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223章 郁可可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谭以琛就这么离开了。

    我凝视着渐行渐远,最后直接消失在白皑皑的云层里的飞机 , 心里一时间百感交集。

    他一直在等我的告白,现在我来告白了 , 他却走了。

    保安们把我抓出去做了通思想工作,交了些罚款后就没有再为难我了 , 我心灰意冷的走出了机场,仿若失恋了一场。

    这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站在机场的大厅里思索了几秒,最后我决定开车回谭慕龙家。

    刚才只顾着出来追谭以琛了 , 都没吩咐帮佣他们好生照顾下谭慕龙,他醉成那副德行 , 不回去管管的话 , 我实在是放心不下。

    然而,当我心情沉闷的开着车来到谭慕龙家的时候,谭慕龙已经不在客厅了。

    不是吧?我郁闷极了:谭以琛跟我玩儿消失,谭慕龙也要跟我玩儿消失……他们俩兄弟要不要这么坑啊!

    我正在心里吐着槽,这时 , 楼上突然传来了开门声。

    恩?我不由的皱了下眉:原来谭慕龙在楼上休息吗?吓死我了!

    ——他俩要是都跑路了,留这么大一个烂摊子给我 , 我可收拾不了。

    我抬脚上了楼,本是想看看谭慕龙酒醒的怎么样了 , 若是醒得差不多了,就跟他打听打听谭以琛的事儿,谁料上楼后我没找到谭慕龙,却撞了鬼。

    没错,我见鬼了。

    青天白日 , 朗朗乾坤,我却活见鬼了。

    二楼的长廊里 , 南宫薰穿着一件宽大到足以把她屁股完完全全的遮住的白色衬衫 , 懒懒散散的站在我对面 , 拿毛巾擦着她湿漉漉的头发。

    我僵住了,身子不由的打了个寒战 , 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哆哆嗦嗦的伸手指着南宫薰问道:“你……你……你不是死了吗?”

    南宫薰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带着几分鄙夷的瞥了我一眼:“金蝉脱壳而已啦……你在道儿上混了这么多年,该不会连这也没看出来吧?”

    她的目光隐约透着几分危险 , 我不由的一惊,条件反射般的开口道:“你胡说什么呢?我可没在道儿上混过……我……我身世清白着呢!”

    南宫薰笑得一脸不怀好意:“行行行,你身世清白 , 在猛虎组织潜伏了小半年还能活着出来的那个女摄影师是我,不是你,行了吧?”

    哈?我听得云里雾里的:猛虎组织是什么?潜伏小半年……她说的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怎么不知道乔远黛之前还在什么猛虎组织里潜伏了小半年呢?

    还是说……这其实是谭以琛还有谭慕龙给我添加的黑道背景?

    关于我的黑道背景谭以琛和谭慕龙都没有跟我详谈过 , 所以我对此所知甚少,怕说多了露出马脚 , 我连忙转移了话题。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满目诧异的看向南宫薰:“还穿成这样……你……你该不会和谭慕龙……”

    我说不下去了,伸手不可置信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 脸上的表情要多惊悚就有多惊悚。

    ……她……她……她该不会趁谭慕龙酒醉把谭慕龙给睡了吧?

    恩……以南宫薰的性格,她是绝对做得出这种事的!

    我正凌乱着,站在我对面的南宫薰突然极为哀怨的瞥了我一眼,嘟着嘴巴委屈巴巴的表示:“我倒是想……那木头也得愿意啊……”

    我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神色极为复杂的凝向南宫薰,指着她歪歪扭扭的挂在身上的白衬衫纠结无比的问她:“你身上的白衬衫,是谭慕龙的吧?”

    “是啊。”南宫薰毫不忸怩的承认了,脸上的表情竟有几分天真无邪的味道。

    我在心里冲南宫薰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儿:你男友衬衫都穿出来了,还敢一脸无辜的忽悠我说你和谭慕龙什么也没发生?真当我傻啊!

    “真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可能是感受到了我目光里的质疑吧,南宫薰无奈的叹了口气,闷声解释道:“我刚刚扶乌龙茶回屋休息的时候,他吐了我一身!没办法,我只能借他的浴室洗了个澡 , 顺便坑了他一件衬衣。”

    说到这里,她顿了两秒 , 然后极其小声的嘀咕了一句:“这我都没舍得打他,我对他果然是真爱。”

    好吧……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是我邪恶了。

    “对了。”南宫薰像是突然间想起什么来了一般,拧着眉头满目狐疑的看向我:“你来这儿干什么?”

    我突然意识到 , 以我现在的身份,我貌似确实没有理由出现在谭慕龙家里。

    “恩……”我支支吾吾的扯了一个牵强无比的谎:“是……是谭二少叫我来的……他跟我说阿龙好像受了些刺激 , 状态不太好,让我过来开导一下他。”

    闻言,南宫薰细长的眉微微向下压了压 , 琉璃色的眼眸里隐隐透出几分令人心悸的阴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