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311章 他们不曾在原地等我
    ,

    此时此刻,格斗室里的场景惨不忍睹 , 谭以琛竭尽全力的把邹北城的腰往下压,邹北城则在挣扎中腾出一只手来 , 疯狂的攻击着谭以琛的腹部,企图让谭以琛放手。

    俩人的情况都不怎么乐观,谭以琛头上 , 身上都沾满了鲜血,腹部一连挨了好几拳,嘴里不断的有暗红色的血顺着唇角往下流,邹北城面色狰狞 , 眼珠外凸 , 肋骨貌似已经被谭以琛折断了几根。

    谭慕龙显然也通过观战口看到了格斗室里的惨状 , 他一把推开我,抬脚便去踹铁制的大门。

    这他妈什么时候能踹开啊!我急得都快哭了:怕是等谭慕龙把门踹开了,谭以琛也早就已经和邹北城同归于尽了!

    不过我显然低估了谭慕龙的脚力,他三两脚下去 , 铁门虽然没被他踹烂 , 但是门已经松动了。

    意识到这点后 , 谭慕龙后退了几步,然后奋力踹下最后一脚,为了增加冲击力,他甚至还助跑了几秒。

    “砰”的一声,铁门直勾勾的倒到了地上——谭慕龙把门框与铁门相连的接点生生踹断了!

    门倒后 , 大家涌了进去 , 把仍在拼命的谭以琛和邹北城拉开了。

    我猜的不错 , 邹北城肋骨断了好几根 , 他被人拖到一边儿后一直躺在地上无法起身 , 谭以琛伤得也不轻,但好在大部分都是皮外伤,没有动到筋骨,但是他腹部挨的拳头实在是太多了,伤到了胃,有点儿胃出血。

    我其实是很担心谭以琛的 , 因为从表面儿上看,他真的比邹北城惨多了 , 可我却没办法去探望他 , 我只能狠了狠心,把他交给了谭慕龙 , 转身向邹北城走去。

    我守在邹北城身边,也不说话 , 只是安静的看着他,眼眶通红。

    他也看着我 , 目光里蕴着我无法形容,但一看心里就莫名其妙的难过的情愫。

    盯着我看了几分钟后,他笑了。

    他动作艰难的伸出手,替我擦掉了我都没有意识到是什么时候落下来的泪珠,笑着安慰我道:“别哭,我没事的。”

    我入戏太深,眼泪瞬间决堤。

    “你已经是要当父亲的人了。”我哽咽着:“你这个样子,配做父亲吗?”

    他突然闭上了眼睛,我看到有泪珠顺着他的眼角滑落了下来。

    “我对不起你。”他说,说话的声音细弱蚊蝇 , 几乎要让人听不到了:“也对不起婉月,还有阿风……”

    这是我第二次见邹北城哭,这次他只流了一滴眼泪 , 可我却觉得,这一滴泪水 , 比他之前流的所有的眼泪加起来,还要厚重。

    后来……后来救护车来了,邹北城被抬上了担架 , 谭以琛也被强制在病床上不许动弹,“乌拉乌拉”响个不停的救护车拉着他们走了,我本该跟着谭慕龙一起上救护车的,可我却没有。

    我不想再看到邹北城柔弱的一面 , 这会让我觉得我自己像个侩子手 , 他已经认错 , 我却还要向他挥刀。

    我也不想去看谭以琛,他总是不顾我的感受去冒险,我为这事儿都跟他发过好几次的脾气了 , 他还是一意孤行。

    这一次 , 我真的生他的气了。

    尽管他被打的很惨 , 我这气依旧要生。

    裴域和顾凕虽然没能挤上救护车,但是救护车走后,他们也都开车去了医院,顾凕还吊儿郎当的问我要不要搭他的顺风车一起去医院探望邹北城 , 我冷声回绝了他。

    ——他上次自告奋勇送我回家的时候 , 可险些把我按到车后座上强了 , 我才不会蠢到再让他送我一次。

    “不用这么记仇吧?”顾凕斜靠在车门口 , 一脸无所谓的问我 , 好像我险些被他强上,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事儿一样。

    我从嗓子里发出一声极为轻蔑的冷哼,看向顾凕的眼神,越发的危险:“顾老四,上次的事儿我是看在邹北城的面子上,才勉为其难没有跟你一般计较……但这不代表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哦?那你想怎样?”顾凕挑眉 , 脸上的表情很是轻蔑。

    我笑了,双手抱肩 , 站姿婀娜:“你很快就知道了。”

    言罢 , 我不再理睬顾凕,直接转身离开了。

    我想到一个好主意来教训顾凕。

    ——既然他敢强上我,那我为什么不能找人强上他呢?

    他之前对安辰做的变态事儿可不少 , 我何不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替安辰报报仇?

    我脸上的笑容越发的阴冷了起来。

    事关安辰,再加上我现在正在跟谭以琛置气 , 惩罚顾凕的事儿也不太好拜托谭以琛替我去办,深思熟虑了一番后 , 我决定找娆姐为我解忧。

    当然,我是不会告诉娆姐我的真实身份的,我只是花钱让她为我解忧罢了。

    娆姐在风月场所混迹了这么多年,肯定认识很多要钱不要命的亡命之徒,而且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