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244章 等不及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我记得很久以前我曾看过一部美剧,剧里女主角去拜访一位艺术大师 , 这艺术大师长得很帅,两人一见面就天雷勾地火 , 在桌子上搞了起来。

    当时艺术大师正在桌前作画,女主角来后,他便在自己和女主角身上涂满了染料 , 两人一边做,一边在桌上的画纸上留下“爱”的痕迹,共同用身体创造了一副抽象派的“绝世名画”。

    没错,艺术家们的世界就是这么的疯狂。

    疯狂中 , 还带着一点儿小浪漫。

    可浪漫归浪漫 , 我是万万不敢让邹北城把它买回去的。

    毕竟今晚我又不是真的要跟邹北城做 , 买下这个,不是自寻死路吗?

    “这个也太小清新了吧?”我低笑着,委婉的拒绝了邹北城。

    闻言,邹北城不由的笑了 , 他从身后环住了我的腰 , 低声在我耳边喃语道:“你确定第一次,就玩儿重口的?”

    我抬眸妖媚的瞥了邹北城一眼:“我又不是雏儿,你这么畏手畏脚做什么?”

    邹北城在我肩头不轻不重的咬了一下:“心疼你不行吗?”

    我又是一笑 , 随后伸出舌头暗示意味很强的舔了一下嘴唇,用只有我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回答他:“不用心疼,我喜欢粗鲁点儿的。”

    邹北城的眸色明显加深了。

    他的喉咙动了动,隐约间 , 我感到有什么硬邦邦的东西抵到了我的腰间。

    ——用脚趾头想,我也知道那是个什么玩意儿!

    “那旁边那个呢?”正恼着 , 邹北城突然伸手指了指白纸旁边的某个道具。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 只见半空中吊着一个黑色的皮制的秋千 , 那秋千上还挂着手铐和束缚衣等配套装备 , 乍一看去,甚是se情。

    恩……我默默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这玩意儿,谭以琛肯定会特别的喜欢……

    秋千和束缚衣什么的倒是不那么容易留下痕迹,无论邹北城在幻觉里怎么闹腾,秋千还是原来的秋千,束缚衣也还是原来的束缚衣,不像那张白纸一样 , 我完全无法猜测到邹北城在幻觉里会把那张白纸糟蹋成什么样。

    考虑到这点,我点头同意了。

    “不错。”我摸着下巴,笑得甚是邪恶:“我一直都想在空中飘着来一次……”

    邹北城用他身下的大玩意儿杵了我一下 , 说话的语调要多不怀好意 , 就有多不怀好意:“今晚就让你如愿。”

    另一边儿,南宫薰也选好了自己想买的 , 令我颇为意外的是,南宫薰既没有卖皮鞭,也没有买蜡烛——她买了一件超难挣脱的束缚衣!

    我猛的哆嗦了一下 , 再一次担心起来了谭慕龙的贞操。

    怎么办呢?要不要拯救谭慕龙呢?不救的话他一个大老爷们被一个女的强上了,传出去也太丢脸了,可救他的话……我……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救啊!

    偏偏 , 这时候邹北城还帮倒忙,问南宫薰要不要再买两管儿催情剂,今晚一举把谭慕龙拿下。

    好在,南宫薰“良心未泯”,拒绝了:“不必了,本小姐就是最好的催情剂,你还是买给你家乔妹妹喝吧,或者买给你自己喝,免得你满足不了你家‘久经沙场’的乔妹妹。”

    “你还是先担心担心‘瘫软如泥’的谭慕龙能不能满足你吧!”邹北城反唇相讥。

    我无奈的扶额: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或许邹北城和南宫薰更为般配呢……

    毕竟电视剧里男女主在一起之前 , 大都是以斗嘴的方式增进感情的。

    最后,邹北城付了钱 , 我们三个满载而归。

    回到酒店的时候,谭慕龙还在昏睡 , 于是邹北城便让我先带着秋千回去,自己则帮南宫薰把谭慕龙背回了房间。

    我心里一阵暗喜:正愁找不到给邹北城下药的机会呢!谭慕龙真是又帮了我一个大忙!

    进门就让邹北城喝水,我总感觉这有点儿古怪 , 于是便开了一瓶葡萄酒,倒下两杯,并在其中的一个杯子里,滴下了致幻剂。

    为了增加浪漫的气息 , 我还点了两根蜡烛 , 这样一来 , 邹北城定是看不出破绽来的。

    五分钟后,邹北城回来了,我端着两杯酒迎了过去。

    “辛苦了。”我把滴有致幻剂的酒杯递给了邹北城,并饶有兴趣的问他:“南宫薰那边儿进展的怎么样?谭慕龙还没醒呢?”

    闻言 , 邹北城的目光突然变得玩味儿了起来:“你怎么这么关心他们那边儿的进展呢?怎么,舍不得谭慕龙?”

    我这才猛然记起:谭慕龙还是我的“前男友”呢!

    讲真 , 邹北城若是不提这茬儿 , 我都快把这事儿给忘了。

    “周瑜哥哥,现在可不是吃醋的时候哦。”我抿了口葡萄酒,故意留下几滴酒渍没有下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