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222章 时间不等的,我等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郁可可从郊外的公墓赶回家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半。

    停车的时候她特意留了个心 , 环顾了一下谭家的地下停车场,想看看谭以琛回来没。

    停车场里没有谭以琛的车 , 意识到这点后郁可可不由的蹙起了柳眉。

    还没回来吗?她在心里嘀咕着:奇怪,埋都埋完了,谭以琛该不会还呆在邹家吧?

    思忖片刻后她掏出手机给谭以琛打了个电话 , 想询问一下他在哪儿,结果却被告知她所拨打的用户已经关机。

    还在生气吗?郁可可好看的眉越皱越深:也是,这都一周多没理自己了,肯定是在生气啊……

    郁可可无比沮丧的下了车 , 刚刚开车回来时的慷慨激情顷刻间消失了一大半。

    幸运的是她的激情很快就会被重新点燃,因为她刚一进屋就遇到了谭慕龙。

    郁可可愣了一下 , 脑子里不由的闪过南宫薰倒下时谭慕龙通红的眼睛和绝望到极致的眼神 , 这让她的心脏猛然一揪,下意识的就开始在脑海里搜索类似于“节哀顺变”之类的安慰人的话。

    结果她还没想出该怎么安慰谭慕龙,就听谭慕龙喃喃低语道:“你俩也太没缘分了。”

    恩?郁可可听了个一头雾水:“什么?”

    “你和阿琛。”谭慕龙显然喝大了,话也变得多了起来:“没缘分……太没缘分了。”

    郁可可以为他在耍酒疯 , 心里不由的觉得有些好笑。

    “为什么说我们两个没缘分呢?”她歪着脑袋,含笑问谭慕龙。

    谭慕龙指着大门口齿不清的回答道:“阿琛刚走……就刚刚 , 你早回来十分钟,你就能撞见他了……”

    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然后低下头来眯着眼睛盯着自己手腕儿上的劳力士手表看了一会 , 然后纠正自己道:“不……不对……是……是半个小时。”

    “你在说什么啊?”郁可可哭笑不得:“你到底喝了多少酒啊?”

    说着,郁可可正欲走过去把谭慕龙扶回房间伺候他躺下休息呢,结果刚抬脚又谭慕龙说:“阿琛去泰国了。”

    郁可可被这话吓了一大跳,嗓门骤然抬高了:“你说什么?”

    这嗓门可能抬的有点儿太高了,谭慕龙被她喊得清醒了几分。

    “你刚刚说谭以琛去哪儿了?”不顾谭慕龙一身酒气,郁可可猛的揪住了谭慕龙的衣领 , 厉声质问他。

    谭慕龙被郁可可晃的有些头晕,眉头紧锁着,表情甚是痛苦:“泰……泰国……”

    “他去泰国做什么?”郁可可急了。

    谭慕龙还没从刚刚的晕沉中回过神来 , 所以他又没听郁可可问了什么。

    好在现在的郁可可也没心思管谭以琛跑泰国去干什么了,现在的她更关心的是……

    “他什么时候走的?”郁可可的语气里满是焦灼。

    被郁可可折腾了这么一遭 , 谭慕龙终于恢复了些许理智 , 把话答全了:“半个小时前,他现在应该还在去机场的路上……他买的四点半的飞机。”

    四点半?郁可可抬头看了下墙上挂着的摆钟 , 此时此刻,摆钟的分针正指在数字八的位置上。

    四点半的飞机,现在是三点四十……

    来得及!肯定来得及的!郁可可猛的把谭慕龙推回了沙发上 , 转身向地下停车场跑去。

    几分钟后,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脱缰的野马般从地下车库飞了出去 ,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雾都最大的机场开去。

    另一边儿,从医院成功逃脱的南宫薰在车上把防弹衣脱了下来 , 换上了一身简单的休闲装,然后重新戴上她的鸭舌帽 , 从面包车上跳了下来。

    “小姐。”车上的手下显出几分为难来:“老板吩咐过,要我们护送您回日本……”

    南宫薰拿细长的眼梢冷飕飕的瞥了说这话的手下一眼,语气微微有些危险:“你刚刚说什么?”

    那人立刻跪了下来:“小姐恕罪,手下只是……”

    没耐性听他把话说完,南宫薰极为不耐烦的做了个“打住”的手势 , 示意那人闭嘴。

    手下识相的闭了嘴,随后南宫薰俯下身来,伸手拍了拍那手下的脸:“听着,你家老板都不一定敢对我指手画脚……你觉得你对我指手画脚的下场会很好看吗?”

    手下没说话,只是脸突然变白了,额头也布满了冷汗,整个人像是被放进了冷水里捞了一遍一样。

    “下次学机灵点。”南宫薰到他额头上弹了一下,然后又瞥了眼车上另外三个一直保持缄默的手下一眼,笑着补充道:“你看你的前辈们,多乖。”

    “是!是!”那手下点头哈腰 , 汗水直接浸湿了后背。

    南宫薰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把身子转了过去。

    手下如获大赦 , 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