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317章 你早已成为过去式
    这愤怒的关窗声把我、南宫薰还有林即白全都镇住了,我们三个面面相觑 , 满目茫然。

    “他是不是生气了?”短暂的沉默后,南宫薰指着谭慕龙卧室的方向问我。

    我侧了下头问站在我旁边的林即白:“他为什么要生气啊?”

    林即白眨巴着浓密的长睫毛反问我:“他生气了吗?”

    我们三个正糊涂着呢 , 谭慕龙从大厅里走了出来。

    “老公!”南宫薰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亲密的抱住了谭慕龙的胳膊,把自己的脑袋埋到了谭慕龙的肩膀上:“我还以为你生气了呢,原来你没有生气啊……”

    这声“老公”没把谭慕龙叫火 , 反倒把林即白叫火了,林即白怒不可遏的走到南宫薰跟前,抓住南宫薰的胳膊就往一边儿拽,似乎是想把她从谭慕龙身边拽走:“他不是你老公,你瞎叫唤什么啊!”

    “他就是我老公 , 不信你问他!”林即白越跩 , 南宫薰抱谭慕龙抱的就越紧。

    谭慕龙则满脸黑线 , 明明抱着他胳膊的是南宫薰,死命把南宫薰往一边儿拽的是林即白,可他最后怒不可遏瞪的 , 却是站在一旁什么也没做的 , 特别特别无辜的我。

    “他不是你老公!你脸皮怎么这么厚啊!”见拽不动南宫薰 , 林即白生气了。直接张嘴去咬南宫薰抱着谭慕龙的胳膊。

    林即白这一口下去,南宫薰当场就哭了,她“噗通”一声坐到了地上,抱着谭慕龙的腿哭唧唧的指着林即白告状道:“她……她……她咬我……”

    ——我感觉,此时此刻 , 谭慕龙死的心都有了。

    南宫薰坐在地上哭 , 林即白则拉着谭慕龙的另一个胳膊 , 死命把他往与南宫薰相反的方向拽 , 想让谭慕龙离南宫薰远点儿。

    “谭慕龙 , 你来这边儿,别跟她在一块儿,她可坏了。”

    “呜呜呜……你才坏,人家大老远从日本过来找你,你都不理人家……”

    这俩货一个搂谭慕龙的胳膊,一个抱谭慕龙的大腿,还都哭哭唧唧的 , 嚷嚷着一些谭慕龙懒得去听的话,起初 , 谭慕龙还有心思哄哄她们 , 发现她们根本不听哄后,谭慕龙果然不耐烦了。

    他果断的把瘫坐在地上又哭又闹的南宫薰拽了起来 , 然后也不知道他手上做了什么动作,反正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 , 南宫薰的手机已经到他手上了。

    这里有个细节我当时没有注意到,不过现在想想确实挺奇怪的——谭慕龙很轻易的就解开了南宫薰的锁屏 , 给南宫薰的手下打了个电话,让她的手下过来接人。

    有了南宫薰这个“前车之鉴”,林即白防患于未然,直接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往远处黑压压的草丛里一丢,万事大吉。

    “哈哈哈哈……你别想把我送走,我今儿个赖定你了!”酒醉的林即白把矜持全都丢到了撒哈拉,无赖而又得意的冲谭慕龙喊道。

    听她这么一喊,南宫薰更伤心了,抱着谭慕龙的大腿死活不肯撒手:“我不走……我不走……呜呜呜……你不要赶我走嘛……”

    闻言 , 谭慕龙的身子明显僵了一下。

    片刻后,他蹲下身来 , 动作缓慢却又坚定的把南宫薰抱着她大腿的手拽开了。

    “我没有赶你走,是你自己走的。”他说。

    南宫薰突然不再哭喊了 , 她抬头凝向谭慕龙,月光照在她好看到挑不出任何瑕疵的脸上,映出她满面的泪痕。

    “可我又回来了。”她说:“我回来找你了。”

    谭慕龙的喉咙动了动 , 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怎么的,我感觉他的声音似乎变沙哑了:“这七年来,我做梦都在想你回来,我不需要你道歉 , 也不需要你解释 , 我只想再跟你斗一场 , 你不留情,我也不手软的斗一场,好让我把七年前的那一枪还回去。”

    说到这里 , 谭慕龙停顿了下 , 唇角斜向上扬起 , 形成一个苦涩的笑。

    “多谢你回来了。”他伸手摸了摸南宫薰柔顺的小脑袋,看向南宫薰的目光轻柔无比,却莫名的令人心痛:“我技不如人,这次输的心服口服。”

    他说谎了 , 因为我们没有输。

    所以 , 现在变成他骗南宫薰了吗?我稀里糊涂的想着。

    谭慕龙宽厚的大手离开了南宫薰的头顶 , 他从地上站了起来 , 转身欲走。

    南宫薰却再一次抱住了他的腿 , 执拗的不许他走。

    “我是有原因的。”她急切的想解释些什么:“我大哥已经让我退居二线了,我以后不会再参与走货运货了,这是最后一次,我只是想……”

    她话还没说话,谭慕龙突然嗤笑了一声。

    这嗤笑声打断了南宫薰的解释,南宫薰仰起头,颦眉面带困色的看向谭慕龙。

    “你总是有借口。”谭慕龙居高临下的看着南宫薰 , 目光里不含任何的感情:“无穷无尽的借口,跟别人打架是因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