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330章 一室玫瑰
    现在是下午三点半,我从包里掏出手机,发短信问谭以琛:“你在哪里?”

    几秒钟后 , 手机震动了一下,谭以琛回复我道:“在家等你。”

    我扬唇笑了 , 把手机重新收回包包里,起身向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停了一下 , 然后又折返回来,拿起静躺在桌上的平安符,抬手戴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这才像样子,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来 , 恍惚中有种浑身都充满了力量的感觉。

    以最快的速度开车来到银河小区 , 我打开车门 , 抬脚迈了下来。

    小区还是原来的小区,绿化做的极好,道路旁种着漂亮的枫树 , 每到秋天红色的枫叶就能铺满整条路 , 小区的正中央还建有一座巨大的喷泉池 , 以前吃过晚饭后,闲来无事我就喜欢下楼到喷泉旁看看喷泉。

    以后要拖着谭以琛陪我一起看,我在心中暗下决定:还要拖他陪我去逛夜市,逛小饰品店 , 看电影 , 吃甜品……反正所有热恋中的小情侣会做的事情,我要一件不落的拖着他做完!

    胡思乱想中 , 我已经走到了家门口 , 我把右手的大拇指放到了指纹锁的接触屏上 , 放上去的那一刹那,我突然意识到:我是不是应该给谭以琛带个回礼?

    起码得带束鲜花过来啊,谭以琛现在可是病号!我无比懊恼:该死的,探望邹北城的时候,我还记得打电话给花店定束玫瑰花呢,怎么一去看谭以琛,我除了谭以琛那张英俊的脸以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知道是我太过自责 , 以至于出了幻觉还是怎么的,恍惚中 , 我好像闻到了花香。

    欸?我迷糊了:这香味好像是……玫瑰?

    我没买玫瑰啊,为什么?

    诧异中 , 我抬起头来,顺着花香传来的方向看去。

    抬头的刹那 , 一抹夺目的红映入眼帘,半开的大门 , 显出一室的红玫瑰。

    “啪”的一声,我昂贵的香奈儿包包掉到了地上 , 我惊愕的捂住了嘴巴,脑子里一片空白,心脏也不受控制的漏跳了好几拍。

    谭以琛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他抬手将一朵摘掉枝叶的玫瑰别到了我的耳边,微笑道:“你们美女都这么不守时的吗?我等了你一整天。”

    我没有说话,直接搂住谭以琛的脖子,对准他削薄的唇亲了上去。

    谭以琛似乎没料到我会突然扑上来,往后踉跄着退了一步才接稳我。

    我们在门口如胶似漆的吻着,直接从门外亲吻着进了客厅。

    客厅里摆满了鲜艳如火的玫瑰花 , 恍惚中,我有种进了花店的错觉。

    大概是被这象征着爱情的花束蛊惑了心智吧 , 我变得大胆了起来,干脆利索的抬手扯掉了自己的外套,直言不讳的向谭以琛求欢道:“抱我……”

    谭以琛的呼吸明显加重了 , 他扬唇邪魅一笑,狡猾的舌暧昧的舔过嘴角:“看来,没白等。”

    话音落地之际 , 他把我抵到了墙上,动作粗鲁的撕掉了我黑色镶钻的长礼裙。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条裙子,可此刻的我却一点儿也不觉得心疼,我甚至想让谭以琛更粗鲁一点儿……天杀的 , 我竟然在期待他的进入。

    于是我抬手帮谭以琛去脱衣服 , 结果扯了半天都没把他的腰带扯下来 , 气得我真想那个剪刀把他这该死的腰带直接剪开。

    “别急。”谭以琛抬高了我的下巴,又给了我一个深吻:“我们有的是时间。”

    言罢,他手上也不知道做了个什么动作 , 很快我便听到了他腰带落地的声音。

    我的身体不由的战栗了起来 , 他还没进入 , 我已有了反应。

    “有这么想要吗?”谭以琛取笑我道。

    我含羞带媚的瞪了他一眼:“说的好像你不想要一样。”

    谭以琛一个挺shen进入了我,他动作太过粗鲁,让我忍不住痛呼了一声。

    “亲爱的,这时候挑衅掌控你下半身的男人 , 可不是明智之举。”失神之际 , 谭以琛咬着我的耳垂 , 在我耳边低笑道。

    我带着哭腔呜咽了两声 , 伸手可怜巴巴的搂住了谭以琛的脖子。

    这示弱却没引来谭以琛的同情 , 反倒刺激了他的施虐欲,他的进攻越发的凶猛了起来。

    我们站着来了两次,然后又滚到地上来了一次,随后又转战至沙发、厨房的餐桌、阳台……最后气喘吁吁的瘫倒在卧室的床上。

    歇息片刻后,我取下脖子上挂着的平安符,递给了谭以琛。

    “你带着吧。”我轻声说:“我希望你平安。”

    谭以琛没有接 , 而是伸手把我揽进了怀里,在我额头落下一吻:“我很平安的 , 而且会一直平安下去。”

    我带着些许责怪白了他一眼 , 毫不留情的拆他台道:“那是谁前两周被人打成胃出血,在医院躺了两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