹北城的眼睛骤然变得猩红。

    “贱人!”

    他抬手就想给我一巴掌 , 这巴掌刚举起来,我便目光阴冷的瞪了他一眼,将他这一巴掌生生瞪了回去。

    他扬起的巴掌停在半空中,落下也不是,不落下,也不是。

    “邹北城 , 我是贱人你是什么?”我冷冰冰的问他:“渣男?那我们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是挺般配的。”

    邹北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 他的表情甚至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可我并不怕他 , 因为几天前我已经跟他说的很清楚了,我能容忍他有老婆和孩子 , 那他也得忍着我有别的男人。

    所以我并不理亏,他没资格站在道德至高点上指责我水性杨花。

    邹北城收回了扬起的巴掌 , 然后捏紧了拳头,因为捏的太过用力 , 我看到他额头和手背上全都爆着青筋。

    “是裴域吗?”他强压怒意,语气狠厉的问我。

    我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不卑不亢:“这好像不管你的事儿吧?”

    “嘭!”的一声,我话音落地之际,邹北城一拳砸到了我左边的床板上,直接把那木质的床板打裂了:“我问你碰你的人是不是裴域!”

    邹北城那是势若雷霆的一拳就打在距我左耳不到五厘米的地方,我能清楚的听到床板裂开的声音,这令我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一拳若是落在我的脑袋上,我脑浆估计都能被他打出来。

    说不害怕那是假的,那一瞬间,无数被绿的男人杀恋人泄愤的新闻在我脑海里飞速的闪过 , 我感觉自己背后全是冷汗。

    可我表面上还是得佯装镇定,红楼梦里的袭人姐姐说过:两人谈恋爱的时候 , 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 对错先不管,气场最重要。

    我抬眸凝向邹北城,朱唇轻启 , 语气清冷的把邹北城当初跟我说过的话又还给了他:“周瑜哥哥,你想要的是忠诚,还是风花雪月?”

    邹北城周身一僵,黑色的瞳孔明显颤动了一下。

    他锁着眉,凝向我的目光里 , 蕴含着诸多感情:愤怒、震惊、悲凉……还有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痛苦。

    他就这么注视着我 , 看了好久好久 , 然后突然凄凉的笑了。

    “你走吧。”他把头别到了一边,说话的声音染着几分哽咽:“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我突然有些恼了:他这是什么意思?嫌我脏吗?那他怎么不嫌他自己脏啊?他老婆肚子都被他搞大了,“乔远黛”起码没怀着别人的种!

    “邹北城,一周前我们可说好了的。”我咬牙启齿的提醒他:“我不再过问你老婆的事儿 , 你也不能干涉我脚踏几只船。”

    闻言 , 邹北城拿眼梢冷冰冰的扫了我一眼 , 凉声道:“我没答应。”

    我气急,却也无话可说,因为那天他确实没答应——我没等到他做出回答,就拎包潇洒的走了。

    “你什么意思?”我问他:“你是想跟我分手吗?”

    我以为拿分手逼一逼他 , 他肯定会妥协的 , 可我显然忽视了这个男人性格中传统的一面。

    很久以前谭以琛曾跟我分析过邹北城 , 他是这么说的:邹北城是一个充满激情 , 喜欢刺激 , 接受力强但又相当传统的男人,他的传统性表现在阶级观念和男女不平等的意识,换句话来说,你只有身价够高,他才会给你尊重,但这尊重不能代表你们已经平等了。

    可能是邹北城隐藏实在是太深了吧 , 我慢慢的只记得邹北城的喜爱刺激和充满激情这些特征,却忘了他的传统性。

    传统思想里 , 女人不忠是大罪 , 失身的女人就不配再站到自己夫君的身边,尽管夫君三妻四妾 , 但作为妻子,扔不应该越过雷池半步。

    这思想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