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315章 敬操蛋的爱情
    南宫薰半跪在地上,无意识般的偏过头去 , 盯着桌上盛着半杯褐红色威士忌的玻璃杯蠕动了下嘴唇,干涸着嗓子 , 微不可闻的说出了四个字:“因为……红茶。”

    我没听懂,皱着眉头满目困惑的看向她,等看清她在看什么之后,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傻了吗?那是威士忌 , 红什么茶啊?”我笑话她。

    闻言,她也笑了,晃晃悠悠的移到桌边,端起她一直盯着的那杯威士忌 , 抬头就把那杯威士忌喝了个干干净净。

    “威士忌好啊。”她感慨着:“一杯解千愁。”

    “葡萄酒不好吗?”我从酒箱里抽出一瓶上好的葡萄酒来 , 费了好半天的劲儿 , 终于用启瓶器把那葡萄酒的酒塞给拔出来了。

    拔出酒塞后,我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晃到酒桌旁 , 然后从酒桌上拿过三个高脚杯 , 笨手笨脚的倒了三杯美酒出来。

    “来……咱们干一杯。”我招呼着南宫薰和林即白 , 举着手中的酒杯,十分二逼的表示:“敬……敬操蛋的爱情!”

    “哈哈哈哈哈……”南宫薰被“操蛋”这个形容词给逗笑了:“说的好!说的好!不愧是大文豪的闺女!”

    说着,她东倒西歪的来到我跟前,那步伐飘荡的,我感觉她每迈一步都有很大的可能性会被摔个狗啃泥。

    好在她没有摔倒 , 她伸手端起了我倒好的美酒 , 和我碰了下杯 , 大喊了一声“敬操蛋的爱情” , 然后把那杯葡萄酒一饮而尽。

    我没好气的踹了她一脚:“你……你脑子卡壳了?敬你大爷啊敬,林即白还没过来呢!”

    南宫薰愣了两秒 , 这才反应过来我说了什么,她做了个“抱歉”的手势,慌忙又给自己斟了一杯酒:“不……不好意思……把她给忘了。”

    “哈哈哈哈哈……”又是一阵又傻又二的笑声,只是这一次,这满寒心酸的笑声不再是我和南宫薰发出来的了。

    坐在地上的林即白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她伸手擦了下眼角的泪花 , 一边儿大笑一边儿跟南宫薰说:“没关系……没关系,反正我已经被人忽视习惯了 , 会闹的鸟儿有虫吃 , 坏姑娘总比好姑娘更招男人青睐。”

    她费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也晃荡着身子冲我走了过来。

    “你不是好东西。”她指着南宫薰说。

    “你也不是好东西。”她又指了指我。

    然后又是一阵发疯般的大笑 , 大笑过后,她端起桌上最后的一杯酒 , 没有跟我们碰杯就一饮而尽。

    “你们都他妈的不是好东西!”她把杯子狠狠的摔倒了地上,笑着笑着就哭了:“可……可男人们喜欢你们……”

    她跌坐到了地上,尽管地上全是危险的玻璃渣 , 她也全然不在乎。

    “可谭慕龙喜欢你们……”她说:“他喜欢你们……”

    我不知该如何安慰她,这时,南宫薰又跟我碰了碰杯。

    “敬操蛋的爱情。”她说。

    那晚我们醉的稀里哗啦的,险些酒精中毒,被拉倒医院去洗胃。

    爱和善良化解不了矛盾,但酒能,醉到一定境界后,南宫薰都开始搂着林即白的肩膀,教林即白怎么钓凯子了。

    “你呀!就……就是活得太累 , 太窝囊了!”南宫薰义正言辞的教育林即白道:“人生在世就这么几十年,想干什么就他妈的去干啊!喜欢谭慕龙你他妈就睡了他去啊!下药!灌酒!迷奸……所有的手段全都试一遍,肯定有一个能成功嘛!”

    我虽然已经醉的双腿发软 , 瘫在地上站不起来了,可依旧听出了不对劲儿。

    “等……等……等等!”我打断了南宫薰的说教,指着林即白满脸诧异的问南宫薰:“你是在教小白白去睡你男朋友吗?”

    “对。”南宫薰承认的洒脱 , 然后俯身靠近我,自以为小声但其实音量一点儿也没减的跟我耳语道:“你放心她不会成功的,我就是随便忽悠忽悠她 , 我纵横江湖这么多年,都没成功过,更不要说她个新手了。”

    林即白踹了南宫薰一脚:“我听得见!”

    “这都不是重点!”南宫薰继续胡说八道:“重点是不要被世俗所约束,生命是自己的 , 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活,才不枉此生!”

    我笑了 , 晕头晕脑的问她:“那……那若是按照你的想法,你想怎么去活?”

    闻言 , 南宫薰像是初经情事的小姑娘般,害羞的红了脸。

    “当然是抽烟喝酒调戏乌龙茶啦。”南宫薰如痴如醉的抱着酒瓶,就跟那酒瓶是谭慕龙似的:“每天都睡乌龙茶 , 一天睡三次……不,四次!”

    我盯着突然发春的南宫薰看了两秒 , 发自内心的评价道:“你真饥渴。”

    林即白关注的倒是另一个方面 , 她瞥了南宫薰一眼,冷笑着问她:“那你现在按照你的想法去活了吗?”

    这就有点儿打脸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