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329章 共白头
    怎么会有这样的快递?我越发的觉得古怪:寄件人的信息全都不写,收件人的信息也只有名字而已 , 这样的快递,哪家快递公司给送啊?

    该不会是什么恐吓快递吧?我最近招惹的人好像确实挺多的,国际恐怖组织上帝教 , 邹北城的老婆……这盒子若是他们买通快递员送来的,那可就有的玩儿了。

    强行稳了稳心神,我找出剪刀来 , 小心翼翼的把快递拆开了。

    拆的时候我的心一直悬着,生怕自己会像警匪片儿里倒霉的炮灰一样,一拆拆出个定时炸弹来。

    幸运的是,盒子里并没有装着定时炸弹 , 而比较气人的是,褐色的快递盒里还装着一个盒子!

    有完没完了!当这是俄罗斯套娃啊!我满心恼火。

    里面的盒子是海蓝色的 , 做工相当精致 , 看着像是礼品盒。

    盒子上面还别着一个卡片,卡片上用黑色的钢笔写着“拆开看看”四个字。

    这字迹有点儿眼熟,像是……谭以琛的字?

    所以说,这其实是谭以琛给我寄的求和礼物?我的唇角不自觉的扬了起来。

    伸手将绑在海蓝色礼盒上面的红色绸缎揭开 , 我把礼盒的盖子掀开了。

    礼盒里 , 安静的躺着一个红色绣有金字的平安符 , 和一张印着玫瑰花的卡片。

    这平安符看上去有点儿眼熟,我眯着眼睛盯着那平安符看了一会儿,猛然惊醒:啊!这不是当年我和谭以琛还有谭慕龙他们去长白山的时候,我负伤住院了,然后谭以琛命他助理去普陀山给我求的那个平安符吗?

    这平安符我之前一直戴在身上 , 后来我下定决心放弃“郁可可”的身份 , 便把这平安符留在了谭以琛送我的那栋房子里。

    没想到 , 谭以琛居然还留着它。

    我心底莫名的升起一阵悸动,悸动之余又有些困惑:为什么谭以琛突然把这个平安符给我寄了过来?

    明明现在 , 更需要戴平安符的,应该是他吧?

    想起谭以琛的莽撞 , 我心里又是一阵懊恼:这货受伤的地方不是胃而是脑子吧?用平安符给我求和,这不是越求我越生气吗?

    懊恼中,我无意间又瞥到了放在盒子右下角的,以手绘的红色玫瑰为背景的卡片。

    无意识的皱起了眉,我伸手拿过那张卡片,掀开了。

    卡片上用漂亮的钢笔字写着两句话:结发夫妻,白头偕老。

    这两句情话很动人 , 可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一个除了收件人的名字什么都没写的快递盒,快递合理装着一个海蓝色的礼品盒 , 礼品盒上别着一个小卡片 , 卡片上写着“拆开看看”,而礼品盒里则放着一个护身符 , 和另一张写着“结发夫妻,白头偕老”字样的卡片……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深意,谭以琛是个惯会玩弄浪漫的男人 , 平安符和写在玫瑰卡片上的话确实挺浪漫,挺能打动人 , 但还不够,以谭以琛的段位来说,这还远远不够……

    我肯定还忽视了些什么!

    想到这里,我把谭以琛寄来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摆到桌子上,希望从中找到些线索。

    不知道是我智商太低,还是谭以琛把线索藏的太深,我折腾了半天,什么也没发现。

    搞什么啊!我生气了:送个礼物还考验我智商!你智商高你了不起哦!

    就在我打算放弃的时候,写着“拆开看看”字样的卡片突然给了我灵感。

    会不会是我拆的不够彻底呢?我单手支着下吧,若有所思的想着。

    眼下只有这么一条线索 , 于是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把谭以琛寄来的东西全都拆了个遍 , 四方形的盒子全拆成纸片儿,卡片也要看看中间有没有夹缝 , 甚至连绑礼盒用的绸缎,我都恨不得把它泡水里看看,会不会一沾水就能显出什么字儿来……

    拆到最后,只剩下那个护身符没有拆了。

    我纠结了 , 这护身符是谭以琛送给我的礼物,保平安用的,我不想拆。

    可若是不拆的话,线索就又断了。

    纠结之际我打算先看看这平安符的结构 , 若是好重新绑回去的话 , 那拆开看看应该也没什么答案。

    将平安符捧在手心里研究了半天 , 我赫然发现,这平安符的正上方有个小孔,通过这个小孔 , 人能往里装东西。

    这发现令我欣喜不已:果然,谭以琛还为我准备着其他惊喜!

    我迫不及待的用手机开了手电筒 , 然后照向那漆黑的小孔。

    小孔里空荡荡的 , 只有两根黑色的线头还是什么东西。

    那两根黑色的线头缠在一起,打着一个漂亮的结。

    我盯着那结看了一会儿,脑子里鬼神神差的闪过八个大字:结发夫妻,白头偕老。

    ……原来 , 这里面装的不是黑色的线头,而是……我和谭以琛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