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251章 命运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我的问题似乎把邹北城给难倒了,邹北城许久都没有再说话。

    见状 , 我也不好再逼他,于是缓场般的开口道:“我就是随便问问 , 你不想回答也可以不回答的。”

    我话音刚落,邹北城突然回答了我。

    “我想杀了她。”他抬起头来,阴冷着眸子凝向我 , 表情可怕极了:“她杀了阿风,虽然阿风确实混账,可他是我弟弟……他是我唯一的弟弟。”

    我很想跟邹北城说:你弟弟也杀了郁可可的奶奶,郁可可的奶奶也是郁可可唯一的奶奶。

    我觉得很讽刺 , 邹北城明明刚经历过失去亲弟弟的痛苦 , 却不能去理解别人也失去了重要的亲人 , 别人也正在愤怒着。

    我的拳头再一次捏紧了,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不让自己挥手给邹北城一拳,我正恼着 , 邹北城突然话锋一转 , 给出了相反的答案。

    “但我或许不会杀她。”邹北城语出惊人。

    我僵了一下 , 自己也说不清现在自己的心里究竟是个什么滋味。

    所以说,邹北城还算良心未泯?

    可我显然高看他了。

    “现在不是跟谭以琛起冲突的时候。”邹北城压低了眼眉,面色显得严肃了起来:“那小子不好对付,暂时还是不要招惹他的好。”

    我的心凉到了谷底,直到这一刻我才突然明白 , 邹北城愧疚的并不是因为多年前他昧心的找人为他弟弟做了伪证 , 而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有好好的教导弟弟 , 所以才导致弟弟多年后被人谋杀。

    他的歉意是给邹越风的 , 不是给郁可可的。

    “有意思。”我强忍着内心的愤怒 , 倾身靠到了沙发上,嫣然的笑了:“你弟弟杀了郁可可的奶奶,还有两个你也没给我讲清是谁的路人甲和路人乙,现在帮弟弟逃脱罪名的你,却对弟弟感到愧疚,并不对郁可可表示同情。”

    这句话 , 我是拖长了调子说的,说话的语气就像心理学家发现了什么极其有意思的心理现象一般 , 语调玩味儿 , 暗蕴笑意。

    我想知道邹北城对他弟弟杀了郁可可家三条人命的事儿究竟怎么看,可我又不能直接问他 , 只好假装成自己对人性很感兴趣的模样,以此来套他的话。

    邹北城没有起疑 , 因为我塑造的乔远黛,本身就是一个好奇心重 , 精通人性,喜欢研究各种古怪学识的知性女子。

    “不,你说错了。”邹北城纠正我:“我很同情郁可可,但是我并不会对她心怀愧意。”

    “哦?”我挑眉,眸底的笑意越发的深邃。

    邹北城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坐下来了,漫不经心的继续往下讲着:“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换成任何人,都不会在自己的亲弟弟面临牢狱之灾的时候袖手旁观,我相信就算是我们大公无私的谭长官,他也做不到这点。”

    我沉默了 , 不知该如何回答他,有些时候的有些事 , 站在不同的立场,就会得到不同的答案。

    世上哪儿有那么多的对与错?人情复杂的世界 , 早已不是学校里教的对错是非能辨别的了。

    “当然,郁可可她有权恨我,但我也有权恨她。”邹北城补充道:“阿风杀她奶奶并不能作为她杀阿风的理由 , 如果能的话,那我不也有理由杀她了吗?”

    这歪理讲的很厉害,有那么一瞬间,我都要被他说服了。

    冤冤相报何时了估计就是这个意思吧,想终止仇恨 , 只有两个办法 , 一个是选择原谅 , 另一个是将对方赶尽杀绝。

    我选择第二个。

    “很有意思。”我摇晃着手里的高脚杯,笑意盈盈的凝着邹北城,继续以旁观者的身份点评道:“你不遵守法律 , 导致郁可可也不遵守法律 , 现在你自食恶果 , 她也为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看来法律的存在,也是有一定的必要性的嘛。”

    邹北城皱了下眉,眸底有怒意闪过。

    可他到底是克制住了这怒意,因为他知道我说的是对的。

    “亲爱的 , 我还在呢 , 能不能不要当着我的面对我的行为指指点点。”邹北城伸手环住我的腰 , 稍一施力 , 便把我拉到了他的怀里:“难道换成你,你就会遵纪守法了?”

    乔远黛不会 , 但郁可可会。

    这就是我和你,本质的差别。

    你的恶才导致了我的恶,我本性是向善的。

    我在心里这样回答邹北城,可嘴上又是另一套说辞。

    “我又没说你做错了。”我娇笑着:“我只是在解析这件事罢了……我感觉这件事跟希腊神话故事《俄狄浦斯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有些事情,或许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好了 , 这些注定好的事,又会将我们引向一个早就注定好了的结局里。”

    《俄狄浦斯王》是我和邹北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