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245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那一瞬间,我的心跳停了两拍。

    那杯酒邹北城一滴未沾 , 而我已衣不蔽体。

    凝视着邹北城线条优美又极为结实的腹肌,我扬唇笑了。

    “就在这儿吧。”我说 , 说话间,我把自己被邹北城蹂躏的皱巴巴的衣服脱了下来,“哧”的一声 , 胸衣也被我撕下。

    这挑火的动作再一次激起了邹北城的兽欲,他作势便要俯身压到我身上。

    我却伸手制止了他这个动作:“等一下。”

    “宝贝儿。”他舔着嘴唇:“这可不是能等的事儿。”

    我伸出纤细的食指在他额头上点了一下,媚着调子娇笑道:“急什么,我们有大把的时间 , 再说了 , 我又不会让你等很久。”

    说到这里 , 我顿了一顿,拖长了强调补充道:“秋千不搭了,可是情趣还是要有的。”

    说着 , 我推开他 , 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饶有兴趣的凝着我 , 似是想看看我要玩儿什么花样。

    我步姿优雅的走到门口,端起刚刚邹北城放到柜台上的酒,回头冲邹北城嫣然一笑:“要来点儿酒吗?”

    邹北城明显皱了下眉,我猜他应该起疑心了。

    刻不待他多想,我便把那杯酒倒到了自己身上。

    深红色的酒液顺着我的锁骨滴落了下来 , 瞬间沾满了我的上半身。

    邹北城的呼吸明显加深了 , 他的喉咙动了动 , 然后哑着嗓子跟我说:“我今晚可能会被你灌醉。”

    言罢 , 他再次化身为狼 , 向我扑来。

    这次他没有再把我按到地上,而是直接把我抵到了墙上。

    他像个贪杯的孩子,忘情的舔舐着我身上的酒液,只是不知,真正让他陶醉不已的,是我的身体 , 还是这掺了致幻剂的酒液。

    我好像无意间打开了他隐藏在心底的某个恶趣味,动情之际 , 他直接把剩下的那小半瓶酒全倒到了我身上——当然还有他自己身上。

    “好好畅饮一下吧。”他扬唇一笑 , 狂狷邪魅。

    我也跟着笑,勾人心魄:“乐意奉陪。”

    别看我表面儿挺淡定的 , 但其实我心里都快急疯了:这致幻剂怎么还没起作用?该不会是倒我身上后损失的太多,所以没效了吧?

    若真是这样,我一会儿就从阳台上跳下去 , 谁也别拦我。

    好在,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 那瓶酒倒下去没多久后,邹北城的眼神就变得迷离了。

    我知道他已经开始产生幻觉了,谭以琛跟我说过,想辨别致幻剂有没有起作用,看对方的眼神就行。

    邹北城骑在我身上晕乎乎的盯着我看了两秒,然后一头栽倒了地上。

    我慌忙接住他,免得他这一摔把自己给摔醒了。

    很好,成功啊!我屏着呼吸,不知为何 , 竟比刚刚他上我的时候还要紧张。

    下面我要做的,是制造一下“案发现场” , 尽量让这个房间看起来像我和邹北城“激战”了一场。

    这要怎么打造呢?我犯起了愁,我又不会读心术 , 怎么可能知道邹北城在幻觉里都干了些什么。

    正为难着,耳边突然传来邹北城的低喃:“宝贝,要不要去秋千上玩玩儿?”

    秋千?对!先把秋千搭好!我慌忙拆开了秋千的包装,按照说明书开始组装秋千。

    有了邹北城梦话般的指示 , 后面的工作就好办多了,我搭好了秋千,然后又在上面到了点儿红酒,倒了点儿掺水的牛奶 , 又把束缚衣、床单、地毯弄的又脏又乱……最后 , 我把邹北城拖到了床上。

    应该差不多了吧?我穿着粗气 , 只感觉自己快要累瘫了。

    昏昏欲睡之际,我突然想起,谭以琛还给了我一瓶喷雾 , 这喷雾的味道跟性爱过后留下的味道很像 , 我挣扎着爬起来 , 从包里取出那瓶喷雾,在屋子里和秋千上甚至是墙上喷了几下,确认好味道过关后,这才放下心来。

    一切准备就绪后 , 我到洗手间冲了个澡 , 然后穿着浴衣钻到了邹北城怀里 , 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 邹北城先醒的 , 我因为一直提心吊胆的,所以睡得特别轻,他一动,我也就醒了。

    “吵醒你了吗?”邹北城抱歉般的冲我笑了笑。

    我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回他:“没有,我是饿醒的。”

    邹北城被我萌到了 , 他低头在我眼角留下一吻,随后拿起了床头柜上摆着的电话机 , 扭头问我:“想吃什么?我帮你叫早餐服务。”

    我忍不住笑了 , 瞥了眼狼狈至极的屋子,幽着调子表示:“你还是先叫保洁阿姨过来收拾一下房间吧。”

    闻言 , 邹北城下意识的环视了下整个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