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256章 舍不得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我飞快的用手机登陆了邮箱,然后调出江一峰给我发来的资料 , 把手机给邹北城递了过去:“我没见过郁可可,对她也不太了解 , 所以不好推断这几个嫌疑人中那个是她,你看一下,应该会有线索的。”

    手机已送到邹北城面前 , 邹北城却没有伸手来接。

    我一时有些困惑,忍不住抬头看向邹北城。

    抬眸之际,邹北城染笑的眸子映入眼帘,令我心神一荡。

    他眸底盛满了我不敢去承受的爱意 , 他的目光是令人无法抵抗的柔。

    “病了就好好休息 , 别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邹北城伸手动作轻柔的揉了下我的脑袋 , 说话的语气甚是心疼。

    我低头笑了,小声回答他:“人家……人家只是想做点儿力所能及的事情帮你而已……”

    “那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邹北城数落我:“以后不许再带病操劳了,你男人又不是窝囊废,你什么都干了,我干什么啊?”

    “没有操劳。”我歪头躺到了邹北城的肩膀上 , 搂着他的脖子笑嘻嘻的跟他撒着娇:“我不过是收个邮件而已 , 脏活累活儿辛苦活儿都是我的手下……助理 , 都是我的助理在做。”

    听到“手下”二字的时候,邹北城眸色幅度很小的变了变。

    我假装没看见,闭上眼睛躺在邹北城怀里小憩:“资料你自己看吧,我困了 , 先睡会儿。”

    “好。”邹北城再次在我额头上落下一吻 , 轻声哄我:“睡吧。”

    就这样 , 我昏昏沉沉的进入了梦想 , 本以为我睡着以后 , 邹北城会把我放到床上,然后自己悄然离开。

    谁料,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依旧躺在邹北城怀里,邹北城则斜靠在床头打盹儿。

    他一直没动的吗?我稍稍有些惊讶:不会吧?我感觉我睡了挺久的,他一直保持一个姿势不动,身体不会发麻吗?

    低头看了一下时间 , 我更震惊了:我睡了足足有五个小时。

    也就是说,这五个小时里 , 邹北城一直没动 , 就这么让我靠着。

    可能是我低头的动作惊扰了邹北城把,我刚看完时间,头顶上便传来邹北城暗哑的嗓音:“醒了?”

    “恩。”我下意识的点着头 , 并直起身来,不再依着邹北城的左肩。

    邹北城打了个哈欠 , 然后又右手去揉自己的左肩,一边儿揉,一边儿问我:“感觉好些了吗?饿不饿?要不要吃点儿东西?”

    我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忍不住问他:“你一直都没动的吗?我该不会在你怀里躺了五个多小时吧?”

    闻言 , 邹北城弯起眼睛笑了:“怎么,不想在你男人怀里躺着?”

    “你讨厌!”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人家是心疼你好不好?肩膀都酸了吧?你也真是的,我睡着了就把我放床上嘛!”

    邹北城眸底的笑意更深了,他伸手捏了下我的鼻子,低声解释道:“本来是想把你放到床上的,但谁让你睡相那么可爱,看着看着,我就舍不得了。”

    他这情话说起来,真是比谭以琛还溜。

    可惜我无法心动,因为他家里还有一个老婆,因为他弟弟杀了我奶奶 , 因为他马上就要去杀“我”了。

    随后,邹北城打电话给我叫了份儿晚餐 , 吃完晚餐后,他又亲自喂我喝了药 , 并命令我继续躺在床上休息,不许我再下床。

    我明明只是得了个感冒,他却搞得就跟我得了癌症一样 , 真是让我哭笑不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冒药的关系,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我很快便再次睡着了。

    后来我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我迷迷糊糊的接了电话 , 电话那端传来了一个我有点儿熟悉 , 但一时间却辨认不出是谁的声音。

    好在 , 那人一上来就做了自我介绍:“黛姐,我是江一峰,请问一下,你是不是已经把我发给你的资料给邹北城看了?”

    “对啊。”我哑着嗓子回答道:“中午给他看的,怎么了?”

    电话那端沉默了几秒 , 片刻后 , 江一峰回答我:“貌似邹北城已经确认目标了 , 他现在开车往东城的方向赶,三号嫌疑人就住在东城……可事发突然,我们这边儿都还没做准备呢,谭二少的手机也打不通 , 我联系不上他,你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跟他报个信儿?”

    我瞬间清醒了:邹北城已经去找“假郁可可”了?

    我去 , 他怎么不声不吭的就过去了呢?明明刚刚还在喂我吃药 , 逼我上床休息,一点儿去找郁可可的迹象都没有啊!

    “你……你先别着急 , 我这就跟谭以琛联系。”我慌忙翻身从床上爬了起来 , 急声吩咐江一峰:“你想办法拖邹北城一会儿,或者先把三号转移了,我很快的,我这就给谭以琛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