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250章 愧疚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愧疚?听到这两个字,我没由来的愣了一下。

    坏人会愧疚吗?

    许多国产剧里的坏人似乎是死不悔改的 , 好像只是为了坏而坏,作为人的其他性格全部被坏所泯灭。

    那现实生活中呢?

    可能是对仇人有偏见吧 , 我从不觉得顾凕、邹越风、邹北城他们会为自己做过的事而感到愧疚。

    可现在邹北城却告诉我,他很愧疚。

    “你有什么好愧疚的?”我笑了:“明明是郁可可那个小婊子害死了你弟弟,你把她千刀万剐都不为过,为什么要感到愧疚?”

    听到我的话以后 , 邹北城抬起头来,冲我苦涩一笑,摇头道:“远黛,你不懂……这件事很复杂 , 远没你想象中那么简单。”

    我当然知道这事情很复杂 , 因为我就是这件事的主角之一。

    我是多年前遭你们迫害后唯一活下来的那个人 , 也是终将把你们所有人都送进地狱或监狱的那个人。

    所以我想知道,你的愧疚感源自哪里。

    “复杂你就一点一点的跟我解释啊。”我端起桌前的葡萄酒,亲自给邹北城斟了一杯:“你慢慢讲 , 我慢慢听。”

    我顿了一顿 , 然后伸出手来握住了邹北城的手 , 巧笑嫣然的补充道:“我想知道你的事……我想更了解你。”

    邹北城被我眸底的深情所欺骗,回握住了我的手。

    一阵极为压抑的沉默后,邹北城长长的叹出一口气来,闷声道:“该从什么地方讲起好呢……说实话 , 这事儿说着挺丢人的。”

    他又苦笑了一下 , 然后端起桌上我刚为他斟好的葡萄酒 , 一饮而尽。

    酒精让他冷静了不好 , 他也终于有勇气把那件我早已熟记于心却依然想听他再讲一遍的事 , 讲给了我听。

    “我弟弟是个很顽劣的人,他从小被我妈惯着长大,无法无天的,想要什么就一定得搞到手。”邹北城的语气听不出喜怒哀乐:“五年前……还是四年前,我记不清了,他看上一个歌手 , 那歌手就是郁可可。”

    这是五年前的事,你记不清了,可我记得很清楚……一清二楚!

    “他使了些手段 , 想逼着那小歌手跟了他。”邹北城继续往下讲着:“但是那小歌手也挺犟 , 软硬不吃,就是不肯从他。”

    说到这里 , 邹北城有些焦躁的点燃了一根烟,这是我不清楚 , 他在焦躁什么。

    “本来没多大点儿事儿。”邹北城越说火气越大:“欺男霸女的事儿他以前也没少干,有我家老爷子给他撑着腰 , 很少会有人为难他,但是他也不知道怎么搞得,失手把人家奶奶给打死了。”

    我无声无息间捏紧了拳头,他一句“没打大点儿事儿”便轻描淡写的把我承受过的苦难抹去了,却不曾想过,当年邹越风给我带来多少的伤害。

    他们果然不值得怜悯!

    “闹出了人命,我妈那边儿罩不住了,就过来求我,让我找人给我弟作伪证。”邹北城懊恼的声音再次传来 , 将我飘远的思绪重新拉了回来:“我当时气坏了,一时没忍住 , 就揍了他一顿,打断了他两根肋骨 , 害他在医院里躺了多半个月。”

    我猛然一僵:邹北城揍了邹越风一顿?还把他肋骨打断了?

    怪不得我奶奶出事后,我很久都没有再见过邹越风,感情他是被他家大哥打住院了啊。

    “我妈骂我冷血 , 说我没有手足情。”邹北城颇为无奈的吐了烟气:“那小崽子在医院躺在,模样也挺可怜的,我就动了恻隐心,找人帮他把这事儿摆平了。”

    他找的人是个验尸官 , 就是那个验尸官一口咬定我奶奶是心脏病突发死的 , 邹越风推我奶奶的那一下根本对我奶奶构不成任何致命威胁 , 所以邹越风才能逍遥法外。

    “这事儿解决以后,我本来想找到那小姑娘,赔她点儿钱 , 或者帮她出几张唱片 , 她挺有天赋的 , 给个路子说不定就红遍大江南北了。”

    这和我的记忆就有点儿出入了,因为记忆里,邹北城是没来找过我的。

    我第一次和他见面是在监狱里,他冷眼看着我问我还能撑多久 , 我咬牙回答他绝对比你想象中久。

    “可我没有想到 , 顾凕居然也搀和到这件事里来了。”邹北城话锋一转 , 道出了他没来找我的原因:“当时我刚好部队里有任务 , 解决完阿风的事儿后 , 我就回部队了,结果我一回来,这俩王八羔子给我捅了个大篓子出来。”

    他口中的“大篓子”指的应该是邹越风和顾凕打死安辰爸爸,并逼死安辰的事儿。

    我拳头捏的更紧了,有些事,无论再听多少遍 , 我都无法让自己保持冷静。

    “他俩又搞出两条人命来,事情一下子闹大了 , 那小姑娘抬着棺材到法院门口写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