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316章 表白
    我喝断片儿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 , 诧异的发现,谭慕龙竟站在我的床边 , 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目光清冷而可怕。

    我头疼欲裂,却仍被他吓的打了个激灵 , 忍不住往反方向的墙角缩了缩。

    “你……你怎么在这儿?”愣神片刻后,我恢复了些许理智,抬头问谭慕龙。

    谭慕龙凉飕飕的瞥了我一眼:“这是我家。”

    我糊涂了,指着我自己呆呆的问谭慕龙:“那为什么我会在你家?”

    谭慕龙的脸色变得更可怕了,他阴鸷着眸子盯着我 , 像一头即将发怒的狮子,威慑力相当骇人:“我也很想知道你为什么三更半夜带着林即白还有南宫薰来砸我家大门!”

    谭慕龙说这句话的时候 , 我能清楚的听到他咬牙的声音 , 我想如果吃人不犯法的话,他估摸着已经想嚼碎我每一块儿骨头了。

    “你说什么?”我睁大了眼睛,满脸的震惊:“你确定你没有说反?我怎么记得是她俩把我带来的呢?”

    谭慕龙狠狠的剜了我一眼,怒不可遏的拎起床边的枕头,对准了我的脑袋就砸了过来:“这是重点吗!”

    那枕头不偏不倚 , 正好砸到了我的脑门上 , 我感觉自己的脑子晕的更厉害了 , 却不敢多说什么,只能低着头连连认怂:“不是不是……”

    谭慕龙怒火难消,冷声教训我道:“别以为邹北城和阿琛住院了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我嘱咐过你多少次?越是这种看似风平浪静的时候,越不能放松警惕!你把我的话全当耳旁风了是不是?”

    “冤枉啊!”我终于想起了喊冤,抱着谭慕龙丢我的枕头,委屈巴巴的嘟起嘴来:“人家这不是想着邹北城这条线暂时断了 , 那就从南宫薰下手,好打听点儿有用的消息……”

    “打探消息需要喝酒吗?”不待我把话说完 , 谭慕龙就阴声打断了我:“还喝得烂醉如泥的……你这是在给我方打探消息,还是打算向敌方走漏消息?”

    我皱了皱鼻子 , 感觉自己的脑袋更疼了。

    不想再跟谭慕龙争论这件事儿,我转移话题道:“那南宫薰和林即白她们俩呢?也还在你家?”

    谭慕龙虽怒意难消 , 却也没有死揪着这件事儿不放 , 凉声回答我说:“林即白在,南宫薰昨夜我给她手下打了电话,让她手下把她接走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隐隐约约似乎想起了昨晚的一些片段。

    貌似我和南宫薰还有林即白干完最后一杯后,我们三也不知道是谁突然提议说要去找谭慕龙表白……

    后来……后来我们就打车来了谭慕龙家,那时貌似是深夜二点半,谭慕龙家的大门锁的死死的 , 门卫以为我们三个是酒疯子,死活不让我们进去。

    争执中南宫薰不耐烦了 , 直接把门卫按到地上打了一顿。

    我其实挺佩服南宫薰的 , 她丫醉得站都站不稳了,居然还能把门卫给揍趴!

    再后来我们就进去了,中间发生了什么记不清了 , 我就记得我们站在后院里,拿着石头去砸谭慕龙屋子的窗户 , 一边儿砸,一边儿喊 , 起初只是喊谭慕龙的名字,后来喊着喊着就成“谭美人儿”、“男神”、“亲爱的”……甚至“孩儿他爹”都喊出来了……

    ——我突然明白谭慕龙为什么一大早就冲我发这么大的火了。

    “以后不要再做这些多余的事了。”冗长的沉默后,谭慕龙突然压低声音跟我说:“你不是南宫薰的对手,能不和她正面接触,最好不要再和她正面接触了。”

    闻言,我心里有点儿想笑。

    我确实不是南宫薰的对手,可这一次,输的是南宫薰。

    我也不是一时兴起才去请南宫薰和林即白喝酒的,在请客之前,我是做了足量的分析的。

    首先 , 南宫薰酒瘾比谁都大,我带美酒过去 , 她肯定喝的比谁都多,因而也就醉得比谁都快 , 她一醉,嘴巴自然也就松了,消息也就好打探的多了。

    其次 , 我喝多了以后确实会处于比较懵逼的状态,别人问我什么我就说什么,而且都是实话实说。

    但问题是,如果没人问我 , 我是不会乱说的。

    所以我走漏消息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 毕竟我请南宫薰喝酒,南宫薰总不能在我喝醉后问我是不是内奸吧?

    不过我想以谭慕龙那严谨的性格 , 即便我把这些分析陈述给他,他也会觉得我在胡来,所以我很识相的选择了闭嘴。

    太阳穴处传来一阵难以令人忍受的酸疼感 , 我皱紧了眉 , 忍不住伸手去揉自己的太阳穴。

    大概是察觉到了我痛苦的表情了吧 , 谭慕龙问我:“我让厨子炖了解酒汤,要给你端来点儿吗?”

    我点了点头,点头的刹那,不知为何,昨晚的记忆再次涌来。

    我、南宫薰还有林即白不断的捡起院子里的石头 , 耍流氓般往谭慕龙卧室的窗户上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