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306章 忠诚和自由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因为早在半个小时以前,我就已经和谭以琛商量好了对策 , 所以我有恃无恐,干脆利索的向邹北城提出了分手。

    这分手提的突然 , 将邹北城打了个措手不及,邹北城僵在原地,削薄的唇微不可见的动了动 , 似是想说些什么。

    可他却什么也说不出来,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已经被我说完了,他还能说什么呢?

    冗长的沉默后,他终于找回了些许理智 , 他问我:“远黛,你确定你想要的是忠诚?”

    这下 , 僵住的变成了我。

    这道题超纲了 , 谭以琛老师没教过,我一时半会想不到完美的答案,所以只能冷着脸保持缄默 , 装出一副自己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的模样。

    “别钻牛角尖了。”无言之际 , 邹北城给出了我正确答案:“你只是生气我这次没有护着你罢了 , 比起忠诚带来的安心感,你更喜欢自由带来的刺激感。”

    我找打了他话里的漏洞,挑眉问他:“照你这么说来,我是不是也可以脚踏两条船 , 一边儿跟你郎情妾意,一边儿跟谭慕龙、顾凕甚至是谭以琛纠缠不清?”

    听到“谭以琛”三个字的时候 , 邹北城无意识的皱了皱眉 , 可见他现在对谭以琛成见真的很大。

    但是 , 现在显然不是纠结谭以琛的事儿的时候 , 所以他紧蹙的眉很快便舒展开了。

    “这好像不止两条船了吧?”邹北城不动声色间用玩笑缓解了剑拨弩张的气氛。

    我却不领他的情,话中依旧带刺:“两条船和三四条船有区别吗?”

    “有。”邹北城说:“我不和林婉月离婚是局势所迫,除她以外可再没沾花捻草过,你现在搞那么多条‘船’出来是想干什么?故意气我吗?”

    “找自由带给我的刺激感啊。”我把他刚刚说我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他:“按你之前的言论,安心感和刺激感我总得要一个吧?忠诚你给不了我,那就给我自由好了。”

    邹北城说不过我,只好改了游说方式:“我可以给你别的。”

    “比如呢?”我笑了。

    他口气很大:“除了这两个 ,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

    我的笑容逐渐扩大 , 可目光却越来越冷了。

    “亲爱的。”我满目悲悯的看向邹北城 , 用一种无奈而且忧伤的语气跟他说:“可爱情里,只有这两样是最重要的 , 如果一样也得不到,这爱情不要也罢。”

    说完以后 , 我不再理会邹北城,转身向卧室走去。

    邹北城却拉住了我。

    “别逼我。”他说:“能做的我都做了 , 能给你的我也全都给了……我的耐心已经到极限了,别逼我做出可怕的事情来。”

    这话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我一时有些后怕,害怕真把邹北城逼急了,他会像当初的谭以琛一样,采取囚禁啊,强迫啊这类极端的手段。

    若真闹到那种地步,别说暗刃计划能不能继续往下进行了,我能不能把小命儿捞回来都不太好说。

    但事已至此,我也不好示弱 , 只能强撑着回过头来,阴冷一笑 , 凉声回答邹北城道:“亲爱的,你把我当你老婆了吗?我若是吃素的,哪儿敢跟你分手啊!”

    言罢 , 我甩开邹北城拉着我手腕的手,“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屋外一直没有传来脚步声,我想邹北城应该还没走。

    我懒得理他 , 直接躺床上睡去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邹北城已经离开了,乔老先生做好了红烧肉和糖醋鱼,我问老先生邹北城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 老先生说他也不知道 , 他回来的时候邹北城就已经不在了。

    我点了点头 , 表示自己知道了,心中不知为何,总有些焦虑 , 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马上就要发生了一般。

    应该是错觉吧?我想:现在正是邹北城升职的重要时期 , 他肯定不敢搞出太大的动作来 , 免得东窗事发,影响他当处长。

    这样安慰着自己,我宽心了许多,简单的吃过晚饭后 , 便照常陪乔老先生去公园散步。

    傍晚时分正是公园人流量最大的时候 , 闲来无事的大妈们在公园的空地上跳着广场舞 , 不少年轻的小情侣在公园的小树林里幽会 , 我和乔老先生沿着凹凸不平的鹅卵石路不缓不急的走着 , 享受着这片刻的安宁与幸福。

    这时,我们对面突然走来三个小姑娘,小姑娘们叽叽喳喳的说着些什么,我隐约从她们口中听到了“唐鸣风”三个字。

    我瞬间来了兴趣:这段时间一直呆在泰国,回来后又历经波折,我好久没关注娱乐圈的事情了 , 也不知道唐鸣风这小崽子最近混得怎么样了。

    “唐鸣风又和裴导合作了,新拍了一部片子《一代宗师》,造型超级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