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218章 我给你的爱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中途虽然出了些意外,可邹越风的葬礼该举办的还是得照常举办。

    棺材下葬的时候邹越风的父母哭的肝肠寸断 , 邹北城的眼圈儿也红的厉害,可他只是淡淡的用手指擦了两下眼角 , 不知是故做坚强的不肯哭,还是已经悲伤到哭不出来了。

    曾经 , 我一直想让邹越风血债血偿,让邹越风的亲人也亲自品尝一下这种痛失所爱的感觉。可如今邹越风死了,邹北城和邹老爷子还有邹老妇人他们终于也像当年的我一样痛不欲生了 , 我却完全高兴不起来。

    有什么好高兴的呢?我奶奶和安辰他们永远也活不过来了。

    就算我现在把顾凕砍死,再把邹北城也砍死 , 依旧无济于事 , 我人生的悲剧已然注定,无论如何也更改不了了。

    凝视着被吊绳吊着,一点一点陷进泥土里的邹越风的漆黑棺椁,我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可能是因为短时间内目睹了两起枪杀案吧 , 我的思绪瞬间变得凌乱起来。

    我控制不住的去想:既然复仇并不能换来亲人的重生,那我为什么还要拼死拼活的去复仇呢?

    是为了泄愤,还是为了慰藉逝去者的在天之灵?

    我想不通……连我自己,也猜不透我的动机。

    离开邹家后 , 我没有回谭慕龙家,也没有去乔老先生家 , 而是开车去了安葬安辰、安伯伯、安伯母还有我奶奶的公墓。

    我站在安辰的墓碑前,一时间感慨万千。

    “你知道吗?秦如霜把邹北城杀了。”站着太高了,我看不到墓碑上贴着的安辰的照片,于是我盘腿坐到了地上,和安辰的墓碑面对面的聊天 , 就像我们以前坐在草地上,坐在马路上 , 坐在沙滩上聊天一样。

    只不过这一次 , 怕是只有我自言自语了。

    不过没关系 , 即便他无法回答我,我也能猜到他可能会对我说些什么。

    这就足够了。

    “我一直觉得我和秦如霜一定会势不两立一辈子 , 可没想到紧要关头,却是她来救了我……”我继续往下讲着 , 唇角勾着他最爱的浅笑:“而且她为了掩护我,不仅把我留在娆姐房间里的脚印和指纹擦干净了,还拿刀捅了邹越风好几刀子……”

    “你说的果然没错 , 人心虽有一定的阴暗面,可也有与之相对的光明面。”

    “其实我最想杀的人不是邹越风 , 而是顾凕……那家伙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我真想把他当年对你做的事一件一件的全部还给他,让他也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

    “你说让我找一个足够强大的 , 足够爱我的男人来保护我,现在我找到了……可他却逼着我让我忘了你,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我坐在地上 , 凝视着安辰墓碑上那张灰白色的照片,突然懊恼的抓紧了自己的头发。

    我想我一定是疯了,所以才会大老远儿的跑到郊外的墓地,对着安辰的墓碑自言自语的念叨这么一大堆有的没的。

    你是有多可恶啊!我懊恼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安辰生前害他家破人亡,现在他死了,你还要扰他清静。

    郁可可,你这个坏女人……

    我鼻子一酸,眼底瞬间又笼上了一层水雾。

    不知是因为我刚刚锤脑袋的动作幅度太大,还是因为我的手机本来就没装好,在我锤头的那一刹那 , 只听“啪”的一声,我的手机从外套的口袋里滑了出来 , 摔到了地上。

    可能是摔到地上的时候手机出了点儿故障吧,我并没有动它 , 它却自己播放起了音乐。

    熟悉的韵律骤然响起,某个不知名的国外男歌手用他低沉婉转的嗓音唱到:“and when you are killed i will avenge you……”(当你被人谋害了,我会为你复仇)

    我惊愕的抬起头来 , 抬头的刹那,安辰灰白色的照片映入我的眼帘。

    照片上,他温柔的笑着 , 一如他当年没有离开的时候一样。

    我的眼泪瞬间决堤。

    一阵微风轻柔的抚过,恍惚间 , 我甚至有一种安辰正在伸手为我擦拭眼泪的错觉。

    我突然间懂了。

    我吸了吸鼻子 , 微微向前移了移动,拉近了我和安辰墓碑。

    我伸手抱住了安辰的墓碑,把头倚靠到了墓碑的正上方。

    “你还记得吗,你以前跟我说过 , 你给我的爱,就是一生一世守护我 , 哪怕有天你不在了,你也会变成我的专属天使 , 张开翅膀,把我围绕在怀抱里,不许任何人伤害我……”

    是的,这是他当时跟我说过的,为此,他还专门写了一首歌 , 就叫《专属天使》。

    可惜的是后来这首歌还没发布,就被秦如霜剽窃了。

    “你当时问我——‘那你呢?你给我的爱