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313章 那一枪的真相(二)
    ,

    南宫薰接过我递过去的高脚杯,动作优雅的抿了口暗红色的葡萄酒 , 神色甚是享受:“啊……我想这口想了好久了,拉菲果然还是八二年的比较醇美。”

    “是啊。”我笑着附和道:“八二年拉菲庄园气候得天独厚 , 葡萄长得好,水源也好,酿酒师的手艺更好……怕是现在很难再能酿造出这般甘醇的美酒了。”

    南宫薰拿眼梢儿目光狡黠的瞥了我一眼,坏笑道:“我怎么听出了肉疼的感觉呢?”

    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你少得了便宜还卖乖啦 , 今儿个这六瓶酒加起来,都快能把这酒店买下来了,我能不肉疼吗?”

    南宫薰乐了:“听你这么一说,那这六瓶酒我都得喝干净了,不能辜负你的一番好意 , 和你买酒时花的白花花的人民币。”

    我们一边儿闹着 , 一边儿开喝了 , 除了六瓶名贵的葡萄酒以外,我还带来了一箱威士忌,一箱伏特加……所以喝到最后 , 我、南宫薰还有林即白都喝大了。

    “再来。”明明站都站不稳了 , 南宫薰还晃晃悠悠的举着杯子要跟我和林即白碰杯:“干……干……干杯……庆祝我们大难……大难不死,必……必有后福!”

    我抬起头来 , 只感觉有好几个南宫薰在我眼前晃,眯着眼睛看了老半天,也不知道该跟那个南宫薰碰杯。

    迟疑之际,林即白把杯子递了过来 , “砰”的一声清响 , 透明的玻璃杯相撞 , 两位情敌碰杯成功。

    “南宫薰 , 我一直有个问题想要问你。”林即白醉意朦胧的说。

    “问!”南宫薰豪气万千:“想问就问,啰嗦什么!”

    得到南宫薰的应允后 , 林即白直了下腰,皱着眉头甚是困惑的问南宫薰:“那天……就……就咱们从劫匪的窝点儿逃出来的那天,你为什么要返回来救我呢?这不像你啊,以你的性格,你不该直接丢下我,带着乔远黛开溜吗?怎么突然就良心发现了呢?”

    闻言,南宫薰“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 那笑容颇有醉鬼的风范。

    “谁良心发现了。”南宫薰推了林即白一把,笑容有些傻气:“你……你才良心发现了呢……我……我就是看不惯他们一群男的欺负你一个女的……什么玩意儿啊!一群垃圾!还敢对我们仨动歪念头!这幸亏是乌龙茶把他们给抓了 , 要是我哥把他们给抓了,我非要剁了他们的命根子不可!”

    我往南宫薰跟前凑了凑 , 抱着酒瓶子问她:“所……所以说要是一群女的拿枪打林即白,你就不回去救她了?”

    “不回去。”南宫薰回答的甚是爽快:“咱……咱……咱们女人可以自相……自相……”

    她可能是真的喝卡壳了,“自相”了半天也没想起“自相”后面那俩字儿是什么。

    于是我好心帮助她:“自相残杀?”

    “对!”南宫薰猛的拍了一下桌子 , 激动不已的表示:“对对对,就是自相残杀!咱们女人可以自相残杀 , 可以被乌龙茶这样有男人味儿的男人杀,不能给那群垃圾们糟蹋。”

    我发现 , 喝醉的南宫薰好像句句不离乌龙茶。

    我可能也是喝大了,胆子突然就肥了起来,傻笑着调侃南宫薰:“哈哈哈……你怎么老提乌龙茶啊?跟你多喜欢他似的!”

    “我就是很喜欢他啊。”南宫薰抱着酒瓶子,细长的狐狸眼眨了又眨,眸底清澈宛若不韵世事的孩童:“我……我最喜欢乌龙茶了,除了我大哥以外,我都没有这么喜欢过别的男人。”

    闻言,一直没说话的林即白突然嗤笑了一声。

    这嗤笑声非常的大,即便我和南宫薰都喝醉了,也很难不注意到。

    我和南宫薰不约而同的扭头看向林即白,南宫薰问林即白:“你笑什么?”

    “笑你刚刚说的话啊。”即便是喝醉了 , 林即白说话也依旧直截了当,从不拐弯儿抹角:“你还喜欢谭慕龙呢……逗谁呢?七年前你偷了他手中的情报 , 害他被停职两年,现在你又设计陷害他,害他被开除了军籍……这就是你口口声声说的喜欢?”

    面对林即白的嘲讽 , 南宫薰少见的为自己辩解了一回。

    “不一样啊。”她说:“我是匪,他是兵,我们本来就是对立的 , 我不对他下狠手,他迟早有一天会对我下狠手……你……你两国打仗,不能因为两国的将军有私情,这仗就不打了呀!”

    南宫薰打了个酒嗝,继续比喻道:“将军不想打有个鸟用啊?战争能不能和平解决 , 那得看皇帝的意思!皇帝偏要打,那只能打啊!”

    “所以 , 最好的解决办法 , 不是我让你,你让我,而是我们双方都拼尽全力 , 各施本领 , 这样才能谁都不辜负谁……不然的话 , 让来让去,其中有一方突然不让了,那还在礼让的哪一方,岂不是很吃亏?”

    她满嘴歪理,讲得都快把我给绕进去了。

    可我没有被她绕进去 , 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