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299章 无人能懂的感情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我扭头向门口看去,然后愣了一下。

    门外的人也是一愣 , 显然,对方也没料到会在这里碰到我。

    “嘿 , 我说你俩……你们小两口来看我就一块儿来呗,还分开来!”南宫薰不知道我俩正在闹别扭,嬉笑着打趣我们道:“怎么,送两份礼显得你们有钱是吧?”

    没错 , 门外站着的那位“不速之客”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吃了我的闭门羹的邹北城。

    他应该也是来看南宫薰的,带了两瓶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的葡萄酒,我猜他应该不知道林即白也住在这间病房里 , 因为他除了葡萄酒以外 , 没有再带别的礼物。

    “你们怎么还住一块儿了?”僵直着身体在门口杵了几秒钟后 , 邹北城讪笑了一声,抬脚迈进了病房:“谭慕龙也真够小气的,舍不得给你俩开单间儿啊?”

    他倒是聪明,上来就找了个无关紧要的话题来缓解气氛 , 并没有跟南宫薰解释为什么他没有和我一起来看她。

    “最近地球不太平。”南宫薰打着哈欠 , 开玩笑般的回答邹北城道:“到处都是病患和伤员 , 医院人满为患,是在腾不出单间儿给我和小白白住了,没办法,我俩只好将就着住一块儿了。”

    小白白?我被南宫薰给林即白起的昵称给吓到了:这才一天不见,她俩关系已经好到这种地步了吗?

    下次来,她们是不是就该抛弃谭慕龙一起去私奔了?

    邹北城显然也被“小白白”这三个字给膈应到了 , 他脸上的笑容僵了僵 , 好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我感觉我现在还在跟邹北城置气 , 所以我不应该跟他在同一个房间里呆太长时间 , 于是我趁着这空档跟南宫薰和林即白告了别:“知道你们没什么大碍了我就放心了 , 你们好好休息,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

    言罢,我拎起自己放在桌子上的包,径直穿过邹北城,离开了病房。

    邹北城追了出来,在我门口抓住了我的手腕:“等一下远黛。”

    我止住了脚步 , 扭过头来看向邹北城,脸上虽仍然带着迷人的微笑 , 可说话的语气却冷漠至极:“有什么事吗,邹长官?”

    听到“邹长官”这三个字,邹北城明显一僵:“你……你叫什么?”

    “哦 , 对不起。”我抱歉般的捂了下自己的嘴巴,知错就改道:“您说过在外面不能叫您‘邹长官’……我该叫您邹先生的 , 实在很不好意思,邹先生 , 我最近刚受了惊吓,脑子还没反过劲儿来……”

    “够了!”邹北城听不下去了,厉声打断了我:“你故意气我是不是?”

    闻言,我轻哼了一声 , 丝毫不给他颜面的把他抓着我手腕的手甩开了。

    “我哪儿敢气您呐!”我阴阳怪调的讽刺他:“我对你千依百顺,你还纵容你老婆买凶谋杀我呢,我要是再气气你,那估摸着不用你老婆动手了,你直接就把我送到黄泉路上去了!”

    邹北城被我气的够呛,却也无话可说,毕竟这事儿确实是他理亏。

    我不是靠他养的小三儿,他给不了我名分已是对我亏欠良多,现在他老婆还过来找我麻烦,险些要了我的命 , 我当然不可能给他好脸色了。

    “远黛,我说过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邹北城强行按捺住自己心底的怒火 , 尝试着安抚我道:“但是你总要让我先把这件事给查明白啊!绑架你们的人现在已经被送到公安局了,我下午就去调审他们 , 如果审出来这事儿确实是婉月做的,我肯定不会姑息她。”

    “但是你得给我点儿时间,你总不能让我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 , 回去找婉月兴师问罪吧?”邹北城言辞凿凿。

    尽管他的话很有说服力,可我一句也听不进去。

    他现在不过是想稳住我罢了,我若是消了气,他后面肯定不会严惩林婉月 , 最多是查明真相后让林婉月过来跟我道个歉。

    所以这火气不能消 , 傻子才吃男人哄女人的那一套 , 我可不是傻子。

    “那就等你审完了再来找我。”我说话的语气依旧不含任何温度:“邹北城我告诉你,我乔远黛不是非你不可的!我是真心喜欢你,所以才勉强忍了你已经结婚了的事儿 , 但这不代表我能任你和你老婆欺负!这事儿你他妈的最好给我个交代 , 否则的话 , 我自个儿去找你老婆讨说法,可就不会再看着你的面子了!”

    放完狠话后,我不待邹北城反应,直接转身离开了。

    说来也巧,走出医院大厅的时候 , 我居然看到了谭慕龙。

    谭慕龙站在医院大厅的门口 , 既不像刚从大厅里走出去的样子 , 也不像是要进来 , 就这么站在门口徘徊 , 似乎在纠结什么。

    我知道他在纠结什么:上不上楼去看南宫薰,这是一个很恼人的问题。

    这人情商一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