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277章 引蛇出洞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桌面的气氛变得有些凝重了,邹北城和南宫薰都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 像是猜到了什么似的,可他俩又都不说话 , 因此我也不知道他们心里再打什么鬼主意。

    这让我更加焦灼了,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谭以琛一下。

    于是我借口自己要上厕所,起身离开了座位。

    来到洗手间后 , 我慌忙从包里翻出了自己的手机,霹雳啪啦的打下一大段话,以短信的形式发给了谭以琛。

    短信的内容大概就是告诉谭以琛我和邹北城他们也在这家餐厅吃饭,我们就坐在他的左后方 , 邹北城和南宫薰已经看到他了 , 也看到并认出和他一起进来的美女凯琳小姐了。

    短信的末尾 , 我绝望的问谭以琛:“怎么办?邹北城和南宫薰已经起疑心了,他们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和上帝教的人来往,你约上帝教的人出来吃饭,就不能约个隐蔽的地方吗?为什么非要冠冕堂皇的跑到这么受欢迎的大众餐厅!”

    谭以琛很快便给我回了短信 , 短信只有短短七个字 , 可足以让我瞠目结舌。

    ——谭以琛在短信里跟我说:“别担心 , 我故意的。”

    原谅我智商太低,一时间没太看懂,愣神几秒后,我给谭以琛发过去一连串的问号 , 以表示我的困惑。

    也幸亏现在谭以琛不在我旁边 , 否则的话 , 他一定会笑话我智商低的。

    “不懂了吧?这叫引蛇出洞。”智商超高的谭以琛在短信里向我解释道:“不使点儿猛招出来,怎么把那奸细引出来呢?”

    我似懂非懂:所以说今天这看似巧合的相遇,其实是谭以琛故意而为之的?

    他这么做,目的是为了把南宫薰安插在谭慕龙队伍里的奸细引出来?

    可……可怎么引呢?他不就是跟上帝教首领的女儿吃了顿饭吗?这跟谭慕龙队伍里的奸细有个毛关系啊!

    我满脑子问号。

    但我又不好意思问谭以琛——我怕被他鄙视。

    不过既然谭以琛说这一切都是他故意为之的 , 我倒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 于是便删掉短信,重新把手机塞回了包里,然后洗了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我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谭以琛抬了下头,游离的目光正好飘到了我身上。

    于是他皱了下眉 , 装出一副惊讶的模样来,一直盯着我 , 直到我在邹北城旁边坐下来为止。

    我坐下后 , 谭以琛的目光便转移到了邹北城身上。

    邹北城显然也早就注意到了一直盯着我看的谭以琛,他和谭以琛隔空向往 , 彼此的目光都沉冷而深邃。

    现场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我想如果邹北城和谭以琛的眼神能化作某种有实质性力量的东西的话 , 那邹北城和谭以琛肯定会被彼此的目光射成稀巴烂。

    剑拔弩张之际,服务员刚好端着盘子过来上菜 , 成功的化解了尴尬,

    于是邹北城最后阴鸷着眸子瞥了谭以琛一眼,随后,终于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我如释重负:说实话,有那么一刹那,我真害怕邹北城沉不住气,冲过去跟谭以琛打起来。

    ——要知道,现在在邹北城眼里,谭以琛可是杀死他亲弟弟的幕后真凶!

    所以他如果冲过去揍谭以琛,我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

    可他没有去揍,他把视线收回来以后 , 便恢复了以往的沉着冷静与风趣尔雅,就好像他从没看到谭以琛一样。

    他极具绅士风度的从服务员小姐的手里接来盘子 , 然后动作很轻的把盛着精致食物的盘子放到了桌子上,一盘接着一盘……就这样 , 他帮服务员小姐上完了菜,在服务员小姐离去的时候,他甚至还微笑着用泰语向服务员小姐表达了感谢。

    这让我倍感恐惧 , 那句古话怎么说的来着?暴风雨来临的前夕,海面都是很平静的,暴风雨越强,海面越平静……

    我想,现在的邹北城一定很愤怒 , 愤怒到他已经生不出气来了。

    亦或者说 , 现在的谭以琛在他眼里已经不再是一个活着的人了 , 所以他不再生谭以琛的气,因为生一个死人的气是相当愚蠢的。

    这顿饭吃的我胆战心惊的,我总是控制不住的去想邹北城不久前跟我说过的 , 有关他想除去谭以琛的话。

    虽然他没有明示 , 可我知道 , 他迟早会对谭以琛下手的。

    该死的!我在心里懊恼不已的骂着自己:刚刚怎么忘了提醒谭以琛,让他今日小心些,多带几个保镖在身边,免得被邹北城算计呢?

    我这榆木脑袋,真是越来越不好使了!

    谭以琛和凯琳比我们先离开餐厅,待他们俩离开后 , 南宫薰凝着他们消失的方向看了好一会儿,然后突然扭头问邹北城:“你说谭家会不会背地里也涉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