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233章 倒推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和谭以琛视频后的第二天,我再次来到邹北城在外高桥保税区的那栋别墅。

    半个小时前 , 邹北城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事情有进展 , 让我和顾凕到他家去好好商讨一番。

    我简单的补了下妆,然后开车来到邹北城家 , 谁料,邹北城装修的极有格调的别墅里除了顾凕和他自己以外,竟还赖着一个南宫薰。

    我微微有些惊讶,忍不住问南宫薰:“你怎么在这儿?你前两天不还跟我说你要专心致志的追谭慕龙呢……这么快就追到手了?”

    闻言 , 南宫薰长长的叹出一口气来,摆手道:“别提了 , 这年头追媳妇儿哪儿有那么好追啊 , 软的硬的不硬不软的我全用过了,谭美人他就是不松口……我烦得慌,过来听你们分析案情解解闷儿。”

    追……追媳妇儿?谭……谭美人?好像什么地方有点儿不对呀!

    可仔细一想,好像又没什么不对的……我默默的把头扭到了一边儿。

    偏偏这时候 , 顾凕还给南宫薰出馊主意:“薰,我看你就是太客气了 , 追什么追啊!直接上了他嘛!谭慕龙那么古板教条,你若是睡了他 , 再骗他说你怀了他的孩子,他肯定会对你负责的!”

    我冲顾凕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儿,正想反驳他谭慕龙才没那么好糊弄呢,还没开口,话茬儿便被南宫薰给接过去了。

    “你以为我没强上过他啊?”南宫薰一脸悲愤:“麻醉剂,媚药 , 蒙汗药老娘全用过了,他妈的不上当我能怎么办!”

    南宫薰愤恨不平的骂了两句,然后扯开自己的衣袖 , 指着自己胳膊上的淤青跟顾凕诉苦道:“昨天晚上 , 我成功的把那小美人……不 , 大美人儿绑到了床上,裤子都快脱了 , 结果他居然硬生生的把绳子给我挣断了!还把我胳膊拧的脱了臼,现在还疼呢!”

    顾凕凝眉沉思了两秒,然后抬头问南宫薰:“你的裤子还是他的裤子?”

    “你这不废话吗?”南宫薰没好气的瞪了顾凕一眼:“夜袭谭慕龙我为什么要穿裤子?”

    呃……她说的好有道理啊,我都没有办法反驳了。

    “咳咳!”一边儿的邹北城终于听不下去了 , 轻咳两声示意南宫薰和顾凕闭嘴:“咱们先谈正经事儿好不好?感情问题一会儿再说。”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插了个嘴 , 纠正邹北城道:“他俩谈的那根本就不是感情问题,而是犯罪问题。”

    顾凕和南宫薰全都邪恶的笑了 , 邹北城则一把将我拉到了怀里,惩罚办的拿手指戳了下我的额头。

    南宫薰盯着我俩看了两秒,然后扭头问顾凕:“他俩一直这么腻歪吗?”

    顾凕重重的点了点头,握着南宫薰白皙的手满目悲痛道:“你现在能理解我为什么不愿意过来开会了吧?”

    南宫薰伸手拍了拍顾凕的肩膀:“兄弟辛苦了 , 一会儿开完会咱俩狠狠的宰他们一顿,就去司南公馆 , 不吃到让老邹肉疼决不罢休。”

    顾凕和南宫薰达成了一致,互相碰了一下拳,最后还击了一下掌。

    邹北城笑了笑没有说话,揽着我在正中央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行了行了,玩笑就此打住,咱们言归正传,说说阿风的案子吧。”邹北城收敛了笑意,面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前两天我去市公安局调了一下百艺公司爆炸案的案卷,结果公安局的局长跟我说 , 因为当时没人报案,所以案子并没有立起来 , 案卷并不存在。”

    我悬着的心稍稍往回落了落:也就是说我白担心了?

    事实证明我确实白担心了,因为谭以琛顺着周毅辉这条线把我的真实身份揪出来以后 , 谭慕龙便已经把所有谭以琛查出来的证据重新销毁了一遍,蛛丝马迹早已被清理的干干净净 , 邹北城根本就找不到能摸到瓜的藤蔓。

    可我并不知道这些,所以我这些天一直很提心吊胆,怕邹北城察觉出什么来。

    失神中 , 南宫薰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拉回了我飘远的思绪:“肯定不会给你立案啊!你们当时也说了 , 杀郁可可是谭老司令和白老参谋长的意思,他俩办事儿能留下蛛丝马迹吗?开玩笑!”

    欸?我不由的皱了下眉:我假死不是谭慕龙策划的吗 , 然后把脏水泼到白文琦身上,怎么又扯到谭老司令和白老参谋长他们了?

    难道说谭慕龙当初骗了我?他之所以帮我策划假死案,不仅仅是为了让我变成乔远黛,更是为了从他父亲手里帮谭以琛把我保下来?

    我心里突然对谭慕龙充满了敬意,这闷葫芦做事从来不跟别人打招呼,或许他真在的暗中救了我一命吧。

    “照你这么说的话 , 那这不就成无头案了吗?”顾凕摊了摊手,一脸的焦躁:“案卷都没留下,咱们那什么去分析郁可可到底死没死?”

    闻言 , 南宫薰突然“扑哧”一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