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304章 我们分手吧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没见林婉月之前,说不定我还有心情接接邹北城的电话 , 冷嘲热讽他两句,好逼着他去收拾林婉月 , 但是现在,我完全不想理他。

    所以我毫不客气的挂断了他的电话,并把手机关了 , 以绝后患。

    然而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死活联系不上我的邹北城,居然找到我家里去了!

    他怒气冲冲的“杀”过来的时候,刚好我正在和谭以琛视频商讨林婉月怀孕的事儿,听到门外传来了邹北城强压怒气的声音 , 我来不及多想 , “啪”的一声就把笔记本给合上了。

    “远黛啊 , 小邹找你。”笔记本刚被合上,乔老先生的声音便从客厅传了过来。

    我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来,心想幸亏我现在还有个爸爸 , 否则的话就我一个人在家 , 邹北城踹门进来了,不就看到我和谭以琛视频了吗?

    那我就算是张了一百张嘴 , 怕是也解释不清了。

    我调整了下心情,然后冷下脸来,神色不悦的把卧室的门打开了。

    邹北城站在客厅里,正心不在焉的跟乔老先生说着些什么 , 见我从卧室里探出半个身子来 , 他冲乔老先生抱歉一笑 , 然后向我走来。

    “你们聊。”乔老先生冲我们摆了摆手 , 佷识趣的表示:“我出去散散步 , 远黛啊,你晚上想吃什么,爸爸顺道去超市买点儿食材,一会给你做。”

    “红烧肉和糖醋鱼。”我软糯着调子向乔老先生撒娇道:“爸爸做的红烧肉和糖醋鱼最好吃了!”

    闻言,乔老先生哈哈大笑着:“好好好,爸爸这就给你卖鱼卖肉去!”

    说着,老先生换鞋出了门。

    这下屋子里便只剩下我和邹北城两个人了。

    “你能不能不要闲着没事儿老往我家里闯?”我挑眉瞪了邹北城一眼 , 语气不善:“怎么,你想让我爸爸知道我现在在做你的小三儿?”

    听到“小三儿”这几个字,邹北城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我却忘记了见好就收 , 故意戳他软肋:“邹大少 , 谁不是妈生父母养的呀,你要脸我不要是吧?本来和你在一起已经很挑战我的道德底线了,你还想把这事儿捅给我爸?你故意逼着我跟你分手是吧?”

    邹北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 他阴鸷的眸子看向我,目光里有说不出的狠厉。

    “终于说出心里话了?”他猛的掐住了我的下巴,狞笑着问我:“想跟我分手是吧?”

    他的手劲极大 , 这么一掐,我只感觉自己的颚骨都要被他捏碎了。

    “邹北城 , 你干什么!”我条件反射般伸手抓住了他掐着我下巴的手,企图将他的手拽开:“放手!你弄疼我了!”

    然而,邹北城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我拽了他半天,他却纹丝不动。

    “想分手你就直说啊,跟我玩儿这些手段做什么?”他像是完全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一样,自顾自的向我发泄着心头的怒火:“挂我电话,不回我短信,最后直接关机了,现在又嫌我到你家找你……乔远黛,我是不是太惯你了?”

    我终于意识到 , 这次,我真的引火烧身了。

    好在 , 刚刚我已经跟谭以琛商量好对策了,所以这火该怎么灭 , 我心里早已有了策略。

    于是我松开了紧把着邹北城胳膊的手,一副要杀要剐随你便的,女豪杰的英勇气概。

    “惯我?”我笑了 , 笑得凄凉:“我看,你真正惯的,是你那个刚怀了身孕的老婆吧?”

    邹北城猛的僵住了,瞳孔骤然放大,眼底写满了震惊:“你……你怎么……”

    他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可我知道 , 他肯定是想问我我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我趁他失神之际 , 伸手不耐烦的打落了他掐着我下巴的手 , 然后从睡衣的口袋里掏出香烟和打火机,“啪”的一声,把烟点燃了。

    “纸哪里包得住火呀。”我对准邹北城的脸 , 懒洋洋的吐了口飘渺的厌恶 , 冷笑道:“再说了 , 你媳妇儿有孕在身,不趁机造作造作,这孩子不白怀了?”

    不知是被烟呛的,还是我的话激怒了他,邹北城皱紧了眉 , 沉冷着调子跟我说:“婉月不是那种人 , 你别乱讲。”

    他竟在为林婉月说话 , 这着实惊到了我。

    但我知道 , 我现在不该表现出吃惊的样子 , 我应该表现出满腔怒火才对。

    “哈哈哈……”我笑得夸张,眼泪都快要笑出来了:“行行行,你们一家三口,从没出生的小孩儿到大人,都他妈的是吃斋念佛的大好人,就我一个人是十恶不赦 , 破坏别人美满家庭的恶人,行了吧!”

    我把烟狠狠的扔到了地上,怒火几乎要从眼睛里溢出来 , 活活把邹北城给烧死了。

    我的软硬不吃让邹北城颇感头疼 , 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