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254章 撒娇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宿醉一宿,第二天醒来的时候 , 我只觉得头昏脑涨,整个人都不好了。

    更悲催的是 , 由于我是在地上睡着的,身上什么也没盖,瑟缩了一夜后 , 我毫无悬念的感冒了。

    而比较气人的是,南宫薰明明跟我一起躺在地上睡了一整宿,她却什么事儿也没有,依旧活蹦乱跳的 , 连个喷嚏都没打。

    “你说说你。”邹北城一边儿给我倒热水 , 一边儿无可奈何的数落我:“你喝酒就喝酒嘛 , 为什么要躺在地上睡觉?床就离你几步远,走过去能累死你啊?”

    我哀怨的嘟起了嘴,软糯着调子跟邹北城撒娇:“人家喝醉了嘛!困得要命,当然是躺那儿睡哪儿了!”

    邹北城乐了,捏了下我通红的鼻子打趣我道:“那下次你再想喝酒就到床上喝去 , 这样安全。”

    我恶狠狠的瞪了邹北城一眼 , 没有再理他。

    邹北城以德报怨 , 非但没有记恨我瞪他,反倒给我拿来了感冒药,哄小孩儿一般的哄我道:“乖,把药吃了 , 然后躺床上睡一觉 , 睡醒了 , 病就好了。”

    说着 , 他把感冒药和水一起递到了我跟前。

    我正欲伸手去接 ,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

    “把药喝了再接!”见我似乎起了先接电话再吃药的念头,邹北城虎着脸厉声命令我道。

    “不要。”我把嘴巴撅得老高,突然跟邹北城耍起了小孩儿脾气:“药好苦,人家不要吃!”

    换成别人,见我这么“作”,肯定是要一巴掌拍死我的。

    但邹北城显然对乔远黛是真爱 , 所以他非但没有一巴掌拍死我,反倒好脾气的哄我道:“不苦的 , 我往水里放糖了 , 乖乖吃药,吃完以后再将你一颗大白兔奶糖好不好?”

    我这才乖乖的接过水杯,把药吃了。

    这“哄”与“被哄”的过程全被坐在沙发旁啃着冰淇淋看电视的南宫薰看到了 , 她默默的盯着我和邹北城看了一会儿,然后拿勺子挖了一大勺冰淇淋放进了嘴里 , 咬着勺子抱着冰淇淋盒子转身离开了。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她离去的背影 , 有点儿悲伤。

    不过我很快就没有时间去理会南宫薰悲伤与否了,因为刚刚给我打电话的人,是谭以琛给我安排的“助手”江一峰。

    之前谭以琛跟我说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以后工作方面的事,都会由江一峰来跟我交接,他则在幕后主导,尽量不再露面。

    “黛姐。”电话里,江一峰吊儿郎当的向我汇报道:“您交代给兄弟们的事儿 , 兄弟们已经帮你办好了!我们密切监视了谭以琛一周,终于锁定了几个嫌疑人 , 我已经把嫌疑人的资料整理好发你邮箱里了,用不用我再打印一份儿给您送过去啊?”

    什么?监视谭以琛?我听了个一头雾水:我什么时候拜托他们帮我监视谭以琛了?

    等等,他们是不是在说……假郁可可的事儿?

    我终于反应过来了:我答应了邹北城帮他查出“郁可可”的下落,现在 , 谭以琛那边儿应该是布好局了,就等着我把邹北城往哪儿引呢。

    于是我稳了稳心神,冷声回答江一峰道:“不用了 , 我看电子版就行,辛苦你们了。”

    言罢,我挂断了电话。

    我从床上爬了起来,出门去找邹北城 , 谁料一出门 , 邹北城和南宫薰都不见了 , 只有谭慕龙坐在大厅里看球赛。

    “他俩人呢?”我问谭慕龙。

    谭慕龙头也不回的回答我:“出去了,估计又去找新的中间人介绍买家去了。”

    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因为南宫薰已经找我做她的中间人了。

    可如果不是出去“谈生意”了的话 , 那邹北城和南宫薰还能去干什么?总归不能去开房吧?我奇葩的想着。

    算了 , 他俩爱干什么干什么去 , 就是真出去开房了,也不管我的事儿。

    我缓步走到谭慕龙旁边坐下了,有气无力的跟他说:“你抽空给你弟弟报个信儿,告诉他鱼儿已经上钩了 , 让他做好收网的准备。”

    听到这话 , 谭慕龙终于把目光从电视机上移开了,满目震惊的看向我:“邹北城找你做中间人了?”

    我摇了摇头 , 纠正他道:“是南宫薰。”

    谭慕龙压低了眼眉,喃喃了一句:“怎么会是她……”

    我头晕的厉害 , 实在没工夫跟邹北城分析这些 , 于是起身跟他告别道:“总之,你记得跟你弟说就行了,我头有点儿晕,先回去睡觉了。”

    “等一下。”谭慕龙却一点儿怜香惜玉的意思也没有,明知我感冒了,却还是叫住了我:“为什么你不自己跟他说?你们两个又吵架了?”

    为什么要加一个“又”字?我颇为头疼的扶住了自己的额头:我和谭以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