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312章 那一枪的真相(一)
    ,

    那天,我坐在车上 , 盯着娆姐和强哥新开的饭店看了好久好久,最终却没有勇气走进去点份儿小菜 , 喝杯热茶。

    我决定不把娆姐拖下水了,她现在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我该祝福她 , 而不是给她找麻烦。

    于是我调整好心情,开车回了家。

    回家的路上谭慕龙给我打了个电话,他先是简单的向我转述了下谭以琛的伤势,然后沉声警告我 , 让我这段时间不要去医院探望谭以琛。

    “阿琛和邹北城的病房挨的很近 , 所以我们最好不要冒这个险。”谭慕龙向我解释道:“你放心 , 留院观察两天后,我就命人把阿琛接回家了,到时候你再过来看他也不迟。”

    我低声应了一句“好”便没有再说话。

    谭慕龙可能鲜少见到我如此寡言 , 迟疑几秒后 , 他尝试性的问我:“你怎么了?没事吧?我感觉你好像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闻言我忍不住笑了 , 无可奈何的回答谭慕龙:“你弟都被打成胃出血了,我怎么可能高兴得起来?”

    谭慕龙却少见的敏锐了起来:“你不高兴应该不止是因为这个吧?”

    我愣了片刻,回神后条件反射般质问他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就凭这通电话是我给你打过去的,而不是你打来的。”谭慕龙化身为著名的大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轻而易举的找出了我的破绽:“你若真的为阿琛的伤势担忧,那我早该接到你的电话了,对吗?”

    我哑口无言:是的 , 他说对了 , 我早该给他打电话 , 询问他谭以琛现在的情况 , 可我不想打——我在跟谭以琛赌气。

    不过谭慕龙显然不需要知道这点儿 , 我收拾我自个儿老公,我自个儿知道就行,男人都是要面子的动物,被老婆收拾了这种事,他们肯定不愿意外传,我也不想让谭以琛觉得难堪 , 所以就没跟谭慕龙多说,随口含糊了他几句 , 就把电话挂了。

    由于谭以琛和邹北城都住了院 , 我一下子清闲了起来,在家虚度了两天光阴后 , 我觉得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好不容易打入敌人内部了,我总得干点儿什么吧?不然我这卧底不白当了?

    恰好,南宫薰和林即白今儿个出院 , 我决定以感谢她们俩的救命之恩为由,宴请她们一下 , 顺便庆祝他们顺利出院,为她们“去去灾”。

    我现在和邹北城的关系相当尴尬,到他面前去蹦跶,显然是给自个儿添堵,所以接近组织的另一个头目南宫薰,跟她搞好关系,打探情报,当然是更好的选择了。

    于是我分别给南宫薰和林即白打了个电话,问她们晚上有没有空 , 我做庄,请她们好好出去享受一番。

    南宫薰表示自己非常的有空 , 她说她在医院都快憋出毛病来了,正想着出去好好放纵呢。

    “把酒给我准备充分了 , 八二年的拉菲来一箱,要是凑不够一箱的话,九零年的拉图和九八年的梅洛也可以凑合。”南宫薰狮子大开口:“威士忌啊 , 朗姆酒啊,伏特加啊什么的你都准备好,单喝葡萄酒有些乏味,混喝才进行。”

    我心口一阵绞痛:一箱八二年的拉菲?这他妈得好几百万啊 , 我只是说请客,可没说放血!

    相比起南宫薰 , 林即白就好打发多了 , 她只问了我一个问题:“你说的‘享受’,不会是指去找鸭吧?”

    我当时正在喝水,听到这话后直接喷了。

    咳嗽了好几下,我一边儿拿纸巾擦着嘴 , 一边儿哭笑不得跟林即白说:“姐,你说话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直白了?”

    “我一直都这么直白。”林即白声音平静毫无起伏:“只是以前我跟你说话很少牵扯到性……不过既然你也邀请了南宫薰 , 而我跟她一起住院的时候 , 已经充分见识到了这家伙有多污,所以我觉得还是提前问清楚比较好——你们是要去找鸭吗?”

    我……我……我服了南宫薰了!

    这货到底是有多污啊,居然能把林即白误导成这样。

    “你放心,我们只是单纯的吃吃饭喝喝酒而已。”我安慰林即白道:“至于找不找鸭……我肯定是不找的!南宫薰嘛……我就不敢保证了。”

    电话那端沉默了,几分钟后 , 林即白终于给了我答复:“可以 , 我晚上有空 , 而且于情于理 , 我也该感谢一下南宫薰当时折返回来救我。”

    闻言 , 我不由的笑了,坦言道:“说实话,她当时折回去救你,把我也给震惊到了……这小魔女总算还有点儿人性。”

    电话那端又沉默了很久,我疑心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正欲随便说点儿什么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 林即白突然开了口。

    她说:“天晓得。”

    邀请完南宫薰和林即白后,我在魔都最豪华的酒店定下了包间 , 并从谭以琛的酒窖里偷出好几瓶名贵的好酒 , 准备好好款待我的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