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273章 告白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约定?我脑子晕乎乎的,反应了好久 , 才终于反应过来,谭以琛口中的约定 , 指的是他加入“暗刃计划”的时候,我跟他约法三章,要求他不许因我和邹北城有亲密举止而生气吃醋 , 对我进行打击报复。

    反应过来以后,我不服气了:我以前哪儿有嫌弃他吃邹北城的醋了?

    明明以前他吃醋的时候,我都是好生哄着他的好不好!

    “你少偷换概念!”我嘟起了嘴巴,气鼓鼓的瞪向谭以琛:“你若真的眉跟我怄气,你就该每天搭理我才对,对我爱答不理的,明显就是在怄气!”

    谭以琛被我气笑了 , 抬手就在我屁股上给了我一巴掌。

    “唔!”我吃痛闷哼了一声 , 伸手委屈巴巴的摸着自己屁股刚刚被打的地方 , 满目哀怨的看向谭以琛。

    大混蛋!我在心里愤恨不已的骂着谭以琛:说不过我,就打我……

    太不讲道理了!

    然而在谭以琛看来,不讲理的却是我。

    “撒娇也要有个限度。”谭以琛惩罚性的捏了下我的鼻子,无可奈何的数落我道:“你现在天天和邹北城、南宫薰他们腻在一起,要我怎么搭理你?”

    我无话可说 , 时机太不凑巧 , 我和谭以琛吵架的这段日子 , 刚好是乔远黛和邹北城感情急剧升温的阶段,再加上我们又跑到了泰国,我不得不和邹北城他们住在一起……重重因素叠加到一起,让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

    旧的误会还没有解释清楚 , 新的误会便层出不穷 , 我和谭以琛又没有太多的机会可以见面 , 于是我逐渐产生一种自己被冷落的感觉。

    尤其是那个长得跟我有七分神似的“假郁可可”出现后 , 这种被冷落的感觉就更显著了。

    “可好几次人家给你打电话的时候 , 话都没说话,你就把电话挂了!害人家担心的不得了。”我嘴巴翘的老高,鸡蛋里面挑骨头。

    谭以琛弯起眼睛笑了:“这不正能说明你这卧底当得合格,给我传来的消息都特别的有用,特别的及时吗?”

    “借口,你就是故意的!”我咬牙切齿。

    谭以琛不耐烦了,打击报复性的加大了身下的力道。

    我嘤咛两声 , 明明还有一肚子的怨言要讲,此刻 , 却一个字也讲不出来了。

    “你呀 , 还是不说话的时候可爱点儿。”

    谭以琛低笑着,随即俯身吻上了我的唇。

    这一折腾就直接折腾到了傍晚 , 酣畅淋漓的做过以后,我浑身瘫软 , 眼皮子有千斤重,只想倒到床上好好的睡一觉。

    可天不遂人愿 , 现在的我,根本没时间睡觉。

    我强打起精神来,以顽强的毅力从床上爬了起来。

    “我得走了。”我一边儿穿衣服,一边儿跟谭以琛告别道。

    谭以琛脸上的表情也很倦懒,听说我要走,他突然伸手拉住了我的胳膊,稍一施力,便将我拉进了他的怀里。

    他的怀抱温暖又舒适,在里面躺一秒 , 我便产生了一种不想离开的情愫。

    果然,温柔乡才是最消磨人意志的地方。

    困境使人进步 , 温柔则使人沉沦。

    “我真的要走了。”我再次重复了一遍,可一点儿离开谭以琛怀抱的意思也没有:“已经很晚了 , 再不回去,南宫薰他们那边儿我要怎么说呀。”

    刚跟谭以琛做完,我想他应该不想听到“邹北城”这三个字 , 所以我很识相的用“南宫薰”取代了“邹北城”。

    谭以琛依旧抱着我,也没有松开手的意思。

    温存固然好,可我知道自己真的该走了。

    我正欲第三次开口跟谭以琛告别,这时 , 谭以琛突然跟我说:“不如 , 就这么算了吧。”

    我没听懂他的意思 , 抬头满目困惑的看向他。

    谭以琛把我抱得更紧了一些,停顿几分钟后,才继续沉闷着调子往下讲道:“不如我们放弃暗刃计划吧 , 邹越风已经死了 , 至于顾凕……我有上万种方法让他求生不得 , 求死不能。”

    我愣住了,万万没想到,谭以琛会劝我退缩。

    坦白来讲,其实我也想过要放弃。

    毕竟我的目标只有邹越风和顾凕 , 邹北城……怎么说呢?他虽然也做错了事 , 但冤有头 , 债有主 , 我奶奶和安辰一家都不是他杀的 , 所以我也不是一定要把他送进监狱才肯罢休的。

    所以,在邹越风死的那段时间里,我确实曾想过:要不,就这么算了吧?

    邹越风已经死了,有谭以琛帮忙的话,干掉顾凕不是什么难事儿。

    但干掉邹北城,真的很难。

    然而 , 这念头只在我脑海里晃了一圈儿,之后就消失了 , 我只用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 , 就把它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