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264章 试探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如何让一个“性致正浓”的男人突然不再想上你?

    这看似很难,其实也简单。

    我以前在微博上看到过这样一个搞笑的段子:女人面对强奸时最好的自救方法 , 就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裤子。

    心理再强大的强奸犯,应该也做不到“迎屎而上”。

    当然 , 我不可能做到这么绝,毕竟邹北城他也不是强奸犯。

    但是道理是相同的,营造煽情的气氛很难 , 可破坏煽情的气氛实在是太简单了。

    ——有时候,只需要一个喷嚏。

    刚好我鼻子也痒痒了。

    于是在我第四枚扣子被解开的那一刹那,我不再忍耐,条件反射般吸了口气 , 然后猛的打了个喷嚏 , 喷了邹北城一脸的唾沫星子。

    邹北城瞬间僵住了 , 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

    “对不起对不起。”我慌忙从包里掏出纸巾来,一边儿语无伦次的道着歉,一边儿手忙脚乱的给邹北城擦着脸:“我不是故意的……我……我……都怪这该死的感冒!”

    邹北城没说话,身体依旧僵直。

    我委屈的撇了撇嘴 , 脸上写满了歉意:“你别生气嘛,这又不是人家能控制的了的……”

    邹北城的脸色终于缓了缓 , 他长吁出一口气来 , 引着我让我坐到了他旁边。

    “没生你的气。”他垂眸笑了,低声哄我道:“不过你这感冒真的是挺烦人的,你在这儿等着,我再去给你拿点儿感冒药来。”

    我乖巧的点了点头 , 突然觉得被冻感冒了也没什么不好的。

    起码有病在身 , 邹北城就不能肆无忌惮的上我了。

    看来 , 今天晚上我得故意踢一下被子 , 好让自己多感冒两天 , 最好冻发烧了,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看邹北城怎么对我动歪念头。

    然而我多虑了,因为过了今天以后,邹北城基本就没什么时间再来管我了。

    邹北城把感冒药和清水一同送到我跟前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我和邹北城都是一愣 , 下意识的往门口看去,然后惊讶的发现 , 房间的门居然没关。

    南宫薰斜倚在门口 , 似笑非笑的冲邹北城勾了勾手指,动作妖娆:“邹长官 , 方便出来一下吗?我个好消息想要告诉你。”

    “没关系的。”邹北城轻飘飘的瞥了南宫薰一眼后,便收回目光 , 继续伺候我吃药:“远黛不是外人,你直接进来说吧。”

    南宫薰冲邹北城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儿 , 不情不愿的进来了。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她用脚“啪”的一声关上了大门,然后打着哈欠懒洋洋的向邹北城宣布道:“我新找的中间人已经帮我们物色好买家了,中间人说对方是上帝教的人,绝对靠谱……”

    听到“上帝教”这三个字,邹北城神色明显一变,他目光凌厉的瞪了南宫薰一眼,示意她闭嘴。

    被邹北城瞪了,南宫薰却一点儿也不难过,反倒得意的狠,脸上明晃晃的写着:这可是你让我说的。

    “你先吃药。”邹北城伸手摸了摸我的头 , 笑容还算温柔:“我出去跟薰谈点儿私事,很快就回来。”

    我本无意管他的闲事 , 但我感觉以乔远黛的性格,应该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 于是便幽着调子,带着些许不满的问邹北城:“你刚刚不是说我不是外人吗?”

    “对啊。”邹北城依旧笑着,伸手捏了下我的鼻子,跟我玩儿起了文字游戏:“你是我的‘内人’ , 当然不是外人了。”

    内人在古代有“妻子”的意思,在这儿也算是一语双关了。

    我意味不明的冷笑了一声,不耐烦的冲邹北城挥了挥手:“行了行了,你爱怎样就怎样吧 , 我头疼 , 懒得理你。”

    言罢 , 我不待邹北城给我解释,便扔下感冒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 独自一人回了屋。

    邹北城站在原地掂量了几秒 , 估计最后觉得生意比我重要 , 于是便没进屋哄我,而是跟南宫薰一块儿出去谈生意了。

    我的火气只是发给邹北城看的,心里其实一点儿也不恼,所以进屋后没一会儿便躺床上睡着了。

    睡梦中 , 我感觉有人从身后抱住了我 , 我知道那是邹北城 , 所以就没动。

    “别生气。”邹北城把下巴抵到了我的肩膀上 , 在我耳边暗哑着嗓子喃语道:“我不是信不过你 , 只是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掺合的好。”

    我没回话,假装自己已经睡熟了。

    他却看出我的伪装,笑着打趣我说:“小丫头脾气还挺大……我知道你没睡。”

    “那你应该也知道我不想理你。”我轻哼道。

    邹北城声音里的笑意更浓了:“那我要怎样做,夫人您才肯理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