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305章 我一直在家里等你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半个小时前,我从老树屋咖啡馆回到家中 , 然后用电脑登陆qq,给谭以琛发了个视频过去。

    谭以琛最近貌似挺闲的 , 视频刚拨过去,他就按下了接听键,再也没在芭堤雅的时候那么难找了。

    “亲爱的 , 你要是想我了,就回家来看我嘛,总发视频干什么?看得到吃不到……存心诱惑我是不是?”谭以琛颇为不满的表示。

    我心里一时间又好气又好笑,含羞带怒的瞪了他一眼:“要看也是你来看我好不好?我现在这个身份,怎么可能去你哥家啊?万一被邹北城发现了……”

    我话还没说完 , 谭以琛就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我:“停停停 , 谁说让你去我哥家了?我说的是咱俩的家好不好。”

    哈?我糊涂了:他说的不是谭慕龙在郊外买下的那栋别墅吗?

    咱俩的家……我和谭以琛什么时候有家了?

    大概是看出我的困惑来吧 , 谭以琛转动手机,把他现在所在的地方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通过摄像头给我照了过来。

    认出他在哪儿后,我呼吸一阻 , 猛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 眼眶不知不觉间湿润了。

    “知道该回哪儿了吧?”视频里 , 谭以琛神色狡黠的冲我眨了下眼睛。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以哽咽到说不出话来了。

    是的,我和谭以琛确实有家,只是变成“乔远黛”以后 , 我逐渐的把那个“家”给忘了。

    那是我和谭以琛最初生活的地方 , 我曾在哪里哭过笑过 , 也曾穿过各种制服讨好还是我主子的谭以琛 , 去年大年三十的晚上 , 我还在“我家”的楼下守了一整夜,盯着家里橘黄色的暖光,和暖光映出的谭以琛的影子,微笑着祝谭以琛新年快乐。

    早在去年过年的时候,谭以琛就暗示过身为乔远黛的我,他的家只有一个地方 , 那就是有郁可可的地方。

    我竟把着都忘了……我心里一阵自责。

    “怎么还哭了?”我的红眼圈逗笑了谭以琛,他跟我开玩笑道:“难不成是嫌老公给你买的房子太小了,所以气哭了?”

    我破涕为笑 , 嘟着嘴巴跟他撒娇:“你才哭了呢,我没哭!我这是……”

    过多的感动让我脑子一时间有些卡壳 , 我找不到说辞了,正苦恼着,谭以琛接过我的话茬儿替我圆谎道:“眼睛进沙子了?”

    我再次被他逗笑 , 所有的脾气全没了。

    “找个机会回来看看。”嬉闹过后,谭以琛沉声跟我说 , 他眉目染笑,好不英俊:“我一直在家里等你。”

    我的心没有来的变软了 , 想乖巧的点头回他一声好,嘴里说出来的却是:“你确定你一直都在?那万一我回去了,你不在呢?”

    谭以琛俊脸上的笑容变狡黠了:“在不在,你回来一看不就知道了?”

    又给我挖坑!我在心里笑骂了他一句。

    调情过后,我们步入了正题,我告诉了谭以琛林婉月怀孕的事儿,并问他接下来该怎么办。

    “以乔远黛的性格,她不可能在得知林婉月怀孕后还和邹北城在一起。”我忧心忡忡的表示:“可若是跟邹北城提出分手的话,咱们的计划不就没办法往下进行了吗?”

    我感觉我现在走到了一个死胡同里,绞尽脑汁,也无法从这死胡同里绕出来。

    可谭以琛却不这么认为。

    “为什么和邹北城分手后,暗刃计划就没办法往下进行了呢?”他笑着问我。

    我被他问住了 , 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支吾道:“都……都……都分手了,还怎么打入他们内部啊?”

    谭以琛唇角噙着的笑意逐渐加深了 , 他提醒我道:“亲爱的,你早就已经打入他们内部了。”

    我反应过来了:对 , 我早在泰国的时候就已经获得了他们“走货”的永久股份了。

    但问题是,这股份或多或少是南宫薰看在邹北城的面子上给我的,我现在跟邹北城决裂了 , 保不齐他们会把股份收走,再次把我踹出去。

    我把自己的顾虑告诉了谭以琛,闻言,谭以琛又是一声轻笑:“宝贝儿 , 你要搞清楚一件事儿 , 你和邹北城分手 , 是你甩他,不是他甩你。”

    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可思路并不是很清晰的。

    “他有老婆 , 这是他欠你的 , 他老婆买凶谋杀你 , 这也是他欠你的,他老婆现在怀孕了,他没办法为你讨个公道,好好罚罚他管教不严的老婆 , 这还是他欠你的。”谭以琛继续为我指路道:“这段感情到处都是他欠你 , 最后心寒的是你,他凭什么把你踹出去?”

    听到这里 , 我的思路终于彻底清晰了起来。

    跟邹北城分手 , 不是彻底跟他断绝联系 , 而是要让他对我有亏欠感。

    他欠我的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