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248章 这就是她给我的爱情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那晚,谭以琛到底没能留下来。

    我精心准备的烛光晚餐 , 摆了满满一屋子的玫瑰花以及花了好大一笔价钱买下来的水床和制服,最后全都变成了垃圾 , 在第二天黎明的时候被清理出了套房。

    幸运的是我在天亮之前就离开了,并没有目睹自己的心血被人装进垃圾桶的惨状。

    回到酒店的时候邹北城和南宫薰还没有回来,大厅里只坐着谭慕龙一个人 , 我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谭慕龙旁边,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能给我买一瓶吗?”我指了指谭慕龙桌前的威士忌,闷声向他讨酒喝:“我的信用卡刷爆了,一分也提不出来了。”

    谭慕龙把威士忌推到了我跟前 , 示意我可以随便喝。

    于是我们两个落魄的人 , 便一同坐在酒店的大厅里喝起了闷酒。

    “对不起。”喝着喝着 , 谭慕龙突然没由来的跟我道了声歉。

    我愣了下,一时没反应过来他为什么要跟我道歉。

    “下午的时候我心情不太好,所以控制不住的对你发了火。”他解释说:“抱歉 , 我没有别的意思 , 只是……只是我那时候真的很烦。”

    闻言 , 我不由的笑了,轻声问他:“那你现在还烦吗?”

    他点了点头,难得坦率了一回:“烦。”

    “为什么?”我好了伤疤就忘了疼,又开始多管闲事儿了。

    谭慕龙没有回答我,只是阴着脸又灌了自己一整杯威士忌。

    大概是因为我自己的感情特别的不顺 , 所以生了怜悯 , 想让别人的感情过的顺一点儿吧 , 于是沉默数秒后 , 我颦眉谭慕龙说:“你应该知道 , 南宫薰当年从你手里骗取情报,是为了保护她的家人吧?”

    谭慕龙把威士忌当成了白开水,一杯接着一杯下了肚:“我知道。”

    他说话的声音很低很沉,虽只有三个字,却没由来的给人一种异常悲伤的感觉。

    我不自觉的皱了下眉,疑声问他:“那你怎么……”

    话只说到一半,便被谭慕龙打断了:“她给了我一枪。”

    我又是一愣,没能听懂他这话的意思。

    “她给了我一枪。”他抬起头来 , 凝视着我的眼睛,把这句话又重复了一遍:“我把情报给她了 , 她还了我一枪。”

    我的眼睛不知不觉间睁大了:“你……你说什么?”

    谭慕龙突然笑了 , 他眼圈通红,笑得分外让人心疼:“其实我早就知道她是南宫世家的大小姐 , 我知道她是为什么接近我的。”

    我僵住了,过度的震惊让我一时间甚至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谭慕龙从一开始就知道南宫薰的真是身份。

    ——可他还是把南宫薰留到了身边。

    我吞咽了一口唾沫 , 突然想起了邹北城在飞机上跟我说过的一句话:事情远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能理解她为了家族利益铤而走险。”谭慕龙继续往下讲着,声音虽没什么起伏 , 可他所说出口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针一样,深深的刺进了我的心脏里:“可我不能释怀的是,我把所有能给的全给了她,她却还了我一枪。”

    说到这里,谭慕龙突然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左胸口,刚毅的脸上,少见的显出几抹痛苦的神情来:“那一枪差五厘米射中心脏……这就是她给我的爱情。”

    言罢,谭慕龙直接拿起酒瓶,将剩下的小半瓶酒一股脑的往嘴里送。

    我抓住了他的手腕 , 阻止了他的买醉:“别喝了。”

    他终于放下酒瓶,狭长的眸子里 , 布满了猩红的血丝。

    “阿琛说的对,她是有目地的。”谭慕龙咬牙 , 没头没尾的丢下这么一句话。

    “对。”我点头附和他:“她是有目地的,所以你不能再这么折磨自己了,你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 , 以防他趁虚而入。”

    谭慕龙像是呼吸不畅一般,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缓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恢复如常。

    “他们今晚应该是去找中间人给他们介绍买家去了。”沉默良久后 , 谭慕龙压低了眼眉 , 面色凝重的跟我分析道:“阿琛说他们以前的买家出事了 , 有批货滞在了码头,卖不出去,所以邹北城到泰国一是查他弟弟的死因 , 二是给这批货找到买主。”

    我轻轻的点了下头:“我知道 , 谭以琛跟我说过。”

    谭慕龙眉头皱的更深了 , 迟疑片刻后,他问我:“你说这会不会是个圈套?”

    我没听懂,用目光示意他继续往下讲。

    “像上次一样。”谭慕龙解释道:“上次他就是故意走漏了风声,我们这边儿却误以为这是天赐良机,带着重兵过去抓他们 , 结果收网后却发现邹北城他们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 到手的证据根本就定不了他的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