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260章 他的不安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我斜倚在邹北城的怀里,耳边萦绕着邹北城如魔咒般的那一句“没事了” , 他的声音很低,很沉 , 这样听他一遍一遍的说这三个字,我隐隐有一种他快要哭了的错觉。

    可他没有哭,尽管他的嗓音已经沙哑 , 尽管他的眼眶已经通红,可他却一滴眼泪也没流。

    他亲吻着我的额头,用一种暗哑到令人心碎的声音跟我说:“远黛,对不起,连累你被绑架……”

    我不由的僵了一下 , 一时间也说不清自己此刻究竟是个什么心情。

    其实我对邹北城一直没什么好感 , 只要一看见他 , 我就会条件反射般的想起他在监狱里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冷声跟我说看我还能撑多久的场景。

    他已经给了我一个冷血、滥用私权、甚至是暴力的第一印象,这印象太过深刻 , 以至于我到现在都难以忘怀。

    可如今 , 当我听到他向我道歉的这一秒 , 我的心突然不受控制的软了一下。

    果然,失意的男人最能打动人了,意识到自己心中的柔软后,我在心里苦笑着打趣自己。

    “这怎么能怪你呢?”我伸手搂住了邹北城的腰 , 低笑着安慰他:“又不是你让人绑架的我,你道什么歉?”

    我稍微顿了一顿 , 然后抬起头来 , 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子 , 带着些许责备的意味继续往下讲道:“你呀 , 就是太有责任感了,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弟弟出事了觉得是自己没尽好为人兄长的责任,我出事了又觉得自己没尽好恋人的责任……是,身为兄长,恋人你确实对我们负有责任 , 但并不负有全部的责任。”

    “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我们自己才需要对自己的人生负绝大多数的责任 , 你懂吗?”我压低了眼眉 , 沉声问邹北城。

    邹北城先是一愣,尔后点头笑了。

    他再一次拥抱了我 , 在我耳边低喃道:“我懂的。”

    但愿他是真的懂吧,我在心里沉闷的叹了一口气 , 伸手回抱了他。

    那一晚我和邹北城是相拥入眠的,他一直紧紧的抱着我 , 就跟怕我被什么人抢走一样,即便睡熟了也不曾放轻力道,搞得我连转身都没办法转,稍微动一动就会被他紧紧的抱回去,真是让我又好气又好笑。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邹北城已恢复了以往衣冠楚楚,从容不迫的模样,就好像昨晚那个满身是伤,失魂落魄的抱着我不断的重复“没事了”的男人不是他一样。

    “你的感冒好些了吗?”邹北城在吃早饭的时候沉声询问我。

    我撇了撇嘴 , 一脸委屈:“没有。”

    闻言,邹北城凌厉的眉明显向下压了压 , 沉思片刻后,他向我提议道:“要不还是叫个医生过来给你看看吧 , 这都感冒三天了,一点儿也不见好转……”

    “哪儿有那么娇气。”我漫不经心的拒绝了邹北城:“我在美国的时候,发烧了医生不给开药,让我调息一周 , 如果一周后没好再去找他……现在才过了三天,离一周还远着呢。”

    国外的医生不会轻易给病人开药是我在书上看到的,之前谭以琛曾让我恶补过美国的文化,恶补内容涉及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 这只是其中的一小条。

    我甚至知道美国自来水管里的水凉水是循环水 , 热水是死水 , 所以凉水打开自来水管的水龙头就能直接喝,热水即便使用超好的过滤器过滤了一遍,也是不能喝的。

    总而言之 , 现在的我 , 假装自己是留过美的海龟 , 完全没问题。

    “我这不是不想让你受罪吗?”邹北城叹了口气,伸手点了点我的鼻尖。

    我正欲回邹北城一句“我没事”,这时,屋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邹北城示意我继续吃饭 , 自己则起身去大厅把门打开了。

    敲门的是南宫薰 , 她神色慵懒的跟邹北城打着招呼:“早啊 , 暴力小邹郎。”

    这外号成功的招来了邹北城一记白眼儿。

    “你来干什么?”邹北城的声音里满是不耐烦。

    南宫薰嗤笑一声:“我又不是来找你的,你不耐烦个什么劲儿啊?”

    说着 , 她伸长了脖子向我这边儿看了过来 , 并伸手叫我道:“乔妹妹,出来一下呗,人家想找你逛街。”

    “逛什么街啊?”邹北城毫不客气的挡到了我和南宫薰中间,不让南宫薰继续引诱我出去:“你不知道远黛还生着病吗?”

    南宫薰不高兴了,叉着腰反唇相讥道:“你媳妇儿是的感冒,又不是得癌症,怎么就不能逛街了?再说了,癌症患者还隔三差五去大街上溜达呢!”

    “癌症反正也没救了 , 爱溜达就让他们溜达去。”邹北城居然真跟南宫薰较起了真:“但是感冒需要静养,你懂不懂啊你?”

    他俩又斗起了嘴,一个比一个会讲歪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