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333章 最好的机会
    面对我的告白宣言,谭以琛笑容淡然:“那我可就等着了。”

    我冲谭以琛抛了个媚眼儿,自信满满的表示:“你就等着大跌眼镜吧!”

    这时 , 一阵恼人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我和谭以琛的打情骂俏。

    我认出了那是我的手机铃声 , 可我并不想去接——此时此刻,我只想窝在谭以琛怀里睡懒觉。

    可给我打电话的那个人却相当的固执,手机不厌其烦的响着 , 大有我不接,它就不停之势。

    我无可奈何,抬头在谭以琛脸上亲了一下,轻声道:“等我一下 , 我关个机就回来。”

    言罢 , 我从床上爬了下去 , 顺着手机铃声来到客厅。

    刚刚进门的时候,我被满室的玫瑰惊到,把包掉到了地上 , 后来又和谭以琛干柴烈火的亲热 , 没工夫把包捡回来 , 就用脚把它踹到了屋里。

    踹的时候没注意,现在一看,顿觉心疼:由于包包的口没有封严,里面装的化妆品撒了一地 , 手机也摔出来了 , 屏幕裂了一条巨大的缝。

    幸运的是我贴着钢化膜 , 只是我那瓶超贵的香奈儿香水被摔破了……不行,一会儿接完电话我得找谭以琛给我报销!

    ——要不是他“勾引”我,我也不至于这么残忍的对待我的包包!

    我一边儿在心里愤恨不平的“谴责”着谭以琛 , 一边儿伸手把仍在震动的手机捡了起来。

    给我打电话的是邹北城 , 我拿着手机,只觉得自己拿的是一块儿烫手的山芋,接,不情愿,不接又不行。

    最后,责任感战胜了不情愿 , 我闷闷不乐的按下了接听键。

    “你在哪儿?”邹北城的声音很冷很沉,怒意丝毫不加掩饰。

    他生哪门子气啊?我满头雾水:我最近可没招他!

    “外面呢。”我随口敷衍他道 , 语气慵懒。

    邹北城怒意更深:“我问的是具体位置!”

    他上来就发火 , 还限制我人生自由,我也来脾气了,没好气的回他道:“你管我具体位置做什么?我又不是你囚禁的犯人!”

    邹北城貌似被我气到了,骤然抬高了音量:“你是不是和裴域在一起?”

    我终于反应过来邹北城在生什么气了——看样子 , 他在网上看到了我向唐鸣风索吻的视频。

    只不过,谭以琛看这段视频的时候 , 关心的是我高不高兴,而邹北城看这段视频的时候 , 关心的是我究竟是跟谁一起去看的首映。

    “邹北城,你好像无权过问这件事儿吧?”我笑声阴冷:“咱们不是说好了吗?我不再拿你老婆孩子的事儿为难你,你也不能阻止我有用别的情夫。”

    邹北城的声音压低了,我能听出来,他在竭力的克制自己的怒意:“远黛,裴域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他接近你只是想从你口中套出一号通道的线索,然后把我们一窝儿端了,你懂不懂!”

    一号通道?我的瞳孔不自觉的睁大了:这是什么东西?难道是邹北城和南宫薰“走货”时用的线路的简称吗?

    在邹北城身边潜伏了这么久,他终于露出马脚,跟我提起“走货”的相关事宜了!

    我强行按捺住心底的激动 , 装出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冷笑道:“我当然知道了——我就是拿南宫薰的名字引他上的钩,又怎么会不知道他在打什么鬼主意?”

    这话成功的把邹北城给唬住了 , 他语塞了片刻,然后不解的问我:“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引他上钩’?”

    我觉得我有必要去医院看邹北城一趟了。

    “电话里不方便说。”我轻笑道:“晚上我去看你,到时候再跟你详细解释。”

    邹北城却没耐心等到晚上,厉声命令我道:“你现在就给我过来!”

    “抱歉 , 做不到。”我毫不客气的回绝了他:“再重申一遍,邹长官,我不是你手底下的病,少拿命令的语气跟我说话!”

    言罢 , 不待邹北城回答,我便擅自挂断了电话,还吃一堑长一智的关了机。

    做完这一切后,我拍了拍手 , 心满意足的回了卧室。

    卧室的门是开着的 , 所以我刚刚跟邹北城说的话谭以琛大概也听了个八九不离十 , 我一进门,他就夸赞我道:“不错嘛,都学会用裴域来混肴邹北城的视听了……宝宝,你可以出师了!”

    我听了个云里雾里,满头雾水的问谭以琛:“什么混肴视听?”

    谭以琛愣了下 , 尴尬的问我:“你刚刚不是想用裴域来诈邹北城 , 好让邹北城把注意力全都放到裴域身上,无暇顾及我和我哥吗?”

    我站在门口沉思了两秒,然后坚定的点了点头:“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

    谭以琛看向我的目光里突然写满了鄙视:“你其实就是跟裴域出去看了场电影 , 没想到会被邹北城抓包,所以顺口编了个幌子糊弄他对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